阅读历史
  • 我的阅读记录
  • 清空

第十一章 鸳盟(1/5)


  内院房中,觉罗氏与长嫂伯夫人招待女客。
  舒舒里不怎妆,今是大子,涂粉、描眉、口脂、腮红,色色齐全,分的颜色成了分。
  身上也盛装打扮,穿着红色牡丹纹纺绸氅衣,领口荣华绣了如纹,双髻上也是红色绢花,还插戴了两个镶珊瑚如梳子,富贵中透着分娇嫩,耳朵上也是带足了耳钳,脚上不是船型的底旗鞋,而是更的花盆底,成了背景板,真是人见人夸。
  舒舒肖母,官就精致,这一打扮,粉雕玉琢跟仙女似的,真是惊艳了不少人。
  “大格格竟是这般貌……早,年我们世子选福晋就该了宫里恩典……”
  不请来的简亲王福晋拉着舒舒的,一边摩挲着,一边满口子的称赞。
  现简亲王雅布是郑献亲王济尔哈朗孙,是太祖胞弟舒尔哈齐这一支宗室的门长,也是觉罗氏的从堂叔,是近支堂亲。
  是一个是亲王府,一个是已宗室女,无什往来。
  到三年,齐锡红旗统,两才恢复了走礼,也不过是逢年过节走個过场罢了。
  舒舒低头不语,对这不请来的从堂舅祖母有腻味。
  这话有什思?
  舒舒与从从堂舅世子不仅差着辈分,还差着年岁,旁边的世子嫡福晋进门、六年。
  这继母与嫡长媳妇斗也挑挑时间?
  旁人的喜,就不要跟着扫兴。
  有福松继母,舒舒的亲舅母马佳氏视线黏黏糊糊的落在舒舒的八宝压襟上,半晌移不开眼,嘴里啧啧:“可惜了了,还盼着亲上亲……”
  不过是嘴上念叨,亲生子年幼,将继子福松当成眼中钉一般,怎会乐见他有门亲?
  怕齐锡夫妇真要招福松个女婿,不敢挑剔舒舒这个贵女什,可没少给福松倒脏,说他硬克亲,不仅刑克生母,连也克了,否则也不会姥爷、舅舅没了,绝了门户,后怕是对妻儿也有妨碍。
  实际上是扯淡,福松的姥爷、舅舅是亡于乌兰布统战,当时八旗折损的将士数万,福松一个孩儿什?
本页面更新于2023/9/28 0: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