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老爷子抱着小黑猫,在巫茉茉打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出声,等她挂断电话才开口:“茉茉,你想好了吗?”
  
  巫茉茉:“我已经决定了。”
  
  虽然她在户口上与姜家并无关系,但毕竟是血亲,而且原身是十七岁尚未成年时回的姜家,表面看姜家对她有过扶养。这样的话,在法律上,她对姜家的父母有赡养义务。
  
  她并不想与这样的一家人有所纠葛,而且,断绝关系也是原主的愿望,只是原主没有勇气走出这一步。
  
  老爷子手指慢悠悠给小黑猫顺毛,“好,茉茉的决定,爷爷都支持。”
  
  *
  
  家里的佣人给小黑猫洗了澡,巫茉茉带着小黑和小红回了屋,分别放在两个桌子上,井水不犯河水。
  
  拉开衣柜,巫茉茉发现里面已经塞满了衣服,估计是老爷子派人去买的,长裙、长裤居多,倒是挺符合巫茉茉的习惯。
  
  洗了澡出来,手机上多了很多信息,都是姜家人发来的。巫茉茉看也没看,直接都拉黑了。
  
  次日早上,巫茉茉把需要的证件都放到包里,小黑猫见她要出门,连忙扑进了她的怀里。
  
  小红反应慢吞吞的,等清醒过来一看,巫茉茉已经走了,气得它把巫茉茉留给它的一整份药糊都吃光了。
  
  巫茉茉到民政厅的时候,姜家的人已经到了。
  
  姜爸面沉如水,看着巫茉茉从民政厅的门口进来。
  
  女孩纤腰细细,亭亭玉立犹如一枝青莲,她脚步不疾不徐,圆头的小皮鞋踩在民政厅光洁的地板上,裙摆水波般层层荡开,姜爸脑子里莫名冒出个词来——步步生莲。
  
  在她身上,姜爸没有看到丝毫往日含胸缩背的小家子气,女孩下巴微抬,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凝若秋水,湛然若神。
  
  女孩的眉目间似乎覆着一层冰雪,清冷淡漠。她看到了他,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与他这个生父断绝关系,并不会引起她的悲喜。
  
  姜爸一时间有些茫然,他不过是忙生意几天没回家,为什么这个女儿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仿佛变成了高山之巅的一捧晶莹雪,高不可攀不容亵渎,再也不是那个小心翼翼讨好他的畏畏缩缩的丫头。
  
  他总是嫌弃她不够落落大方,不能像姜恬恬那样优雅讨人喜欢,但现在她真的变了,变得清冷凌然,他反倒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
  
  女孩的变化太大,一旁姜妈的抽泣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而一直安慰她的闺蜜夏美清也惊讶地睁大眼睛,勾勒过浓的眼线形状变得有些滑稽。
  
  “茉茉。”姜爸艰难开口,“爸爸生意太忙,确实忽略了你,但是血浓于水,不管怎么说,咱们可是一家人,你知道吗,知道你坚持断绝关系,你大哥食不下咽,你的小弟哭闹不止,把他最喜欢的霸天虎都砸了。还有恬恬和你妈,她们哭了很久。”
  
  姜爸靠近了两步,“恬恬还说,要是你和她只能留下一个,她希望留下的那个人是你。”
  
  “是吗?”女孩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快得姜爸没来得及捕捉那是开心还是嘲讽,女孩的声音清冷响起:“那姜恬恬会跟家里断绝关系吗?”
  
  姜爸姜妈尚没来得及说话,夏美清不可思议地叫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是想逼着恬恬跟姜家断绝关系?”
  
  “不行!我怎么舍得恬恬?”姜妈哭着靠在闺蜜的怀里,“我是造了什么孽,还要到这里来办什么断绝关系的手续,丢人现眼!”
  
  巫茉茉垂眸,苍白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摸着小黑猫柔软的毛。
  
  所以,如果姜恬恬和她只能留下一个,那留下的必然是姜恬恬。
  
  所以,姜妈在哭泣不是因为舍不得她,而是嫌弃这件事丢人,伤了她贵妇的面子。
  
  如果不是办理断绝关系时血亲必须亲自到场,那姜妈肯定是不会来的。
  
  至于她的闺蜜夏美清,两人关系比亲姐妹还要亲,夏美清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姜家,姜妈也很依赖她,断绝关系这么丢脸的事,自然也要闺蜜陪着。
  
  夏美清鄙夷地嗤笑一声,一手搂着姜妈安慰,一手抬了起来,涂了鲜红蔻丹的长指甲几乎要戳到巫茉茉的脸上,“好一个没良心的丫头,家里给你吃给你穿,辛辛苦苦养着你,好了,现在你大学毕业翅膀硬了,攀上高枝了,倒是不想要爸爸妈妈了!”
  
  她故意抬高了声音,周围办事的市民和工作人员都看了过来。
  
  “哎哟,又是一个白眼狼。”
  
  “年轻人啊,生恐父母拖累了前程,也不想想没有父母无私的付出,哪有她的今天?”
  
  对于众人的指指点点,巫茉茉视若无睹,她静静地看着夏美清,乌黑的瞳眸中倒是起了一丝涟漪。
  
  “我要断绝关系自然有我的原因,那么夏女士,”巫茉茉歪了歪头,淡漠的表情有了点点好奇,“你抛夫弃子的理由是什么?”
  
  “抛、抛夫弃子?”夏美清脸色大变,“你这个小混蛋在胡说什么?我从来没结婚,哪里来的丈夫和孩子?!”
  
  巫茉茉:“哦,那就是未婚生子,然后抛弃了孩子吗?”
  
  “谁生孩子了?”眼见着周围的人不再看巫茉茉,而是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夏美清声音尖利到劈岔,“说了没有丈夫没有孩子!”
  
  闺蜜生气,姜妈连忙安抚,美目瞪了巫茉茉一眼,“闭嘴,我和你夏姨大学就是同学,你夏姨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哪里来的丈夫和孩子?”
  
  姜爸也是一脸失望,原本以为畏畏缩缩的女儿变了,没想到她不是变得高贵优雅,而是变得牙尖嘴利,“巫茉茉,谁教你的信口雌黄胡乱抹黑?”
  
  巫茉茉淡淡一笑,“信不信随便你们,我本来也不是来指点迷津的,而是来断绝关系的。走吧,姜先生姜女士,别忘了咱们今天的正事。”
  
  “茉茉,爸爸并不想跟你断绝关系。”姜爸浓眉皱了起来。
  
  “可是我想。”巫茉茉指了指大厅另外一侧的工作柜台,“姜先生看到了吗,那边就是递交起诉状的地方,要么咱们去办理断绝手续,要么,我去那边递交诉状。”
  
  夏美清啧啧两声,嘴巴一撇,“这究竟是谁教养出来的,不说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反倒学会了威胁父母。”
  
  周围群众的指指点点早就让贵妇姜妈无法忍受,她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让她丢脸的地方,一扯姜爸的胳膊,“跟她断!”
  
  姜爸深深地看了巫茉茉一眼,什么时候起,这个一心一意讨好家人的卑微女儿,变得这么凌厉了?
  
  “茉茉,爸爸最后再劝你一句,”姜爸语重心长,这个时候倒有了做父亲的样子,说出的话像是在真心为了女儿考虑:“就算你嫁入了名门望族,也需要娘家的支持。有父母兄弟站在你的背后,你才能挺直腰杆,夫家才不会轻慢你。”
  
  这样的话,巫茉茉并不陌生。在她做大巫医的时候,世家联姻确实如此。嫁人的女孩背后有父兄的支持,在夫家的日子要好过得多。相反,被父兄放弃的女孩,别说执掌中馈,就连夫君的敬重都很难得到,美妾进门甚至都不需要女孩点头。
  
  不过,她是大巫医,本就没有成亲的惯例,这一切也是听听而已,跟她没有关系。
  
  更何况,现在不是父兄放弃了她,而是她放弃了父兄,放弃了娘家。
  
  巫茉茉举起手里的证件,晃了晃,“姜先生,该去办手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