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之所以要见姜爸一面,也是为了把关系说清楚,免得以后姜爸还抱着幻想,甚至以晏家的亲家名义做什么事。
  
  打发走了姜爸,巫茉茉说道:“爷爷,明天我就要去录综艺了,要好几天不在家,我要带小黑一起去。”
  
  老爷子不太赞同,“茉茉不用勉强自己,不管是什么综艺,爷爷都有办法给你推了。”晏家的资本足够给她撑腰,她的赔偿金他随手就给她出了。而且,晏家的产业里也有几家娱乐公司,她要真想出道,晏家也能把她捧红。但巫茉茉现在毁容,显然不适合参加节目。
  
  “不勉强,我自愿的。”巫茉茉轻轻摇头,“这是个机会。”
  
  她既然坚持要去,老爷子自然由她。
  
  “那行吧,茉茉想去就去,要是待得不舒服了,尽管罢录,爷爷给你撑腰!”
  
  ===
  
  次日一早,巫茉茉带着小黑和小红来到录制现场。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避免被粉丝骚扰的考虑,节目组把录制现场选在了郊外的山下,租了一个小院,给三组嘉宾住。
  
  巫茉茉到的时候,姜恬恬已经到了,她的旁边还有一对姐妹,介绍过才知道,姐姐叫满心白,妹妹叫满心彤。
  
  巫茉茉仔细看了看满心彤,小姑娘只有七八岁大,小脸发白,就算没有诊脉,她也看出来满心彤的身体有些问题,大概率是有心疾。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一对姐妹也到了,姐姐叫林念薇,妹妹大约十二三岁,叫林念菡,小下巴仰着,面带骄矜。两人还带了一只硕大的藏獒,凶猛异常。
  
  看到那毛皮油亮的大狗,满心彤后退了一步,满心白连忙挡在了她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头。
  
  “那么胆小做什么?”林念菡看不惯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屑道:“我家的狗比某些人还有教养呢,绝对不会乱咬人。”
  
  姐姐林念薇温柔地笑了笑,“这是心白的妹妹吗?看起来好可爱,别怕哦。”
  
  她说着话,蹲在藏獒身边,搂着大狗的脖子,笑得很是知性,“哮天,要乖乖的,不要吓到小妹妹哦。”
  
  姜恬恬脸色不太好看,她这次之所以要带着巫茉茉来录节目,就是想让巫茉茉的烧伤脸来夺眼球,草一个“魔鬼与天使”的人设。
  
  当然,天使是她,魔鬼是巫茉茉。
  
  而林念薇本来就比她更红一些,没想到林念薇带了藏獒,这分明是要草一个“美女与野兽”的设定,跟她计划的“魔鬼与天使”有点撞梗。
  
  而且,林念薇要草“知性优雅”的人设,跟她的“纯洁优雅”也有点撞。
  
  姜恬恬掐了掐手心,提醒自己镇定,毕竟这里的一切都在镜头下,她必须时刻保持完美。
  
  “好了,”主持人拍拍手,笑眯眯地开口,“既然三组姐妹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吧。首先呢,咱们姐妹客栈有规定,每人只允许带一个行李箱入住,行李箱由姐妹客栈提供。”
  
  主持人说着话,给众人指了指角落,那里果然有六个不大的行李箱。
  
  林念菡第一个反对:“那怎么可能,这么小的箱子连我的衣服都装不下,更别说姐姐的衣服鞋子了!”
  
  林念薇一脸为难:“这也太小了呀。”
  
  主持人笑得不怀好意,“咱们姐妹客栈不允许带任何食物,但是既然允许带宠物入住的呢,也就允许带宠物的食粮。”
  
  林念薇松了口气,摸了摸藏獒的头,“好啦,哮天你有的吃啦。”
  
  主持人补充道:“宠物的食粮和一切用具也包括在行李箱的范围内。”
  
  林念薇一下子变了脸,那行李箱太小,光是装她的衣服都不够,更何况还要加上宠物的食粮。藏獒体型大,吃的自然也多,她带的狗粮足足几大包,要怎么塞进行李箱?
  
  林念菡也很不满,嘴巴嘟了起来,“姐姐……”
  
  林念薇温柔地安慰她,“没事,咱们不放狗粮了,后面煮肉给它吃。”节目要录制七天,光是七天的狗粮那行李箱就塞不下,干脆放弃。
  
  “那就请姐妹们整理行李箱吧。”
  
  巫茉茉带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几罐给小红的药糊,一些给小黑的小鱼干,一罐她自己用的药,还有简单的衣物,竟然没有塞满行李箱。
  
  满心白收拾好自己的行礼,又帮着妹妹整理好。
  
  姜恬恬很是纠结到底要留下哪些衣服和鞋子。
  
  林念薇好不容易才以壮士断腕般的决心舍弃了大部分衣服,林念菡拎着双鞋子过来,“姐姐,你帮我装这个好不好,我的行李箱实在塞不下了。”
  
  林念薇咬着牙笑了笑,“不可以哦,说了只能装自己的。”
  
  林念菡不高兴地拎着鞋走了,转头看见巫茉茉。她的行李箱塞得明显鼓了起来,巫茉茉的行李箱却一看就是扁的。
  
  “怎么,你没钱买衣服吗?”林念菡故作天真地问道。
  
  林念薇扯了她一把,“瞎说什么!”
  
  妹妹看不出来,她却一眼就认出来了,巫茉茉身上那件长裙,是某牌的高定。以她的咖位,想要借这件衣服来走个红毯都是无门无路的,巫茉茉却那么随意地穿在身上,来到这个小山村。
  
  就不怕被外面的树枝灌木给刮坏了吗?
  
  同为小花,形象相近,林念薇自然是关注过姜恬恬的,也暗中了解过姜恬恬的家世,以姜恬恬的水平,也不可能借到这件高定长裙。
  
  那这个姜恬恬的姐妹又是怎么回事?
  
  林念薇心头一动,笑道:“对了,茉茉你姓巫,恬恬却姓姜,你们真的是姐妹吗?”节目组可是要求了必须姐妹同来的,如果两人不是姐妹,那一开始姜恬恬就算违约了。
  
  “当然是啦。”姜恬恬连忙开口,“茉茉没有随爸爸的姓。”
  
  众人恍然大悟,估计姐妹两个一个随了爸爸的姓,一个随了妈妈的姓。
  
  巫茉茉淡淡道:“我们确实不是亲姐妹,我们是抱错的,我自小跟收养我的奶奶一起长大,也随奶奶姓巫。”
  
  众人:“……啊?”
  
  主持人暗暗兴奋,一开始就这么劲爆的吗?!
  
  “那茉茉怎么没改姓呢?”主持人问。
  
  巫茉茉:“我十七岁回到姜家,姜家没让我把户口迁进姜家,也没让我改姓,说是怕影响到姜恬恬。”
  
  这句话里信息量巨大,众人神色各异,姜恬恬有点撑不住,勉强笑道:“哪里是怕影响我,是想着毕竟巫奶奶把你养大了,你姓巫也算是报答她老人家。”
  
  虽然解释了,但太过牵强,毕竟这无法解释为什么不让巫茉茉把户口迁到姜家。
  
  林念薇歪了歪头,神色茫然:“那这到底算不上姐妹呀?”
  
  姜恬恬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她完全不知道在镜头特写里,她已经有些狰狞了,犹自牵着嘴角笑:“当然算啦。”
  
  巫茉茉:“那要看什么时候。”
  
  “这话怎么说?”林念薇压住心里的兴奋问道。
  
  巫茉茉:“在签节目组的合同时,我和姜恬恬确实算姐妹,虽然姜家对外宣称我是养女,但毕竟我吃住都在姜家,勉强算是姐妹。”
  
  姜恬恬脸色铁青,完全立不住纯洁优雅的人设了。
  
  林念薇心中在欢呼,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温柔的笑,“那现在呢?”
  
  巫茉茉:“现在我已经离开姜家,并且从法律上跟姜家正式断绝了关系,我和姜恬恬已经不是姐妹了。”
  
  “啊,这……”林念薇扭头去看主持人,“那她们这该怎么算呢?”
  
  总不能让巫茉茉和姜恬恬回去,那录制就只剩两组姐妹了,四个人太少。再说,巫茉茉和姜恬恬一看就很有话题,主持人可舍不得让她们离开,只能和稀泥:“既然签合同的时候是姐妹,那就算是姐妹了。”
  
  林念薇瞅了一眼姜恬恬扭曲的脸色,心中忍不住的得意,继续挖掘这个话题,“说起来,茉茉就算没有养在姜家,但毕竟也是姜家血缘上的女儿,为什么要跟姜家断绝关系呢?”
  
  在林念薇、姜恬恬、满心白三个人当中,满心白的咖位最低,在众人说话时沉默无声,这时却忍不住出声道:“林老师,这是茉茉的隐私,咱们还是不要打听了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断绝关系,但走到这么决绝的程度,显然是非常不愉快的事情。满心白偷偷瞅了巫茉茉一眼,女孩不过二十一二岁的样子,穿了件长裙站在那里,如绿荷亭亭,细细的腰身不盈一握。
  
  看起来很是淡然平静的样子,但一个素人面对镜头,还要当着众人的面揭开伤疤,想必心里不会好过。
  
  录制现场的人虽然少,但节目播出后可是有很多观众的,稍微不注意就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毕竟,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杠精。
  
  更何况,巫茉茉说的话显然对姜恬恬不利,姜恬恬做为国民初恋般的存在,粉丝数量不少,战斗力也强,等节目播出后,这些粉丝肯定会攻击巫茉茉。
  
  也不知道到时候她一个素人能不能接受得了。
  
  面对满心白的阻拦,林念薇“呀”了一声,捂住了嘴,“哎呀,抱歉,茉茉要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我也是关心你,毕竟我还从来没有真正见过一个跟家里断绝关系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