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我的阅读记录
  • 清空

第十章 初定礼(1/5)


  三后,九阿哥还是做了大傻子,于价两成了舒舒买的一个铺子,两个庄子。
  谁叫内城的铺子这稀缺?
  简是有价无市。
  八旗人就算有中落的,产业也鲜少往出售,多是同族是姻亲。
  更不要说京郊的地,随着人口滋生,京的土地从顺治年间的两、三两银子涨了倍,就这也是难碰上出的,多少人的地买到保定了。
  九阿哥不许桂丹继续打着己的招牌,就更望能短时间内置办的产业。
  不过九阿哥头银子有限,就拿了千两庄票做定金,回头凑上剩下的千百八八两后再过户。
  两人依旧在顺安银楼见面,舒舒着中有零有整的千两庄票,满足:“剩下的不用着急,给九爷留着……”
  九阿哥恢复成鸡模样,趾扬:“哼!爷不过一时紧,过两就凑了给!”
  舒舒点点头,语是真诚:“九爷是皇子阿哥,不缺这个银钱……”
  九阿哥觉太阳穴冒青筋。
  缺!
  光头阿哥,例两银子,一年才六百两,可阿哥所上下服侍的人需要打赏,一年能剩下個?
  幸还有生辰与年节,长辈们有赏赐,有孝敬,勉强攒下一万多两。
  的千金坊,一千六百两银子买的铺子,柜上库房还有价值千多两的金银首饰,这就是私房的一半,让董鄂氏占了。
  这回置产,让董鄂氏占了便宜!还真是个搂钱的耙子!
  董鄂氏,着!
  个屁!以为爷没出憋着笑?
  落到爷中的!
本页面更新于2023/9/28 0:5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