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小黑猫见她捏着一份简历看了很久,似乎还有些走神,凑过来瞅了一眼。
  
  哦,晏定凯,他有些模糊的印象,算是晏家小辈里比较出色的,给巫茉茉当助理倒也合适。
  
  巫茉茉把晏定凯的简历放到了一边,她是不会选这个人的,不过也可以见一面,以后也好留意,毕竟在书里,这人可是取代了晏不迟的位置,得到了晏不迟的一切。
  
  剩下的简历她翻了一遍,挑了一个比较年轻资历浅的,名叫晏青城。
  
  小黑猫爪子拍了拍她搁到一旁的简历,“喵。”他觉得这些里面有比晏青城更好的。
  
  巫茉茉把简历都整理好,“没有意外的话,我会选择晏青城,他资历尚浅,但给我做助理也够了,其他都是有些经验的,到我这里太屈才了,毕竟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业务可做,总感觉会耽误别人的前程。”
  
  晏不迟很不以为然,什么耽误前程,什么屈才,她可是晏家的夫人,到她手底下直接做事,那是多少人求不到的机会。不过,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想选谁就选谁,他都随她,大不了随时给她换人。
  
  巫茉茉解释过,给晏青城和晏定凯发了信息,约他们明天上午来半山别墅一趟。
  
  收到消息的晏定凯有点懵:“不会真的让我去做助理吧?就算是做助理,给晏家主做我是愿意的,可给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女人做助理,还是什么巫医馆,不会让我当小护士吧?”
  
  晏定凯十分抗拒,以他的资历,到晏不迟身边做个小助理也够了,日久天长地经营下来,也不是没希望做到特助。
  
  而且,晏不迟手中握着的是整个晏家的产业,业务庞杂无比,他自然能在其中发挥自己的所长。可巫医馆就是个屁大点的诊所,他去了能做什么?那个巫茉茉也不知道是拐了多少道弯才搭上老爷子的穷亲戚,能有什么前途?
  
  更重要的是,现在晏不迟昏迷不醒,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醒来的那一天,要是就这么挂了,老爷子总得把晏不迟手中的权利分下去,到时候他就有希望得到实权,再努力一把,做做掌管晏家的梦也是可以的。
  
  可要是他成了巫茉茉的助理,那这天大的好事可就跟他没关系了。
  
  晏定凯暗暗盘算着,该怎么表现得差劲让巫茉茉看不中自己,但同时又不能给老爷子留下坏印象。
  
  翻来覆去没睡好,次日,晏定凯顶着黑眼圈来到半山别墅,在门口刚好碰到晏青成。
  
  “你来做什么?”晏定凯愣了一下,“你也是来见巫茉茉的?”
  
  晏青成一身西装,虽然是薄款的,在这天气里也有点热,他却像是完全没感觉,身姿挺拔,“是,凯哥你也是面试巫医馆助理的吗?”
  
  晏定凯嘴角抽了抽,一个小破巫医馆助理,还搞什么面试。不说他自己了,就算是晏青成,那也是名牌大学毕业。
  
  “你就不觉得自己委屈?”晏定凯压低了声音。
  
  晏青成淡淡地一笑,“不觉得,虽然巫医馆还没开起来,但老爷子既然让我来前途的。”
  
  “行,希望你能成功。”晏定凯拍了拍晏青成的肩膀,这句祝福倒是真心的,要是晏青成成功了,他就脱离这个苦海了,想必小小的巫医馆也不会请两个助理,还是他这种份量的。
  
  “谢谢凯哥。”晏青成两人进了别墅,被保镖带着去了主院。
  
  一路上黛瓦灰墙,地上铺着整齐的青砖,砖缝里冒出茵茵绿草。
  
  晏定凯看着眼前的小桥流水、朱红回廊,感觉到每一处景致都那么的昂贵。在燕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盘上,建这样的平房别墅,简直是烧钱。
  
  他往常来半山别墅,都是晏家办宴会,他和晏家小辈们挤在一起来的,来了也不敢乱跑,只能老老实实地待着,主院更是第一次进来。
  
  晏定凯有些摸不清巫茉茉的来历了,他在晏家长大,从来没听说过这号亲戚。但巫茉茉能在主院见他们,总感觉身份很不一般,毕竟这主院是晏家家主住的地方,虽然听说晏不迟昏迷后挪到清净的小院去了,但主院也仍然代表着家主的权威,难道巫茉茉有大来头?
  
  堂屋里坐着的女孩站起身,她穿着长裙,纤瘦高挑,细细的腰身不盈一握,可惜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容,只露出一双眼睛,明亮而平静,凝若秋水。
  
  “请坐,我是巫茉茉。”她简单介绍了一下巫医馆的现状,“还没开业,带我一共有三名医师。”
  
  晏定凯一颗心放回了肚子,果然是小诊所,眼前的女孩应该没什么来头,要真是尊贵的亲戚,老爷子还不得给她安排个医院?
  
  “晏青成先稍坐片刻,晏定凯跟我来。”巫茉茉带着晏定凯去了西次间的书房,她其实不会雇佣晏定凯,但她很想见一见,而且既然把人叫来了,总得走一下流程。
  
  她坐在书桌后,小黑猫乖巧地趴在大书桌上,静静地看着她跟晏定凯说话。
  
  晏定凯随意地介绍了一下自己过去的经验,他并不想被巫茉茉看中,故意含糊其辞把自己说得很平庸。
  
  小黑猫的眼睛眯了起来,碧绿的猫瞳中闪过一丝冷戾。
  
  “这样啊,”巫茉茉表情依然平静,没有露出丝毫的失望之情,“我了解了,辛苦晏先生跑这一趟,我会考虑的。”
  
  晏定凯慢悠悠起身,老爷子不在,他也就不用装作很恭谨的样子了,“巫小姐跟晏家是亲戚吗,我从来没见过你呢?”
  
  “也算是吧。”晏家家主的夫人,应该算是晏家的亲戚了。
  
  “哦。”晏定凯慢条斯理地抚了抚衬衣上的褶皱,“是从哪儿论的亲戚,老爷子那里?”
  
  巫茉茉冷淡地笑了笑,老爷子既然没有对外公布“巫茉茉和晏不迟的婚事”,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说,尤其是告诉眼前这个“书中的男主角”。
  
  她没说话,晏定凯也没追问,估计是拐了好几道弯的亲戚,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往外说。
  
  小黑猫愤怒地“喵”了一声,他以前没留意过这个小辈,还从来不知道此人如此轻慢无礼,竟然冒犯到他的夫人头上来了。生恐夫人生气,他抬起小爪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
  
  巫茉茉顺势握住了,指腹轻柔地碰了碰粉色的肉垫垫,冷声道:“晏先生,不送。”
  
  晏定凯走了,巫茉茉沉默了片刻,叫晏青成进来,这个是她看好的助理,自然要详细地了解一番。
  
  晏青成的态度可比晏定凯好太多了,不卑不亢,刚刚大学毕业的青年目光明亮清澈,言谈有度,巫茉茉很满意。
  
  “晏先生要是愿意加入巫春堂,那就这么定下来,可以吗?”
  
  晏青成愣了一下,刚才晏定凯走了,他还以为是两人都回去等通知,没想到直接定下来了,“我自然是愿意的,不过,以后您直接叫我青成就好了。”
  
  “好的,青成,那你以后直接叫我茉茉就行,我把你拉到群里。”巫茉茉拿出手机,上次是花朵朵帮她弄的,她对这些还不是很熟悉,操作了两三分钟才完成。
  
  晏青成也不急,安静地坐着,握着手机等消息提示。
  
  “对了,你知道怎么转账吗?”巫茉茉皱眉,她对这些手机的操作总是有些棘手,“我想把钱在你那里放一些,这样朵朵和费哥买东西需要用钱,还有巫春堂装修需要用钱,都可以从你那里支取。以后病患的诊疗费也打到你那里,啊,对了,以后咱们还得雇个财务。”
  
  晏青成耐心给她解释:“小额的话走某信或者某宝,大额的话走网银更方便安全。”
  
  他这样一说,巫茉茉思路清晰了,“那网银吧。”她有手机银行,上次老爷子给她的钱已经转到了她的卡里,足足有一千万。巫茉茉慢吞吞地操作着手机,先给晏青成转了两百万过去。
  
  “收到了,两百万。”晏青成报了一遍数字,“茉茉,没错吧?”
  
  “没错。对了,朵朵和费武也在,要不要见一面?”看看时间,两人应该已经到了小院,去照看蛊虫了。
  
  “好的。”
  
  两人一起去了小院,小黑猫乖巧地伏在巫茉茉的怀里。
  
  “朵朵,费哥。”巫茉茉招招手,“这是咱们巫春堂的新成员,晏青成。青成,这是花朵朵,费武。”
  
  三个人打了招呼,巫茉茉建议:“要不要去西华街的巫春堂看看,怎么布局我还想听听你们的意见。从明天开始我有几天不在,后续的装修部分就交给青成了。”
  
  说了这么久的巫春堂,花朵朵和费武却一直没去过,自然很感兴趣。
  
  晏青成职责所在,他要负责后面的装修装饰,自然更希望能亲口听到巫茉茉的看法。
  
  三人欣然同意,一起出了半山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