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败不堪的巫医协会,满心痛楚的老会长。
  
  眼前的一切清晰地告诉巫茉茉,在这个繁华盛世,巫医却走到了穷途末路。
  
  “会长……”花朵朵眼圈一红,扶着老会长坐到了椅子上,“您、您歇一歇,我来收拾吧。”
  
  老会长叹了口气,“还是我自己来吧,这些资料里的内容我最清楚不会弄乱了,就算咱们巫医协会关闭了,这些资料至少还记着咱们曾经存在过。”
  
  “会长……”花朵朵声音哽咽,话也说不下去了。
  
  “傻孩子,哭什么。”老会长摸了摸她的头,“你的那些闺蜜不是总嘲笑你嘛,这下你可以找一份正经工作,体体面面地进出高楼大厦,他们也就不笑话你了。”
  
  花朵朵抽噎一声,“可、可是我只喜欢做巫医。”她看向了旁边的巫茉茉,眼睛迸发出希冀的光,“那个,你真的要开巫医馆的话,我能不能去你那里打工?我可以不要工资的!”
  
  巫茉茉点点头,“可以,不过巫医协会为什么一定要关闭?”
  
  老会长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气,“因为整个华国、不,整个世界已经没有一家巫医馆了。”
  
  巫茉茉想到院门外那块饱经风霜的木牌,苍白的手指紧了紧,“那还有多少人从事巫医这一行?”除了开馆,也可以走诊的。
  
  花朵朵拿出手机给巫茉茉看,“只有十八个,咱们有个巫医app的,凡是注册的巫医都会列在app上,可以接单。”
  
  手机上有个简陋的“巫”字图标,点开后能看到全国注册巫医的姓名和接单数量,一共十八个人,燕城有两个——魏康平和费武。
  
  魏康平就是老会长,整个app上也只有他一个人接过零星的几单,其他人全都是零单。
  
  巫茉茉看向花朵朵。
  
  花朵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把精致的空气刘海挠得更乱了,“只有中级巫医才能接诊,我是初级的,初级蛊术向巫医。”
  
  看巫茉茉像是不太明白,花朵朵解释道:“咱们巫医分两个方向的,医术向和蛊术向,要是接诊的话,必须是中级或者高级,两个方向都可以的,像咱们会长,就是高级医术和中级蛊术。”
  
  巫茉茉皱起眉头,“可是我觉得,做为巫医来说,医术和蛊术是不分家的。”
  
  “话是这样说,可会蛊术的太少了。”魏康平说着话,拿起桌上的小瓷罐,瓷罐纯白,上面有很多细小的透气孔,他小心地打开瓷罐,里面慢吞吞爬出一只尾指粗细的小蛇,通体红色,鲜艳可爱。
  
  魏康平小心地引着小蛇爬到他的掌心,“医术能做到高级的人不少,可蛊术也只有我这个老头子做到了中级,像这样的蛊,也是我费尽心力才培育出的。我老啦,它跟着我也没什么用,可除了我,其他巫医蛊术都是初级,我想把它留给朵朵,只怕朵朵控制不住它反而会伤了自己。”
  
  花朵朵满脸羞愧,“对不起,会长,我让你失望了。”
  
  艳红小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慢慢地攀着老会长的手指,抬起了头。
  
  巫茉茉明白为什么巫医会没落了,“没有蛊术只谈医术的话……”这样失去了巫医的灵魂。
  
  话没说完,只见一道赤光划过,从老会长的手掌脱离,犹如电光直奔巫茉茉。
  
  “小心!”魏康平失声喊道。
  
  “啊——”花朵朵尖叫一声,想要挡在巫茉茉身前,却慢了一步。
  
  两人眼睁睁看着那小蛇撞向了巫茉茉,小黑猫浑身的毛都炸开,从巫茉茉的胳膊上凌空跃起,扑向那道赤光。
  
  姿势是优美的,可惜他初次当猫没经验,扑了个空。
  
  回头一看,那艳红小蛇已经缠在了巫茉茉的指尖,蹭来蹭去摇摆着小尾巴,那样子又是亲昵又是狗腿。
  
  巫茉茉苍白的指尖抚了抚小蛇,“它很可爱。”
  
  小黑猫莫名感觉到了威胁:“……”
  
  魏康平和花朵朵都惊呆了:“……”
  
  魏康平的蛊术虽然只是中级,但已经是最厉害的了,他费尽心力培育出来的小蛇,也该是最凶悍的才对,平时花朵朵都不敢靠近它的。
  
  可是你看看它现在,那摇头摆尾的样子,活像一只在跟主人撒娇的狗狗。关键是,巫茉茉并不是它的主人啊!它这相当于背主投敌了!
  
  “你——”魏康平难掩激动,清了清喉咙,“敢问,你可是高级蛊术巫医?”
  
  巫茉茉:“应该是吧。”她在自己长大的地方是满级大巫医,在这里应该算是高级的。
  
  “你真的要开巫医馆吗?”魏康平搓了搓手。
  
  巫茉茉:“是的。所以我希望巫医协会暂时不要关闭,至少等一段时间。”
  
  魏康平:“开医馆至少要高级,医术向或者蛊术向都可以。”说完,他想到什么,“你还没有做过巫医资格认证吧?”毕竟整个华国就十八个中级以上能看诊的巫医,他心里很清楚都有哪些人。
  
  “还没有。”巫茉茉弯腰将拼命挠着她长裙往上爬的小黑猫抱了起来,又把呲着小尖牙的一猫一蛇隔开,“我是巫茉茉,麻烦魏会长帮我做资格认证。”
  
  花朵朵很有眼力地在满是纸箱的屋里打扫开一块地方,又给两人都倒了茶,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把房门关上了。
  
  站在巴掌大的小院里,花朵朵一阵茫然。
  
  巫医协会关闭,从此就不会再有人认证做巫医了。而现存的十八个能看诊的巫医,其实大部分也早已放弃,毕竟,整个华国已经没有一个巫医馆了。
  
  再过上两三天,这个巫医协会就不复存在,巫医将成为历史。
  
  那个从天而降的女孩,她能通过巫医资格认证吗?她能开起巫医馆吗?
  
  就算她能开起巫医馆,又能坚持多久呢?
  
  花朵朵双手合十,认真地祈祷:“巫祖在上,求您让巫医延续下去吧,信女以后一定认真学习巫医之术,再也不熬夜打游戏了。”
  
  “别人嘲笑我做巫医,我也不生气了。”
  
  “我宁愿永远没有男朋友,也不想让协会关闭。”
  
  她正闭着眼睛碎碎念,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协会关不关闭,跟你有没有男朋友有关系吗?”
  
  花朵朵睁开眼睛,巫茉茉正站在附近看着她,平静的眼眸中有一丝好奇。
  
  “哦哦,因为我每次相亲的时候,男方一听我是巫医就吓跑了。”花朵朵说着话,眼睛朝着魏康平飘了过去。
  
  魏会长眼神空洞,神色恍惚,像是遇到了极为震惊的事情。
  
  花朵朵心头一沉,看样子似乎不顺利呀。
  
  巫茉茉抬起手,那只艳丽的小蛇还缠在她的手指间,死活不肯离去,“魏会长,那小红我就带走了,后天再给你送来。”
  
  女孩抱着小猫出了院子,花朵朵猛地反应过来,“会长,您的蛊虫!”
  
  “没事,它跟着巫茉茉肯定更开心,”魏康平声音飘飘忽忽的,“毕竟,她可是高级蛊术巫医。”
  
  “那也不能就这么让她把您的蛊——”花朵朵顿了一下,“什、什么?高级?蛊术?!”
  
  她揪住了魏康平的袖子,“会长,您说她是高级蛊术?比您还厉害?”
  
  “嘿嘿嘿嘿——”老会长笑得颇为神经质,“不止呢,她还是高级医术。”
  
  “这怎么可能?!”花朵朵惊呆了。
  
  要知道不管是医术向还是蛊术向,巫医都分为初级中级高级这三个等级,如果同时是高级医术巫医加高级蛊术巫医的话,那就会被认证成满级大巫医。可实际上,她看过巫医协会的记录,自从协会成立以来,从未出现过满级巫医。
  
  主要是从来没有高级蛊术巫医,魏康平做为会长,已经是最厉害的巫医,可他也只是中级蛊术加高级医术,离满级尚差一截。
  
  “哈哈哈哈——”魏康平越笑声音越大,几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朵朵啊,我们巫医……有救了!”
  
  *
  
  巫茉茉没听到小院的笑声,她已经出了胡同,坐车离开了。
  
  一个保镖开车,另一个在副驾驶,巫茉茉坐在后座,把自己的两只手分摊在两边,一只手给小红玩耍,另一只手抚摸着生气炸毛的小黑。
  
  红灯亮起,路边似乎有什么事发生,巫茉茉眼睛不经意地往车窗外看了一眼。
  
  一个大爷捂着胸口倒了下去,周围的人唰一下散开老远,生恐被讹诈了。
  
  巫茉茉的手指按到了车门上,刚想下车,老大爷身边就冲过去一个男人。
  
  那人身材高大,穿着醒目的黄色外卖员的衣服,单膝跪在老大爷身边,手中银光一闪,老大爷的胸口上扎了几根银针。
  
  不过片刻,憋得满脸青紫的老大爷长长地喘了口气,脸色恢复正常。
  
  外卖员扶着老大爷坐到路边,低声叮嘱了几句,骑着外卖小电车离开了。
  
  有惊无险,周围的行人也松了口气,笑道:“外卖小哥果然无所不能。”
  
  “可不是嘛,上次老板忙不过来,有个外卖小哥亲自上手炒菜。”
  
  “听说还有帮程序员写程序的!”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