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 > 第88章 苟男人

第88章 苟男人


  时至晌午。
  两个盗墓贼不知道几时已经被驚察带走了。
  夏杰觉得,大概是自己工作太忘我,从而忽略了对外界的感知,所以才没发现……
  唉,今天啥事没干净刨土,自己都快成土拨鼠了。
  不行不行,土拨鼠是洋玩意,自己当也得当中华田园鼠,以前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一个福五鼠之三十六计的动画片,行走在华夏大地上的生物就是聪明……
  李嫣君看着眼睛眯缝着,似是睡着的夏杰,无语道:“暧,能不能认真工作,少打会盹,少发会呆?”
  “我没发呆,我在走神。”
  “……”
  李嫣君没好气道:“那请问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两者有区别吗?”
  夏杰瞥瞥她说道:“发呆是大脑放空,一片空白,走神是是注意力转移,思维分散,亏你还学士学位,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唉,差生……”
  “???你……!”
  李嫣君差点没气得吐出一口郁血,她咬着贝齿,一字一句道:“学士是称号,类似职称,不是学位。”
  自己上了这么些年学,次次考试,门门考试都是第一名,怎么能容忍得他在这儿随意诋毁?
  夏杰撇了撇嘴,很是相信且真诚(大言不惭)道:“哦,好的,叉……生!”
  “你……离开!”
  两人吵闹声不大不小,足以传入第三者耳中。
  可周围的考古队员都已然习以为常,人家小两口日常吵架不是很正常吗?
  至此,就连崔当立都不再对艳冠群芳的李学士残存念想。
  可惜,
  九天仙子落凡尘,就成了家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总觉得这段时间,李学士的身材愈发的饱满多汁,凹凸有致。
  只是有时候,他们还是会在心里祭奠那个渐渐逝去的,娴雅高冷的,沉默寡言的李学士。
  ……
  中午开饭前。
  老宋头就今早学到的太极神功,和夏杰进行零距离且深入的探讨,并以搓麻将式的太极推手简单切磋。
  动作如此儿戏。
  在李姑娘看来,只有一个词语能形容。
  宛如智障!
  心里冒出来这四字之后,就连李嫣君自己都有些愕然,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这般妄言恶语?
  都怪那苟男人,就会教坏小女孩!
  夏杰收手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可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就被扣上个教坏小女孩的帽子。
  夏某人如果晓得,恐怕心里会纳闷:你李大姑娘也算小女孩?再过几年,倒是能当小女孩的奶奶了。
  “开饭喽!”
  “大家赶紧来吧!”
  夏杰肚子里早就闹饥荒,此时左手搭右手拱了拱,又紧紧腰带说道:“宋老,先吃饭去,咱们改天再切磋。”
  “好!”
  老宋头很是那么回事地拱拱手,因为有把山羊胡,还颇有些江湖老前辈的风范。
  嗯,如果把抱拳时右手朝上的毛病改掉就更像了。
  没等两人走到餐车前。
  李嫣君就如同小媳妇般,拿着两份饭小跑过来,她俏丽的脸蛋上沾着几缕凌乱的发丝,往夏杰面前一递,柔声道:“你的餐!”
  夏杰本来还想推辞推辞,说句“不,这是你的餐”之类的骚话。
  没想到李姑娘把饭盒往自己手里一塞,便噌噌噌的跑开了,就像是只受惊的小麋鹿。
  啥情况?
  纯害羞还是另有阴谋?
  夏杰打开饭盒瞅了瞅,见里面有根肥硕的大鸡腿便放下心来,李姑娘明显不是贪图自己的鸡腿才主动帮忙拿饭,嗯,大几率是真爱啊!
  他心里这样YY着。
  李嫣君则是躲回自己的帐篷里,想到对方等会脸上可能出现的表情,她嘴角就不禁高高扬起。
  苟男人,看你以后还敢有事没事就拿本学士消遣!
  她自己都没发现,只是一个小恶作剧得逞后的开心,会贯彻她整顿饭的时间。
  夏杰跟老宋头坐在一块聊天,可等老宋头打开饭盒,两人午餐的差距瞬间就显露出来。
  “宋老,你饭盒里为什么会有烤鱼排?”
  “你的没有吗?来,我的给你~”老宋头疑惑道。
  夏杰也不推让,恬不知耻的接过来,直接狠狠咬了一口,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态。
  看来,自己要再好好考量这段感情了。
  人不可貌相。
  某些女人看似纯情,其实内心薄凉,她每次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好,都有可能是带着目的的,以后自己得多加小心。
  想着想着,他叹了口气,突兀说道:“唉,世间安有真情在啊!”
  他的话音落地。
  老宋头是听得面有异色。
  这个夏助手,性子当真是跟别人说的一样……古怪!
  众人都吃着饭。
  崔院长也趁着这时间宣布了一个令人喜悦的消息。
  “我知道昨天临时加班非常辛苦,所以我决定今天放半天假,大家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不管你们干什么,只要保证明天早上能按时上班就行。”
  顿时人群里炸了锅。
  “太好了,谢谢院长!”
  “院长万岁!”
  “今天终于可以睡个美容觉了。”
  “有没有人要去F县玩的?快来报个名,大家可以组团一起去!”
  ……
  所有人都非常开心。
  紧张了两天,终于能放松放松。
  比较务实的小朋友们,则是把自己泥渍渍的衣服拿出来去小河边清洗。
  来之前都预备好长期驻扎,少说得十天半个月,所以连清洗衣物的去污凝珠也带了不少。
  毕竟他们这个工作整天要跟泥土打交道,衣服脏的也比别人快。
  就像李姑娘,夏杰发现她今天早上已经换上第三身衣服……
  夏杰溜进李姑娘的帐篷里,冲她眨眨眼道:“下午不用上班,咱们也去F县逛逛呗。”
  “不行,我要洗衣服~”李嫣君抱着一本牛皮纸封面的书在仔细研读,小蛮腰挺得笔直。
  顺着夏杰的视线去看。
  李姑娘雪白的天鹅颈下,一道炫目的夹沟若隐若现,有缕调皮的阳光落下,直照的白皙晃眼。
  夏杰喉头不由自主动了动,暗道了一声罪过,如同机器人般缓~缓~移开目光,打着结巴道:“咳咳,洗,洗完衣服再去呗。”
  他说这句话时,声音有些沙哑。
  李嫣君抬头看了夏杰一眼,发现他正背着手看向自己身后目不斜视,心里纳闷,压低身子调整了下坐姿,回答道:“再看吧!”
  领口霎时间一敞。
  夏杰感觉自己眼角余光中的亮白刺伤,“唔,咳咳,好……”
  话说完,他就急匆匆跑出去。
  李嫣君看着他着急忙慌的背影,更加摸不着头脑。
  “咳咳,哼~哼~”
  一股热流倒灌进嘴里。
  刚跑出帐篷,夏杰一低头,直接血溅三尺……
  吕圣正好哼着火锅吃着歌路过,见此情况猛地瞪大眼睛,失声喊道:“死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