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天色还早,巫茉茉让保镖去了大药房,杂七杂八买了一堆的药。
  
  老爷子来她的小院时,正好看见她在把各种药物重新分成一份一份的。
  
  “怎么不让药房那边给分好?”老爷子有些奇怪,一般拿着方子去买药,药房都是按照份量给称好的,一包里头就是各种药都有,每次煎药用一包就刚好。而巫茉茉买的药,却是一大包里头只有一种。
  
  巫茉茉解释道:“要是看诊开方,方子是针对病患的情况开的,别人并不能通用,这种方子就算给人知道了也没关系。但有些是通用的,比如这一份,”她苍白的手指抓起一把药扔到电子秤上的纸包里,里面已经有十几种药物了,显然是她调配出来的,“这一份的效用是固本培元,爷爷能用,别人也能用。”
  
  晏老爷子略微一想就明白了,笑眯眯地问道:“这一份是给我的?”
  
  巫茉茉的手指很有准头,她扔到电子秤上的药物,基本都不用增减,一抓就是她需要的量,所以速度很快,没多会儿就分好了,“是给爷爷调养身体的。”
  
  晏老爷子开玩笑:“那茉茉就不怕我把这药物拆分出来又称重,这样可就记住你的方子了。”
  
  巫茉茉笑了笑,“将来我打算把这种固本培元的药做成药丸,大规模生产销售,利润归在巫医馆。爷爷,巫医馆里可是有阿迟的两成呢,您要坑亲孙子吗?”
  
  老爷子一愣,手上顿时被小黑猫挠了几道,他连忙哄道:“哈哈,开个玩笑,我怎么舍得坑阿迟和茉茉呢。”
  
  眼看着巫茉茉把给他的固本培元药物规整好,又开始分拣另外一种,老爷子好奇地问:“这种是什么功效?”
  
  “这是给小红吃的,搭配起来可是有毒的,人千万不能沾。”巫茉茉说着话,专门看了小黑猫一眼,“小黑,你也要离得远远的。”
  
  小红?小黑?
  
  老爷子嘴角一抽,好嘛,宝贝孙儿跟小蛇一个级别了。
  
  手指头被小黑猫愤恨地咬了几口,老爷子心疼地抱着自家宝贝孙儿离开了。
  
  “话说,茉茉应该没猜到你就是阿迟,要不要告诉她?”老爷子问。
  
  小黑猫啪啪打出两个字,【不要!】小爪子按在键盘上,带着股凌厉的气势。
  
  老爷子笑得不行,“是不是怕茉茉知道了有损你的颜面呀?”想想就好笑,清冷矜贵的晏家家主变成这么可爱的小猫,巴掌大一点点,还天天被媳妇抱在怀里,将来媳妇知道了,唉,恐怕夫纲不振啊。
  
  “喵!”小黑猫气鼓鼓地哼了一声,小屁股一扭,不看爷爷。
  
  “好了,说正事,阿迟啊,茉茉给我开的药,你说说,爷爷要不要吃?”老爷子最近确实身体不太好,自从宝贝孙儿昏迷不醒,他就再也没睡过安稳觉。他是需要调养身体,但对于巫茉茉开的要心里还是没底。
  
  【吃!】小黑猫毫不犹豫,他可是亲眼看见魏康平给巫茉茉做巫医认证,当时魏康平那震惊的脸色就跟见了神仙下凡似的,他怀疑巫茉茉是古代非常厉害的大巫医,身份尊贵的那种。
  
  “好,那爷爷就吃喽。”老爷子说着话,打开书房一角的大纸箱,“阿迟,这是猫砂盆,你要不要便便呀?哎呀,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爷爷又能看到宝贝孙儿便便了呢。”
  
  小黑猫:“……???”
  
  “喵!”我才不在猫砂盆便便!打死也不当着别人的面便便!
  
  小黑猫浑身炸毛,碧绿猫瞳睁得圆溜溜的,又是震惊又是愤怒,还带着点委屈。
  
  老爷子笑得不行,哎哟哟,想想这可是自家那个端方清冷的晏家主,越发好笑了呢。
  
  小黑猫为了证明自己,跳下来跑到了卫生间,嘘嘘过还自己按了水。
  
  “真是个能干的小猫呢。”老爷子毫不吝啬地夸奖,又从箱子里取出逗猫棒、小毛球等小玩具,“那小黑要不要来玩耍啊?”
  
  小黑猫眼睛猛地瞪大,“喵!”不玩耍!我可是高冷矜贵的晏家主!怎么能玩逗猫棒!
  
  “骨碌碌——”五颜六色的小毛球朝着小黑猫滚了过来,身体比意识的反应要快得多,也更加忠实,在小黑猫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扑住了一个粉融融的小毛球,甚至还开心地“喵——”了一声。
  
  小黑猫:“……”
  
  老爷子:“哈哈哈哈——”他可太开心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家孙儿这么可爱的一面。那可是晏家家主啊,平时高冷得一批,要是让外人知道晏家主会扑毛球,绝对会吓得下巴掉下来。
  
  小黑猫怒了,把小毛球拨弄开,跳上书桌,高傲地睥睨着地上的各种玩具——哼,我绝对不喜欢!
  
  老爷子眼睛一转,不行,下次他得想办法把大孙儿玩耍的样子给偷偷录下来,将来好偷偷回味。不过,在这之前,他得把宝贝孙儿哄好。
  
  *
  
  老爷子和巫茉茉、小黑猫一起吃了晚饭,不知道是不是变成猫本性也改变了,晏不迟平时并不喜欢吃鱼,今天吃的却大部分都是鱼,老爷子生恐扎到他,小心地把鱼刺剔得干干净净,只把白嫩的鱼肉放到他的盘子里。
  
  吃过晚饭,巫茉茉指导家里的佣人熬药,给小红吃的那一份是她自己动手,一直熬成浓稠的糊状,晾凉了才给小红吃。
  
  老爷子看得稀罕,“这是什么品种的小蛇,怪漂亮的。”
  
  巫茉茉苍白的指尖摸了摸小红蛇,“不是某种蛇,而是蛊,是巫医协会的魏会长练的蛊,我带它玩儿几天就还回去了。”
  
  说起蛊,老爷子还以为都是长相怪异又可怕的东西,没想到还能这么艳丽,“茉茉以后也会练蛊吗?”
  
  巫茉茉:“会的,不过我考虑雇佣员工,大部分的蛊会放在巫医馆,只有极个别会养在家里。”既然答应了要雇佣花朵朵,等巫医馆开业就让她来上班,花朵朵是蛊术向巫医,正好帮她照顾蛊虫。
  
  老爷子看着小红吃完了药糊,小蛇心满意足地躺平,看它的样子就十分餍足。
  
  “茉茉空闲的时候可以出门转转,挑一挑巫医馆的地址,定好位置了再按照你的喜好装修一下。”
  
  两人正说着话,巫茉茉的手机突然响了。
  
  巫茉茉盯着屏幕皱了皱眉,还是接了起来,“姜先生。”
  
  “让巫茉茉接电话。”男声低沉,说话时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
  
  “我就是巫茉茉,姜先生有话请直说。”
  
  对面似乎噎了一下,随即咆哮起来,“你连爸爸都不喊了?巫茉茉,你的教养呢?你的素质呢?你看看恬恬,在外人面前多么优雅,再看看你,连挺胸抬头都做不到,畏畏缩缩一看就是山沟里出来的!净给我们姜家丢脸!”
  
  巫茉茉的唇角勾起了一丝凉薄的浅笑。
  
  原主确实是山沟里长大的,巫奶奶正好来燕城,在路边捡到了她,等了好几天也没人来找,只好把她带回了南方。
  
  但这其中原主又做错了什么呢?
  
  她没有学过如何用一个叉子优雅而快速地吃下整个橙子,并且不会把汁水弄得到处都是,但她依然很努力地适应着姜家的生活。
  
  可她得到的,是一张毁容可怕的脸,和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姜先生,你是想告诉我,即便我毁容了,也能挺胸抬头,优雅地站在众人面前吗?”
  
  姜爸爸:“……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之前他还是希望这个女儿能向恬恬学习,就算不能成为国民初恋级别的存在,至少也可以交个像样的男朋友,对姜家有所帮衬。
  
  可现在,巫茉茉已经毁容了,再抛头露面引人评头论足,反倒对姜家的名声有损。再说,肯定会有人议论她的脸是怎么毁的,传来传去,万一影响了小儿子也不好。
  
  “姜先生的鼓励我记住了,我会挺胸抬头站在众人面前的。”
  
  女孩声音清冷,几乎听不出任何情绪。
  
  可姜爸的感觉却很不好,似乎有什么东西脱离掌控,要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而去。
  
  “茉茉,爸爸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这次爸爸回来给你带了礼物,就是你喜欢的那条裙子,纯白色缀了珍珠的那件,你不是想要很久了吗,开不开心?”
  
  “那是姜恬恬喜欢的,我从来没有表示过喜欢。”
  
  姜爸爸噎住了,仔细想想,他似乎并不知道巫茉茉喜欢什么。
  
  “茉茉,咱们是一家人,不管再怎么生气,这血脉是连着的,这样吧,你想要什么跟爸爸说,爸爸一定满足你,好不好?”
  
  “我只要断绝关系,姜先生,明天十点,民政厅见。”
  
  “你——”
  
  咆哮的声音还没响起,电话就被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