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大早,几个人就出了门。
  
  巫茉茉早就提前跟老爷子打了招呼,老爷子派了四辆车,每辆车配两个保镖,后备箱放了大大小小的竹笼,用来给巫茉茉装各种毒虫。
  
  本来没打算带小黑猫,不过他机灵的很,知道巫茉茉要出门,早就盯着她呢,她才刚刚上车,小黑猫就跳上了后座。
  
  四辆车开出了半山别墅。
  
  其实别墅这里已经是山了,不过开发得太好,到处都修了平整的小路和凉亭,俨然是个巨大的公园,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毒虫了,只能往更深的山里去。
  
  车子停在山脚下,巫茉茉抱着小黑猫,左手上缠着小红,花朵朵跟在她旁边,费武沉默地跟在后面,包里装着巫茉茉提前配好的药物,八个保镖则拎着大大小小的竹笼,一行人进了山。
  
  走了没多会儿,巫茉茉就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
  
  她什么都准备好了,却忘了这个身体太过虚弱,原主生活在姜家本身就郁郁寡欢,伤了脸之后更是没有生志,自杀之前身体已经差到极点,更别说在冰冷的湖水里泡了那么久。
  
  众人脚步整齐,花朵朵兴高采烈,费武虽然沉默,但一双眼睛也是熠熠生辉,完全没有了抱着头蹲在地上时的痛苦难过。
  
  巫茉茉的脚步却越来越虚浮,她感觉自己快要喘过气来,一颗心跳得飞快,眼前甚至出现了黑斑。
  
  “喵——”小黑猫尖利地叫了一声。
  
  他就靠在巫茉茉的怀里,能清晰地听到她的心跳声越来越乱,他的女孩身体要撑不住了!
  
  巫茉茉靠着一棵树干,慢慢地向下滑坐,脑门上满是汗珠。
  
  “怎么了?”众人瞬间围了过来,保镖们神情戒备,下意识地去摸身上藏着的武器。
  
  费武蹲在她身前,拉起她的手腕,手指搭在脉上,沉声道:“你太虚弱了,不能再走了!”
  
  巫茉茉还有些舍不得就这么放弃,数着自己的心跳,盘算着歇够了能不能继续。
  
  费武看出了她的心思,“你要是非要进山,我背你吧。”
  
  保镖们反应过来了,“夫人不用担心,如果只是身体虚弱的话,我们背您进山。”
  
  巫茉茉迟疑,“太辛苦了。”他们专门挑选的没开发成旅游景点的山,连像样的路都没有,一个人走都吃力,更别说还要背着她。
  
  保镖笑道:“这有什么呀,我们随便一个人背着夫人上山下山三个来回都没问题,更别说我们有八个人呢,夫人不用在意,交给我们就行。”
  
  看他说得轻松,巫茉茉暂且信了,不过要是等会儿保镖们太吃力,她还是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
  
  花朵朵伸出手,“我来帮你抱着猫猫吧。”
  
  小黑猫嗖一下跳了出去,扑进一个保镖的怀里——他才不会让花朵朵抱呢,这个女人昨天还提议要把他阉了!
  
  花朵朵遗憾得都快哭了。
  
  保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抱的是晏家家主,笑呵呵地拢着小黑猫。出门之前老爷子特地叮嘱过,不能让夫人受伤,还要重点保护好小黑猫,他们都知道小黑猫是老爷子的心头肉。
  
  有了保镖助力,一行人顺利地进了山,巫茉茉挑选好地方,大家停了下来。
  
  巫茉茉安排八个保镖站得远远的,给他们脚下撒了厚厚的一层药粉,解释道:“你们待在这药圈里,这样不会被召唤来的毒虫伤到。”
  
  费武从包里拿出九个小香炉,围成大大的一圈,等巫茉茉回到圈里,这才把九个香炉点燃,淡黄色的烟雾升起,奇异的味道在山林间飘散开。
  
  巫茉茉拿出一支紫竹短笛,抵在唇边。
  
  她吹的并不是什么曲子,没腔没调,忽高忽低。
  
  片刻之后,山林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大,随即,有无数的毒虫朝着巫茉茉而来,数量之多,竟然形成一波黑色的浪潮,除了地上爬的,还是在空中飞的。
  
  有的保镖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费武和花朵朵一左一右站在巫茉茉身旁,神情紧张,他们虽然是巫医,但却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景。
  
  那黑色的浪潮并没有扑过来,而是停在了九个香炉围成的包围圈之外一米处,各种奇虫怪兽的头颅对着巫茉茉,仿佛要伺机而噬。
  
  保镖们都提着一颗心,小黑猫翡翠猫瞳一眨不眨,远远地望着包围圈中的女孩。
  
  巫茉茉静静地垂着眼眸,笛音突然变调,更加尖利,听得久了有种肌肤绽裂血液沸腾的错觉。
  
  包围圈外的毒虫突然大乱,本来是一致对着巫茉茉,此时却在笛音的驱使下,向身边的同伴发起了进攻。
  
  毒虫彼此混战,片刻之后,体力不支或者受伤的毒虫退了出去,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密林间。
  
  剩下的毒虫不过十之一二。
  
  巫茉茉笛音又变,悠长而舒缓。
  
  毒虫像是排好队一样,从九个香炉间的缝隙中穿过,来到巫茉茉的身边,乖巧地伏在她的脚下。
  
  花朵朵和费武早就准备好了,戴着手套,用镊子将毒虫捡起,塞到竹笼里。
  
  刚开始还有些手指颤抖,动作僵硬,很快就熟练起来,两人一左一右,沉默而快速地将爬过来的毒虫收拾好。
  
  “茉茉,笼子……用光了。”花朵朵低声提醒。
  
  巫茉茉叮嘱过,每个竹笼只能装一只毒虫,虽然大大小小的竹笼带了许多,可没想到毒虫更多。花朵朵经常去花鸟鱼虫市场看虫,可这辈子她都没见过这么多的虫。
  
  竹笼已经用光,包围圈外还有小半的毒虫。巫茉茉低头看了一眼,笛音再变,幽幽咽咽。
  
  费武按照巫茉茉提前安排的计划,把一罐调配好的药粉撒了出去,剩下的毒虫们一拥而上,将药粉蚕食干净,在笛音相送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费武和花朵朵灭掉小香炉,巫茉茉的笛音也停了。
  
  山林间一片寂静,毒虫已经一只都看不到了,只有地上的落叶残留着爬过的痕迹,提醒着大家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几个保镖这才松了口气,齐齐朝着巫茉茉过来,胆子大的神情自若,胆子小的已经有些腿软,毕竟这种漫山毒虫的现象,之前谁也没有见识过。
  
  花朵朵兴奋得不行,悄悄地蹦了两下,费武沉默地看着巫茉茉,眼睛也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巫茉茉笑了笑,“我们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