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辆车回到别墅,洗了澡用过午饭,巫茉茉带着花朵朵和费武,开始处理带回来的毒虫。
  
  所谓养蛊,就是把不同种类的毒虫放到一起厮杀,剩下最厉害的那个就是蛊虫。这样浅显的道理花朵朵和费武自然都知道,巫茉茉教他们的却略有不同,不同的毒虫放到一起,最后得到的蛊虫也会迥异。种类相近的放到一起厮杀,会得到预料中的蛊虫,而种类相差越大,得到的蛊虫越不可预测。
  
  巫茉茉先挑了些相近的毒虫放进一罐,叮嘱花朵朵每日投喂她之前写的方子,这样的做了好几罐。
  
  花朵朵问:“要做这么多吗?”
  
  巫茉茉:“对,要考虑到成品率,最好能成功四只蛊虫,咱们三个和魏会长每人一只。”
  
  “我、我也有?”花朵朵惊呆了。
  
  费武没有说话,手指紧紧地握了起来。
  
  巫茉茉疑惑地问:“啊,你不想要吗?”
  
  “要要要!”花朵朵的脑袋点的跟小鸡逐米似的。
  
  费武低声道:“我也想要。”
  
  巫茉茉笑了笑,“这是刚开始,以后咱们会有很多蛊虫的,现在咱们再培育一些奇特的。”她说着话,把种类差别较大的蛊虫分了几罐,“这个投喂的方子不同,等会儿我写下来。”
  
  花朵朵问:“不是让它们厮杀就行吗,为什么还要喂养?”
  
  巫茉茉解释:“这个方子能激起它们的战斗情绪,还有一定疗养的功效,这样蛊虫最后产出的时间会拉长,但成品率会更稳定,效果也会跟出色。”
  
  处理完蛊虫,巫茉茉洗了手,“对了,明天我会挑选一个助理,你们找不到我的时候就跟助理联系,比如药材用完了要采买或者需要购置其他什么东西,就从助理那里支取银两……咳咳,转账。”
  
  花朵朵和费武都没注意到她的口误,倒是小黑猫抬起翡翠般的碧绿猫瞳,慢悠悠地瞅了她一眼。
  
  巫茉茉不好意思地看看两人,“本来时间不用这样匆忙的,只是我急着用蛊虫,尤其那个花草蛊,一定要照看好。后天我要去录综艺,可能没有办法联系,这些蛊虫就拜托朵朵和费哥多多照料了。”
  
  费武挠了挠后脑勺,“您太客气了。”这本来就是他们该做的,更何况,他没想到巫茉茉会这样事无巨细手把手地教他们培育蛊虫,她真的是完全不藏私。
  
  花朵朵:“就是,这是我们的分内事,您都手把手教给我们了,尽管放心吧。”
  
  “好,明天我选好了助理,会把他拉到群里,你们需要钱就跟助理支取。”
  
  ==
  
  两人走后,巫茉茉窝到了沙发里,她平时行走坐卧姿势都很端正,这会儿却有些不顾形象了。实在是这个身体太弱,就算进出山有保镖背着,这一天折腾下来也有些受不住了。
  
  小黑猫从柜子上跳下来,脚步轻盈跃到她身边,小爪子搭在了她的手上,轻轻地喵了一声——你累坏了吗?
  
  碧绿猫瞳里有毫不掩饰的担忧,巫茉茉笑了笑,把他捞起来抱进怀里,“阿迟。”
  
  ……阿、阿迟?!
  
  小黑猫整只猫都僵硬了。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是阿迟吧?”巫茉茉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晏不迟中了奴蛊陷入昏迷,而小黑猫是魂魄所化。光着这样确实不足以判定,但看老爷子把小黑猫当成心头肉的样子,还有小黑猫跟老爷子那样的亲近,其实不难猜测。
  
  “你要是阿迟,就让我知道,好不好?”巫茉茉伸出手,白皙细嫩的掌心朝上,探到了小黑猫身前。
  
  小黑猫犹豫了很久。
  
  他其实并不想让她知道,他可是高冷矜贵的晏家家主,手握权势能给她撑起一片天的夫君,怎么能是这样可可爱爱RUA在手心的小宠呢?
  
  这样太有损他的形象了,以后怎么让她放心依靠?
  
  夫纲不振啊!
  
  可是她的手就那样稳稳地搁在他的面前,手指白皙如嫩笋,掌心纹路清晰干净。
  
  小爪子不由自主地就搭了上去。
  
  “啊——”女孩轻呼一声,她平时多是淡漠平静,很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刻,晏不迟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欢快。
  
  “那可真是太好了。”女孩叹息着,低下头,脸颊在小猫的软毛上蹭了蹭。
  
  “喵——”小黑猫炸了毛,怎么一点儿都不矜持啊!
  
  巫茉茉笑了起来,她来到这个异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最亲近的也是他,而他又刚刚好是她的夫君。
  
  “阿迟,你是跟我去综艺还是留在家里?”综艺合同她还有记忆,是可以带宠物去的,“我要带小红去。”
  
  什么?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带小红?
  
  小黑猫抱住她的手指,恶狠狠地磨牙,小红都去了,他这个正牌夫君自然是要陪着她的!
  
  一人一猫窝在一起,眯了会儿去找老爷子吃晚饭。
  
  老爷子很仔细地给宝贝孙儿剔鱼刺,“对了,茉茉,那个助理的名单还有简历我这边都整理出来了,你看看什么时候见一见?”
  
  巫茉茉:“那就明天吧,我后天要去录综艺,我还挺希望能尽快定下来,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也有人帮我盯着巫春堂的整修。”
  
  吃过晚饭,巫茉茉带着简历回了小院,其实老爷子挑选出来的人都是合适的,她闭着眼睛指一个都可以,不过巫茉茉还是认真地看了一遍,想着挑个合眼缘的。
  
  这一看,倒是让她发现了一个眼熟的名字——晏定凯。
  
  她在姜家短暂停留的那晚,做了个梦,梦到这个世界是本小说,姜恬恬是小说的女主角,而男主角就是晏定凯。
  
  原身“巫茉茉”死在了那个冰冷的人工湖里,过了一段时间,始终昏迷不醒的晏不迟也离世了。
  
  结婚的两人都死了,但却让姜家搭上了晏家这条线,毕竟说出去也是亲家,算是很亲密的姻亲。
  
  晏不迟死后,老爷子悲痛之下身体也很快垮了,心灰意冷地从旁支小辈里提拔了一些人上来,把晏家的产业交给他们打理。这其中,晏定凯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
  
  而姜家跟晏家来往的过程中,姜恬恬跟晏定凯相识了。
  
  一个纯洁优雅的国民初恋,一个年少有为的英俊青年,两人相恋了。
  
  没有了晏不迟,晏定凯最终掌握了晏家,而姜恬恬在晏家雄厚财力的支持下,顺风顺水,事业有成,成了大明星。
  
  两人都走上了人生巅峰。
  
  没人记得那两块垫脚石——巫茉茉和晏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