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老爷子的提议,巫茉茉很是迟疑,虽然成亲了住在夫家理所当然,但她有自己的顾虑。
  
  “爷爷,我是个巫医,肯定要培育一些让人害怕的毒虫,还有些奇奇怪怪的花草。”
  
  老爷子一听,对她能救自己的孙儿更是信心大增,怪不得大师说孙儿的一线生机就系在巫茉茉的身上呢。这下更不想让她走了,“没事,家里你随便种花种草养虫子。”
  
  巫茉茉:“我养的虫子和花草,除了我自己,谁也不能碰。”
  
  老爷子:“没问题。”再说那可是蛊虫,谁也没那个胆子去碰啊!
  
  于是,在晏老爷子的盛情挽留下,巫茉茉留在了半山别墅。
  
  她没住正屋,也没住晏不迟的院子,老爷子让她自己选地方,巫茉茉选了个最僻静的院子。
  
  老爷子亲自带着她转了一圈,抱着小黑猫笑眯眯地说道:“茉茉,既然是你住的,就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来布置。”
  
  小黑猫:“喵喵。”
  
  老爷子温柔地揉了揉小黑猫的头,他一个不爱养宠物的人,怎么就跟这只小猫这么投缘呢,就算小家伙抓烂了他的短衫,他也气不起来,甚至还想多拿出几件短衫来给它磨爪子。
  
  管家带着几个黑衣保镖给巫茉茉布置房间,小黑猫挠了挠老爷子的胳膊,小爪子一抬,指着外面。
  
  老爷子纵容地抱着小黑猫往外走了。
  
  小黑猫一路走一路指,竟然指到了老爷子的院子。
  
  老爷子:“你这小家伙这么灵,知道这是我住的?”
  
  小黑猫抬着小爪子指书房。
  
  书房里有台电脑,是老爷子查看文件用的,小黑猫跳到桌上,按了开机。
  
  老爷子:“……你这小家伙是成精了吗?”
  
  电脑里都是机密文件,可不能让小黑猫乱碰,老爷子伸手抱起了它,小黑猫急得喵喵直叫,小爪子指着键盘,一双碧绿猫瞳眼巴巴地瞅着老爷子。
  
  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闪过,老爷子迟疑地问:“你是要打字?”
  
  “喵喵!”是呀!
  
  “真的成精了吗?”老爷子震惊地打开个空白文档,指了指键盘,“来,打字给爷爷看。”
  
  小黑猫抬起小爪子,啪啪啪,打了个【我】。
  
  老爷子惊呆了,“你这小家伙到底是碰巧还是——”
  
  一句话没说完,小黑猫又打了个【是】。
  
  老爷子神色变得严肃,身子绷得笔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眸光犀利。
  
  【阿】。
  
  【迟】。
  
  我是阿迟。
  
  老爷子不敢置信地盯着文档上的四个字,平时睿智儒雅的老者,此时呆成了木头。
  
  “阿迟,你怎么……变成猫了?”老爷子手指颤抖,轻轻揉了揉小黑猫的头,怪不得他一见面就喜欢这小家伙,原来是他的宝贝孙儿吗?
  
  【魂魄离体。】小黑猫打下这四个字,这还是巫茉茉见他第一面说的话。
  
  老爷子心疼得不行,看了看小黑猫后腿上包的纱布,想碰又怕弄疼他,“伤得严重吗?”
  
  【皮肉伤,没事。】
  
  “茉茉知道你是阿迟吗?”
  
  【不知道。】
  
  “茉茉说的那个蛊……”
  
  【应该是真的。】
  
  “你是怎么遇到茉茉又跟她在一起的?”
  
  【话长。】说来话长,懒得打字。
  
  老爷子:“……”
  
  小黑猫:【给她买衣服和化妆品,她从姜家出来什么都没带。给她钱,一百万以上。给她铺面,让她开巫医馆。】
  
  老爷子:“这就不嫌话长了?呵!”
  
  *
  
  巫茉茉没有摆很多家具,院子和厢房更是彻底空着,留作将来养花草虫蛊。
  
  收拾完了,才发现小黑猫不见了。
  
  巫茉茉找了一圈,老爷子抱着小黑猫进了院子。
  
  老爷子似乎心情很好,笑眯眯地问:“茉茉还缺什么吗?”
  
  巫茉茉摇头,“不缺什么了,谢谢爷爷。小黑……他要跟我一起留在这里,爷爷家里有人不喜欢宠物吗?”
  
  “小黑……呀。”老爷子笑得意味深长,没想到自家清冷矜贵的宝贝孙儿得了这么个名字,这下可以好好笑话他了,“家里就我跟阿迟两个,我很喜欢小黑,阿迟……也会喜欢的,你不用拘着小黑,让他随便跑就行。”
  
  “茉茉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老爷子问。
  
  巫茉茉:“下午我去巫医协会问一下情况,看看在燕城开巫医馆要什么条件。明天我去民政厅跟姜家正式断绝关系,然后我会去买些药物。五天后我要去参加一档节目。”
  
  老爷子愣了一下,他只是想让她提起巫医馆,好顺着话题给她送开巫医馆需要的铺面。
  
  现代的年轻人都不喜欢被家长管束,问得多了就会不耐烦,没想到女孩把行程交待得一清二楚,倒是个坦荡的孩子。
  
  老爷子:“这样啊,茉茉出门的时候跟管家说一声,家里的车多,你随便挑着坐。那些黑西装都是保镖,每一个都会开车,茉茉出门带两个。”
  
  “谢谢爷爷。”巫茉茉自己出门也是带护卫的,对保镖陪同并不反感。
  
  “说起来,茉茉要开巫医馆,选好地方了吗?”老爷子问。
  
  巫茉茉:“还没有,我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正式开馆。”
  
  “茉茉是有顾虑?”老爷子引着她往下说。
  
  “主要是铺面的租金太贵了,我要先看诊,等攒够了租金再开馆。”
  
  老爷子一拍手,“哎呀,这都是小事,咱们晏家的媳妇要开巫医馆,怎么能去租铺面呢?茉茉想要繁华路上的,还是幽静路上的,尽管跟爷爷说,多大的铺面爷爷手里都不缺。要不开成连锁店,十个店铺分散在燕城各处?”
  
  老爷子说着说着还兴奋起来了,“说起来,我们晏家的产业遍及各个行业,还真的没有巫医馆呢!这样吧,爷爷送茉茉十个铺面,每个都三层以上,全都转到茉茉名下,茉茉挑着开?”
  
  巫茉茉:“……”在她收集到的记忆中,燕城的铺面可是寸土寸金的。
  
  老爷子的手指绕着宝贝孙儿的尾巴,小黑猫碧绿猫瞳睁得圆溜溜的,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尾巴正在被爷爷握在手心把玩。
  
  “茉茉可别推辞哦,这是聘礼,”老爷子顿了一下,“……的一部分。”晏家家主娶妻,要是只送了十个铺面当聘礼,传出去那可真是要被笑掉大牙了。
  
  巫茉茉双眸微垂,静静思索片刻。
  
  女孩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种风骨傲然的气势,老爷子总觉得这样的气质不太像是山沟沟里养出来的。
  
  “长辈赐不敢辞,不过铺面我有一个就够了,等我的巫医馆开起来,阿迟和爷爷各占两成。”
  
  老爷子一摆手,“我就算了,阿迟那份也不——”手指被小黑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老爷子及时改口,“阿迟那份茉茉给他就是了。”
  
  两人说定,老爷子又给了巫茉茉一张卡,说是启动资金,也算是聘礼的一部分。
  
  午饭巫茉茉陪着老爷子一起吃的,小黑猫也有一盘子,老爷子给他夹了不少他平时爱吃的菜。
  
  午饭后休息了一个小时,巫茉茉出门,小黑猫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扑进她的怀里。
  
  巫茉茉带着小黑猫去了巫医协会。
  
  很小的一个胡同,车子都开不进去,巫茉茉抱着小黑猫步行进了胡同,一个黑衣保镖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
  
  沿着窄窄的胡同一直走到最里面,是个很小的院子,从外面看只有两间屋,院门侧面的墙上挂着牌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木头的四角有些缺损,字迹也略有模糊,但依然能看清“华国巫医协会”几个字,铁画银钩,很有风骨。
  
  院门是铁栏杆的,锈迹斑驳,饱经风霜的样子让巫茉茉推开它的时候都不由得放轻了力道。
  
  巴掌大的院子收拾得很干净,一间屋门关着,一间屋的门敞开着,只有一桌一椅,能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坐在桌子后低头玩着手机,桌子上的风扇呼呼吹着,将她额前精致的空气刘海都吹得翻了上去。
  
  “你好。”巫茉茉上前敲了敲敞开的房门。
  
  姑娘抬起头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放下手机,有气无力地回:“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巫茉茉:“我想开一家巫医馆,过来咨询一下需要办什么手续。”
  
  “巫医馆?”姑娘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你、你是认真的,还是故意来挑衅气人的?”
  
  巫茉茉:“我不知道你说的挑衅是怎么回事,反正我是认真要开一家巫医馆的。”
  
  她表情平静,说话时声音几乎没有起伏,显得格外冷淡,但就是这样的态度,让花朵朵觉得她是真的要来开巫医馆的。
  
  “会长!”花朵朵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狂风一般从巫茉茉身边卷了出去,卷到隔壁的房间,用力推开门,喊道:“会长!有人要开巫医馆!”
  
  巫茉茉也跟了过去,房间里一片狼藉,大大小小的纸箱堆满了地面,白发苍苍的老会长抬起头,苦笑道:“姑娘,我劝你不要开巫医馆,别浪费钱财和心力了。”
  
  “此话怎讲?”巫茉茉问。
  
  白发老者艰难地从纸箱堆里站起来,双手一摊,“这年头已经没有人相信巫医了,巫医馆开了也坚持不下去,姑娘,你的血汗钱会打水漂的。”
  
  老会长满眼痛楚,“你看,连我们巫医协会都要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