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我的阅读记录
  • 清空

第一章 缘起(1/4)


  康熙三七年三,仲春时节,京城。
  午后暖阳照的人昏昏欲睡。
  仿佛世界安静下来,于城的董鄂也是如。
  大格格董鄂舒舒坐在书房,对着两个豆青釉盖碗,分鉴。
  一杯奶茶,一杯清茶,奶茶醇香,清茶却是差了一,带了发酵的涩味儿。
  带了笑,杏核眼带了分润,隐隐的有兴奋。
  像离财务进了一步,这样着拿了笔墨,在己的上开始记录下来,茶庄……
  货源……
  杭州——湖龙井……
  苏州——太湖碧螺春……
  徽州——黄毛尖……
  云南普洱……
  还有福……
  不乌龙茶现在出来没有……
  缺少钱,能选择派人采购。
  要不买茶园产销是的选择。
  随着下太,京城的茶馆也越来越多。
  不过后世耳熟能详的名茶现在是没有出现,不,大有可为。
  舒舒思着如何凑银子与选人,就有丫鬟椿进来传话。
  “格格,顺安银楼侯掌柜在院候见。”
  顺安银楼是舒舒母亲名下产业。
  年初与茶楼一转到舒舒名下,成为未来嫁产的一分。
  是舒舒学着打,所以侯掌柜才会见主子。
  院偏厅里,侯掌柜坐在凳子上候着。
  他来岁,透着精,也带分焦躁,见主子进来,连忙身。
  “格格,桂丹真叫人往北城兵马司递状子告银楼‘以充’、‘售假’……这官司真打?”
  舒舒座,没有急着话,而是沉吟着问:“王大边呢?可拿了口供与实证?”
  侯掌柜听了,带了苦笑。
  “已经录了,按了印……忘恩负义的东,白辜负了主子与格格的器,身契还在主子名下,就为了八两银子不人……”
  王大是银楼元,负责银楼匠作间。
本页面更新于2023/9/28 0: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