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理断绝关系的手续并不复杂,只要双方都亲自到场,证件齐全,很快就能办好。
  
  捏着刚刚盖章的断绝关系证明书,姜爸神色复杂,他其实并没有想过不要女儿。
  
  不知道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导致了两个孩子被抱错,姜恬恬自从出生就养在姜家,精致娇贵,出落得如花似玉,更是成了国民初恋般的存在,他肯定是不会放弃这个女儿的。
  
  而巫茉茉则是偶然来燕城的巫奶奶在荒僻的山脚下捡到的,巫奶奶在原地等了几天,没有人来找这个孩子,只能把她带回了南方大山里。
  
  姜爸猜测抱错了孩子的那家可能是重男轻女,见是个女儿就抛弃不要了,扔在荒山脚下。要不是巫奶奶碰巧进山,这孩子根本就活不下来,不是被野兽啃食,就是饿死冻死。
  
  这孩子十七岁才被认回姜家,除了有点束手束脚不够落落大方,过于瘦弱导致脸色不好,容貌底子其实还不错。如果这孩子跟姜恬恬一样自幼长在姜家,应该也是一朵人间富贵花,甚至比姜恬恬还要漂亮。
  
  可惜,巫茉茉已经毁容,就算再好的医疗手段也无法让她恢复如初。
  
  也是运气好八字奇特,晏家那样的名门望族竟然选她做媳妇,联姻的还是晏家堂堂家主。
  
  不知道巫茉茉跟姜家断绝了关系,晏家的眼中还有没有姜家?姜爸暗暗盘算着,得亲自去晏家一趟,至少也要在晏家老爷子面前混个脸熟,光是这一点点关系,都足够他在燕城横着走了。
  
  姜爸暗暗思索着去晏家该带什么样的礼物登门,心不在焉地拉开了车门,夏美清扶着姜妈进了后座,关上车门的一瞬,夏美清嘴角微弯,瞥了巫茉茉一眼,那是一个得意又晦涩的笑容。
  
  巫茉茉看到了,却并不在意。
  
  姜爸上车之前,眼角的余光瞥见巫茉茉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子旁,那车竟然是……幻影?
  
  姜爸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就是那种上千万一辆的豪车。
  
  巫茉茉怎么可能坐得起这样的车?姜爸心中疑惑,巫茉茉还没走到幻影旁,突然又转了个方向。
  
  姜爸不知为何竟然松了口气,他就说嘛,这个女儿其实一穷二白,身上不过一两万块钱,别说幻影了,就是最便宜的车子她也不可能买得起。
  
  巫茉茉走到了另外一辆车旁,车子本身低调,姜爸一时没认出来,但那车牌号码却有些嚣张,能用得起这样吉祥号的,恐怕不是一般的权贵。
  
  车窗下了半截,巫茉茉微微弯腰,好奇地问:“爷爷,您怎么来了?”
  
  老爷子笑眯眯地伸手摸了摸她怀里的小黑猫,“爷爷刚好过来办事,茉茉已经办完手续了吗?要不要去街上转转,挑一挑铺面好准备巫医馆开业?”
  
  “好呀。”巫茉茉上了车,坐在老爷子身边,她其实猜到老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生恐姜家人为难她,来给她撑腰了,不过手续办得顺利,老爷子也就没出面。
  
  姜爸眼看着巫茉茉上了那辆车牌吉祥的车子,而那辆幻影也跟着走了,他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奇怪。
  
  “怎么还不走,还嫌不够丢人吗?”姜妈见他站在车子边半天没动,气鼓鼓地催促着。
  
  “嗯,走吧。”姜爸暂时把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
  
  *
  
  小黑猫从巫茉茉的怀里跳了出来,扑到老爷子的身上。
  
  老爷子要是没在,他在巫茉茉的怀里待得很舒服,女孩的怀抱温暖柔软,裹着幽幽淡淡的香气,能舒服得打呼噜。
  
  可是被老爷子看见,他就不好意思了,堂堂晏家家主,端方肃穆,怎么能在女孩的怀里撒娇?就算是小猫的形体也不可!爷爷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笑话他呢。
  
  老爷子抱住扑过来的小黑猫,笑眯眯地给巫茉茉介绍燕城最繁华的街道。
  
  巫茉茉脑子里也大概有些印象,跟着老爷子转了几条街,听着老爷子的介绍,心里慢慢有了想法。
  
  最繁华的街道多是商业,高端的商场和餐饮之类比较多,巫医馆开在这种地方,虽然会博眼球,但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爷爷,我想选西华街。”这是一条古朴的街道,高大的梧桐树遮出浓密树荫,静谧而美好。
  
  老爷子带着巫茉茉转了一圈,店铺原本是一家服饰专卖店,服饰店营业额不够理想,刚刚好租约到期,也就没打算续租,店铺刚好空了下来。
  
  巫茉茉上下看了一遍,一共三层的铺面,做诊所的话面积稍微大了些,不过她打算把培育室也放到这边,布置起来倒是刚好够用。
  
  “再重新装修一遍吧。”老爷子提议。
  
  巫茉茉想了想,“不用大改,就保持这个格局,墙面重新粉刷,各处加些装饰,我再添些桌椅、药柜、病床、放培育箱的木架子什么的。”
  
  两人在汽车后座商量着,小黑猫趁老爷子不注意,悄悄地爬到了巫茉茉的怀里,刚刚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就见老爷子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小黑猫顿时炸毛,又恼又羞地喵了一声。刚想爬到座位上谁也不挨,小身子就被拢住了,苍白的手指轻柔地抚摸着软毛,力道舒服得让他只想打呼噜。
  
  看他这样享受,老爷子没再笑话他,继续跟巫茉茉闲聊:“茉茉,你要办巫医馆的话,事情可能会比较多,要不要来个助理,这样一些琐碎的事情就不需要你亲自出面了。”
  
  巫茉茉在自己的时代确实是有侍女的,有照顾她衣食住行的,也有帮助她处理杂务的,这样确实能给她省下不少的时间,“好,爷爷有人选推荐吗?”
  
  老爷子笑道:“晏家的旁支小辈有不少的年轻俊杰,回头我先把他们的简历给你,你挑顺眼的见一见。”
  
  两人说着话,车子回到了半山别墅,老管家一脸激动地捧着个锦盒过来,“老爷子,夫人定制的金针送来了。”
  
  “这么快?”巫茉茉对晏家的办事速度感到吃惊,接过锦盒打开一看,一套金针排列得整整齐齐,做工十分精致,仔细看的话甚至要比她自己曾经使用的那套还要完美。
  
  除了金针,她额外要求的短笛和各种瓶瓶罐罐也送到了,老管家派人都送到了她的小院里。
  
  老爷子搂着小黑猫,眼巴巴地看着巫茉茉,虽然她说了晏不迟是中蛊,但没有亲眼看到她证实,她也没说出到底中的是哪种蛊,老爷子心里还是没底。
  
  巫茉茉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直接去了晏不迟的小院。
  
  古朴的雕花大床上,男人双眸紧闭,纤长的睫毛在冷白的肌肤上投落扇形的阴影。
  
  巫茉茉坐到床边,把他的手从薄被下拉出来,三指虚虚搭在他的手腕上,凝神诊脉片刻,“跟昨天一样,没有变化。”
  
  她站起身,把薄被揭起,露出整个身体。
  
  薄软的真丝睡衣裹着身躯,看起来几分清瘦。
  
  巫茉茉动手解开了睡衣的纽扣,黑色暗云纹的布料衬得指尖愈发苍白。睡衣纽扣一路解到底,巫茉茉把柔软的布料向两边拨开。
  
  男人身上的肌肤跟脸上一样,是冷白的肤色,像是凝结在玉质上的白霜。
  
  一层薄薄的肌肉覆着骨骼,没有夸张得遒结成块,却流畅紧致,蕴藏着力量。隐约能看到六块腹肌,漂亮的人鱼线隐没在暗云纹的黑色丝绸下。
  
  “身材不错。”巫茉茉淡淡地点评了一句。
  
  小黑猫呆了一瞬,两只前爪抬起,默默地捂住了脸。刚刚害羞了不到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不对,巫茉茉既然是巫医,那以后免不了要面对别人的身体。
  
  这倒也没什么,据说在医生的眼里是没有男女的。可她又分明夸了一句“身材不错”,这不就说明她是有色心的吗?
  
  她要是真的把病人当成没有性别的倒也罢了,要是她抱着色心去看别的男人……
  
  小黑猫越想越生气,小爪子在老爷子的手上挠了几道。
  
  老爷子跟宝贝孙儿心连心,一下子就明白了,脸色一沉,“茉茉,你是医生,怎么能用看男人的目光去看病人呢?”
  
  “啊?”巫茉茉清澈的双眸疑惑地眨了眨,“我看别人自然是病人,唯一在意的是哪里是病灶。可阿迟他是我的夫君,看到夫君……丈夫的身体,难免会在意一下别的方面。”
  
  小黑猫惊呆了。
  
  他害羞地“喵——”了一声,把小脑袋扎在了爷爷的怀里。
  
  老爷子眉开眼笑,手指绕着宝贝孙儿的尾巴尖,“对对对,茉茉说的对,阿迟是丈夫嘛,茉茉想在意哪里就在意哪里。”
  
  “那什么,”老爷子轻咳一声,“要不爷爷先到外面等着,茉茉再检查一下别的地方,看看是不是满意?”
  
  别、别的地方?
  
  小黑猫傻眼了。
  
  整只猫好像都被烤熟了,他恼羞成怒,咬住了老爷子的手指头,狠狠地磨了磨小尖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