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道起雁荡山 > 第五十二章——过招

第五十二章——过招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小镇外的一处松树林中。此时洪七公转过神来,向黄蓉问道:“丫头,你想学什么样的功夫?只要你说,老叫花指定交给你。”
  闻听洪七公此言,明玉笑着说道:“我说老叫花,你可不要给我们打马虎眼,拿些不入流的武功,来糊弄我们。据我所知,你也就一路‘降龙十八掌’还能拿的出手,不如今天就叫我们见识一番吧。”
  洪七公听明玉如此一说,顿时大怒,高声对明玉说道:“小道士,胡说八道,我看你所使的那路掌法就不错,为何你不传给他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老叫花子也就这么几手压箱底的本事,你也想给我榨出来。”
  明玉听了洪七公的抱怨,呵呵笑道:“我说洪老头,你自己小气不想拿出真本事来教就直说,何必把我带出来。我的功夫还真不是我不想传给他们,实在是这两门武功太过特殊。
  我两套武功名为“天山折梅手”和“天山六阳掌”。若是没有雄厚的内力支撑,贸然习练,轻者全身瘫痪,重者经脉暴烈而死。
  虽然蓉儿和郭靖的内力已经稍有根基了,但要修炼我的这两门功夫,却还远远不够。”
  明玉此话别说洪七公不信,就连黄蓉也不禁露出了怀疑的神情。
  她还是第一次听明玉介绍他的武功。虽然黄蓉早就知道明玉的功夫不简单,可是早上的时候,和洪七公过招不落下风,也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听明玉如此解释,也不由得产生了怀疑,实在是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种理论。
  两人的神情有怎么能瞒过明玉的眼睛,见他们不信,明玉也没有废话,笑了笑就走到了一处大腿粗的松树下面。
  只见明玉运起内力,一掌拍在了大松树的树干之上。三人见了明玉的动作,表情各不相同。
  洪七公眼神一亮,做出思索之状。黄蓉一脸疑问,翻了翻白眼,仿佛再说:这理由太假了。而郭靖则是不明则已,一副痴痴的神情。
  洪七公毕竟是武学大家,看到明玉的这一掌,仿佛抓住了某些东西,略一思考,便走到松树跟前,伸出手指轻轻一推,大松树就轰然倒塌,仔细看的话,整个树干的脉络也变的扭曲了起来。
  见到如此景象,再回想起和明玉交手的场景。他只觉得明玉的招式虽然飘逸潇洒,但是却却凶险非凡。想来其内力的行走路线亦是非常凶险。不由得他也就相信了明玉所说的话。
  郭靖这时候看到洪七公一根手指,就把大松树给推倒了。不由的惊呼出声,道:“洪前辈,你这一指好生厉害。”
  明玉闻听此言,呵呵一笑,也不言语。洪七公被郭靖一夸,顿时就红了脸,笑骂道:“笨小子,你看不懂其中的诀窍,就不要瞎说,这大松树是你师傅打倒的,老叫花子了没有这么邪门的武功。”
  郭靖闻言,尴尬的挠了挠头,不再说话。
  黄蓉毕竟从小受黄老邪熏陶,见到如此一幕,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风险,知道明玉所说都是真的,并没有骗她。
  …………
  明玉的这一番作为,彻底的颠覆了洪七公的认知。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武功的修炼还有内力的限制。原本在洪七公的眼里,内力浅武功威力就低,内力高武功威力就高,有的武功虽然对内力要求很高,但再不济就修炼不成,还不至于内力不够修炼会不死即伤的。
  众人一阵沉默,半晌,还是洪七公开口打破了僵局,说道:“就算你小道士说的有理行了吧。不过咱们先说好,我只授艺,可是不收徒弟的。”
  谁知明玉轻轻一笑,开口说道:“我说洪老头,你倒是想的美,哪个拜你为师了。
  不是我看不上你洪老头,除了降龙十八掌,你那里还真没有我看的过眼的武功。”
  洪七公闻言,顿时便是大怒,生气的说道:“小道士,你这是看不上我老叫花啊。来、来、来,咱们先先站几个回合。”
  此时明玉的脾气也上来了,开口说道:“来就来,你当我怕你不成。”
  话毕,明玉便走到了洪七公的对面,摆出了起手的姿势。这是黄蓉和郭靖也赶紧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把场地留给了明玉和洪七公。
  洪七公见明玉准备妥当,这不废话。只见他沉腰立马,提起全身内力,对着明玉就是使出了降龙十八掌中的第一招:“亢龙有悔”。
  这招“亢龙有悔”是降龙十八掌之中,威力最足的一招。再加上洪七公已经沉瘾此招数十年,只见洪七公一掌轰出,无形的力道透体而出,明玉的耳边仿佛响起了一阵龙吟。
  明玉见此不敢大意,也运起全身没力,打出一记“暴熊撼山”,硬桥硬马的和洪七公对了一掌。
  只听得“轰”的一声,明玉和洪七公各自退了一步,两人居然平分秋色。
  洪七公此时也比较惊奇,按理说明玉的这一招,并不是十分的精妙,但是却能和自己全力一掌平分秋色,可见明玉的内力之强,他也知道刚刚明玉所言并不是吹嘘。暗道:“这小道士果然邪门,居然有如此高深的内功。”
  虽然心中有数,但是他仍然气明玉刚刚说话太直,居然看不起自己,心中不爽。
  只见洪七公深吸一口气,呼的一响,左掌前探,右掌倏地从左掌底下穿了出去,直直的向着明玉的小腹击去。这正是“降龙十八掌”当中的一招“或跃在渊”。
  明玉见此自然知道这招的厉害,所以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右腿微微后撤了半步,全身内力运行于自己的上半身,紧接着一记“云手”握住了洪七公的手腕,一拉一甩之间,就把洪七公手掌上吞吐的内力,引到了身体右侧的一颗大树之上。“咔嚓”一声脆响,大腿粗的松树就被洪七公的这一掌给击倒了。
  此时的明玉也并不好受,他刚刚使用的是前世记忆中的“云手”,可是明玉并不会太极拳,更不懂四两拨千斤的意境。刚刚只是利用“九阳真经”的强大内力,强行引来洪七公的掌力。
  洪七公最为五绝之一,他的全力一掌岂是等闲,虽然移开了洪七公的掌力,但是明玉也被震的不轻,直接就退了三步,才堪堪停下。
  而此时的洪七公也是一脸的惊愕,他实在没有想到天下见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武功。
  此时两人都已经停了下来,在回味着刚刚对招时的韵味。黄蓉见两人停下,站在原地不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干净走上前来,对明玉问道:“玉哥哥,你没事吧?”
  听到黄蓉的呼声,明玉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笑,摇了摇头,然后又看向洪七公,笑着说道:“怎么,洪老头你可信了我的话。”
  此时洪七公也回过神来,不过他看向明玉的眼神,十分古怪。虽然刚刚两人只是过了两招,不过洪七公依然感觉到了明玉的不凡。不由的恼怒的说道:“也不知道你小子怎么练得,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功力,恐怕下一届华山比武,我们四个都不是你的对手。”
  而明玉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开口对洪七公说道:
  “洪老头你可打住吧,我可没有兴趣去争那什么“天下第一”。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亏你们几个老家伙争了整整二十几年。
  洪老头我问你,你苦练二十载,难道就为了这么一个虚名?”
  听闻明玉此言,洪七公一脸诧异,摇了摇头,才落寞的说道:“是啊,一个虚名何必执着,可老叫花我就是走不出来啊。
  小道士,你苦练武功为的是什么?”
  明玉见他如此说,决定给个消息,改变一下洪七公的思想。于是他一脸向往的说道:
  “第一不第一的我不在乎,这跟我关系不大。
  之所以苦练武功,从来追求的都不是这些虚名,而是在有生之年看一看这武道的巅峰,究竟什么样子。”
  听闻明玉此话,洪七公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指着明玉惊讶的说道:“小道士,你野心不小,你可知你的想法多么疯狂?”
  明玉闻言摇了摇头,才开口对他说道:“大吗?洪老头,我可从来不信所谓的先天境界便是终点。前人找不到路,为什么后人就不开劈出一条新的路来。
  当年五绝决战华山之巅,重阳师兄先行一步,突破到了先天之境,这才大败你们四人。
  他能行,为什么咱们就不可以?”
  明玉话音落下,洪七公顿时便是一愣。半晌,才自嘲的说道:“是啊,咱们为了天下第一这个虚名打生打死,却不知有什么意义。
  小道士,你真是好心境,老头子我算是服了。”
  明玉笑笑,极为认真地看着洪七公,随后说道:“如今还不晚,只要咱们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到达那个巅峰的。
  不过现在咱们需要做的,就是重整心境,先迈过先天的这第一个坎再说。”
  闻听明玉此言,洪七公的眼中顿时一亮,随后沉声道:“不错,如今还不算晚。”
  …………
  黄蓉也在一旁听了半天,可是他完全不知道明玉他们再说什么。此时终于插上嘴了,开口问道:“重阳真人是谁呀?”
  洪七公这时候疑惑的问道:“丫头,你爹爹没跟你说过么?”
  黄蓉摇了摇头,才开口说道:“我爹爹只稍稍说了点儿,我再问下去,他就不肯说了。
  他常说武林中坏事多,好事少,女孩儿家听了无益,因此他很少跟我说。
  洪七公闻言,不禁爆了粗口,骂道:“这邪门,还真是邪的可以。”
  闻言,黄蓉有些不高兴了,嗔道:“七公,你别骂我爹爹。”
  洪七公哈哈大笑,调侃的说道:“可惜啊,人家嫌叫化子穷,没人肯嫁我,否则生了你这么个乖女儿,我可舍不得赶你走。”
  洪七公话音落下,黄蓉也是一脸的笑意,开口说道:“那当然啦!你赶我走了,谁给你烧菜吃?”
  气愤在这嘻嘻哈哈之中,再次缓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