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友 > 第87章 两贼

第87章 两贼


  躺在自己的帐篷里,夏杰越没心情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眼一闭一合就睡了过去。
  漆黑的夜空下。
  一片光亮是那么耀眼。
  几个还坚守在岗位的队员仿佛不知疲倦,可若仔细看,他们脑袋时而抬起,时而又深深的垂下。
  这个夜随着夏杰眼闭上可能会一闪而过,可在他们眼里,或许是非常漫长。
  强光灯照应下光圈的边缘。
  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若隐若现。
  其中一人缩着脖子,冻得直吸溜鼻涕:“吸吸,这次咱们擅自行动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要不然他得扒了咱的皮。”
  “呵,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另一人摸摸自己的鹰钩鼻,嗤笑道:“老大是钱赚够了,害怕惹上麻烦,但他也不想想,咱们干的这活跟旁人能一样吗?做一单这辈子都得沾着土腥味儿……”
  “唉嘘,我看老大就是让那本书给蛊惑的,以前咱们多威风,一天连转三次场,还能全身而退,现在呢,什么没捞到手不说,还灰溜溜逃走,赶明找机会非得把他那本妖书烧喽!”
  “嘿,他怕是得跟你绊命。”
  ……
  两个话唠的盗墓贼,几个昏昏欲睡的考古队员,同处在一片星空之下,谁也没能发现谁。
  “保险车在那边,动作麻利点!”
  “哦,把小电锯带着没?”
  “狗日的憨批,大晚上的用电锯,是害怕不被人发现吗?”
  “可咱们不是穿着夜行衣吗?”
  “淦!灯光这么亮,夜行衣顶个毛用。”
  “也是……”
  被骂之人是个黑壮汉子,他看看灯光下自己的影子,暗自拍拍脑壳,今天出门应该穿一身白衣服的,大意了,草率了。
  “嘘~”
  “有人!”
  鹰钩鼻压低声音,沙着嗓子道。
  跟在他身后的黑壮盗墓贼身体突然一顿,呆头鹅般抬起头喊道:“有人?在哪儿?”
  “……”
  鹰钩鼻骂娘的心都有了。
  反手捂住身后那家伙的嘴,静等约莫几十秒之后。
  听到保险车里呼噜声没断,觉得周围真的安全,他才敢舒缓口气,松开手。
  甩甩手心里晶莹的口水。
  鹰钩鼻脑海蹦出一个词语,出师不利!
  莫非上一次就是因为这家伙在场,所以他们才会铩羽而归?
  鹰钩鼻越看越不对,莫名感觉身边这贼眉鼠眼的家伙八成是个灾星。
  自己可得注意,不能让他给害喽。
  “我开锁,你去把风!”鹰钩鼻从包里掏出工具箱说道。
  “哦,呼~”
  后者打了个哈欠,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
  “嘭嘭嘭~”
  听着那道沉重的脚步声慢慢远去,鹰钩鼻觉得他的步伐完全是踩在自己心跳的鼓点上。
  按下自己心中不安的想法,他拿出开锁工具,开始尝试打开今天最后一道防护。
  待到十八般武艺用尽。
  他发现这保险车的安全锁完全不是自己能搞定的,所以只得拿出工具箱里的线锯。
  看看手里的小线锯,又瞅瞅面前少说有一两公分厚的钢板,他咬咬牙开始自己的致富之旅。
  每剌一下,心里就会说一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锯断五六条弦子后。
  鹰钩鼻终于准备放弃,早知道就听那家伙的意见,带着电锯来,收拾好东西去找他。
  刚抬起头就看见几个身影站定在自己身边。
  ……
  “院长,就是这俩货!”
  “他们已经交代了,上次被困在遗迹坑底的就是他们几个。”
  “我们抓住这家伙的时候,他正在用线锯锯保险厢,嗯,这是用废的五根锯弦,人赃并获。”
  崔院长打着哈欠,眯起眼睛看向那两个垂头丧气的家伙。
  自古盗墓贼跟考古学家都势不两立,一个是偷盗破坏,一个是以发掘保护。
  上次这伙人可把自己吓了一跳,今天能抓到真的算是意外之喜了。
  “是怎么抓到人的?”崔当立紧了紧衣服问道。
  现在处于深夜,众人站在毫无遮挡的草地上,风一吹,冻得人瑟瑟发抖。
  李嫣君扶着白净光洁的额头,指着一个黑壮汉子无奈道:“这个蠢贼坐在我帐篷前面睡着了,呼噜声太大,就把我给吵醒了……”
  饶是以崔当立的镇定,也不由听得面色古怪:“然后你就用绳子把他捆起来了?”
  “嗯!”
  李嫣君微微頜首,本来今晚就够困乏的,没想到还发生这档子事。
  她看了看腕表。
  四点半!
  看来,今晚是不用睡了。
  因为天际已然渐渐透出微弱的光芒,相信没多久就会完全天亮,这一觉时间有点短呢。
  “麻蛋,你个猪,让你放风你都能睡着!”
  “说谁呢?搞得你自己很聪明一样,竟然用线锯去锯保险厢,还真亏你想得出来。”
  “总比你打呼噜把人吵醒好!”
  ……
  两人被背对背绑着,可斗嘴的声音却一直没停。
  好像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够了,你们都闭嘴,能不能老老实实呆着?如果不行,我就一人赏你们一只袜子把嘴堵上!”看守两人的考古队员骂道。
  本来不能睡觉,要被安排看这俩货已经够糟心的,没想到他俩竟然还是百里挑一的话唠。
  “切,不说就不说。”
  “那谁,我饿了,今天来盗墓前没吃东西,你去帮我搞点吃的来,我要求不高,有酒有肉就行,酒要陈年老黄酒,肉就来只麻辣烤兔。”
  黑壮高大的汉子理所应当,颐指气使的说道。
  “艹!”
  “给你脸了是吧?”
  考古队员实在忍不了了。
  就是个盗墓贼,竟然还敢跟自己这儿装,还把老子当仆人使唤,还想吃肉喝酒,还点餐,还想吃兔兔,就问还想干啥?
  咋不上天呢?
  一人赏了一条臭袜子。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很多。
  鹰钩鼻差点没被熏晕过去,他简直是欲哭无泪,跟我没关系啊,我全程都保持沉默啊!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猜测果然没错。
  果然是他,灾星,灾星啊!
  老大都没能压住他的霉运,自己竟然敢私自带他出门,这还真是自寻死路,自投罗网,自取灭亡,自相残杀……
  崔当立打开保险车后备箱,李姑娘跟着在后面检查了一下出土的文物,轻点后发现没有差错,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还好没被他们得逞,要不然咱们这几天受的苦,遭的灾都算是白费,不幸中的万幸啊!”
  “院长,由此可见,我们的防护措施确实有问题……能锯断五根线弦,这需要多长时间?保险车里的人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吗?”李嫣君目光里透着些不满。
  今天负责看护保险车的人,是崔院长的两个助手……
  这两个助手也是他的远方亲戚。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李嫣君非常清楚,这也是她无意中得到的消息,不过以前她没当回事,这次事发让她警惕心大作,非专业人员就是不靠谱。
  看来以后应该调用一批真正的安保人员来。
  夏杰终于也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美梦,他披着衣服出门,看见此景疑惑问道:“嫣君,你们这是……?”
  他瞅见不远处蹲在地上的人。
  妈耶!
  光天化日玩捆绑吗?就没人管管?
  就这时,还没等到李姑娘的回答,他的注意力又被站在被捆绑的两人身前的考古队员吸引走,只见他面色铁青的抽出皮带……
  啧啧,还有小皮带,越来越刺激了呢。
  李嫣君声音加大,打断他的思绪,只见她抬脚挡在夏杰面前道:“我跟你说话呢,又装听不见?”
  夏杰干咳两声,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有些想入菲菲,便道:“那啥,能不能再说一遍,刚才有点没睡醒……”
  刺激场面消失,可耳边依然皮带上肉的啪啪声音依然未停。
  真不是我变态,是耳朵自己要听啊!
  李嫣君无奈道:“我说,那两个人就是上一次偷盗未成的盗墓贼,这是他们进行的二次作案。”
  夏杰这才了然道:“原来如此,怪不得要捆绑,不过在你们考古研究院允许动用私刑吗?”
  循着他的目光,李嫣君回头看过去,顿时瞳孔一缩。
  “赶紧去两个人,拦住小张!”
  随着李姑娘的话音落下,几个考古队员也发现了不对,纷纷扑上前拦住小张。
  因为他已经扔掉皮带,掏出工具箱里半米多长的金属撬棍,直指两个几乎被捆成肉粽子的盗墓贼。
  “小张,小张怎么了你这是?”
  “兄弟,怕不是魔怔了吧,跟他们较什么劲?”
  “你们都别拦着我,我张泽端今天非得把这货废了不行!”
  小张很是愤怒道,直接一把甩开拦住自己的同事,就要上去,让那盗墓贼血溅三尺。
  夏杰反倒是纳闷起来。
  人家难道盗过你祖先的坟?还是挖过你老爹的地?
  怎么看怎么像是恨不得将对挫骨扬灰的恨意啊?
  短短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嫣君斥声道:“小张,住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小张有些难以启齿。
  一旁的吕圣目睹全过程,解释道:“是这家伙故意招惹到小张,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没轻没重的动手。”
  “怎么惹到?说啥了?”夏杰好奇问。
  “那个大老黑想……点外卖,小张不同意,他就说了一些祝福小张家里女性的话。”
  小张下意识想反驳,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对方骂娘,而是因为他们想吃麻辣兔兔。
  玛德,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做成麻辣的?
  “好吧……”
  夏杰目光投向两人。
  一个黑壮汉子满脸不屑,仰头哼声,一个鹰钩鼻似是劫后余生,脸上还带着些苦涩。
  鹰钩鼻是真的满心苦涩,脸上一左一右一个皮带印,刚才小张皮带没抽到那家伙,全抽到自己身上。
  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早晚得让他害死!
  必须得自救!
  突然,他下定决心看向李嫣君道:“李领导,我申请换地方,我不想跟他在同一个地方……”
  好歹是考古圈子外围混的人,他又怎么会不认识东方省最年轻的考古学学士李嫣君。
  夏杰却插话道:“倒不是不可以,你拿什么来交换?”
  “我招供一切!将我跟他分开就行!”鹰钩鼻非常干脆说道,听他话里的态度,丝毫没有出卖兄弟的愧疚感,反而是如释重负。
  “啧,狼人啊!”
  “呸,叛徒,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操心好自己吧!”夏杰抬手把还嚷嚷的家伙镇压,继续道:“我替嫣君答应你。”
  李嫣君随即朝他扔去个白眼,这个该死的远古人,真是越来越会自作主张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没觉得有多生气呢?
  ……
  夏杰记录下鹰钩鼻所知道,所讲述的一切。
  当然,这些只是他的一面之词,究竟是不是真的,还得等确认过才能知道。
  李嫣君看着手里的供词,笑盈盈道:“你上次立的功,相信崔院长是赖不掉了。”
  “嘿嘿嘿,有钱拿就行呗,不过这次你的奖金肯定得比我高,嫣君,咱商量个事……”
  “住嘴!没商量!”
  李嫣君本来还笑着的俏脸顿时紧绷,打断他的话直接拒绝。
  “我还没说完呢……”
  “不用说完我也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想要钱吗?”
  “怎么会?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夏杰满脸委屈,仰天长叹道:“我的意思是,我平时也用不上钱,等奖金下来还是得由你替我保管着。”
  李嫣君桃花眼微眯着:“哦……可,你的工资本来也是打到我卡里。”
  好男人,不可一日有钱!
  为“劝”某些人向善,李姑娘觉得自己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
  “这俩人等会就会被驚察带走。”
  “现在,工作!”
  李嫣君再次看看手表,此时已经快五点半了。
  正好趁现在到天亮的时间,或许能把六舁座清理出来,省得白天再操这个心。
  夏杰虽然满心不愿,但是在某个霸道女威逼利诱下,只能乖乖就范。
  最主要是……谁让咱扛不住美色诱惑呢。
  等忙活起来。
  瞅着未曾梳洗,依然光彩照人,明媚夺目的李嫣君。
  埋头苦干的夏某人蓦然想起,自己在李姑娘心里还是个小弱幼形象,怎么没想起来装个感冒发烧骗骗李姑娘同情心呢?
  唉,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