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里一片死寂。
  
  厨房里收拾的厨娘、在楼梯间清扫的佣人都极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又努力地支起耳朵想要听得更清楚。
  
  姜大哥走过来试图拉住巫茉茉,“茉茉,咱们是一家人,就算小时候你没在家里长大,但那也不是父母的错。打断骨头还要连着筋呢,断绝关系什么的话,再也不要提了。”
  
  巫茉茉退后一步,避开了他的手,“你是舍不得……”
  
  姜大哥眼神坚定,如果她问“是不是舍不得她”,他不会像母亲那样犹豫不答,他会告诉她,“是的,我舍不得你,舍不得任何一个家人。”
  
  巫茉茉:“……晏家的关系吗?”
  
  姜大哥:“……”
  
  确切的说,他确实是舍不得晏家的关系。如果说姜家在燕城也算是小豪门,晏家那就是真正的世家望族,平时他们连晏家宴会的请帖都弄不到手的。
  
  可是晏家的掌权人突然昏迷不醒,晏家的老爷子什么办法都想过了,晏家家主也没能醒来。据说有位大师给出了主意,测算了生辰八字,说晏家家主的一线生机就在这个八字上。
  
  而这个生辰八字,就应在了巫茉茉的身上。
  
  能攀上这样的望族,对姜家人来说犹如范进中举,要不是晏家家主情况不妙据说随时都会死去,他们其实更愿意让姜恬恬来与晏家联姻。
  
  就算晏家家主真的撑不过去死了,姜家做为晏家的亲家,这层关系是不死的。
  
  但如果巫茉茉跟姜家断绝关系,那他们好不容易才搭上的晏家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姜大哥确实舍不得晏家的关系,但这话怎么能明着说出来。
  
  巫茉茉笑了笑,“我不过是你们送给晏家的人情,被你们哄着领了结婚证,但婚能结就能离,不同意断绝关系的话,我就去晏家大闹一场,我倒是要看看,晏家会不会迁怒姜家?”
  
  她这鱼死网破的势头吓到了姜大哥,他们把巫茉茉送给晏家是为了讨好对方,要是为此结了仇可就麻烦了。
  
  晏家家主昏迷不醒,肯定是要静养的,她要是真的去大闹一场,晏家老爷子绝对会勃然大怒,姜家可承受不起晏老爷子的怒火。
  
  倒不如平平静静地断绝关系,晏家老爷子那里早就知道巫茉茉是他们拱手送上的,就算断绝了关系,晏家老爷子也能记着他们这份情。
  
  电光火石间,姜大哥已经想明白了孰重孰轻,他点点头,“我同意断绝关系,但是要等父亲回来。”
  
  巫茉茉颔首,“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上午十点整,民政厅门口见。”
  
  说完,她抱着小黑猫出了门。
  
  “等、等一下——”身后传来姜恬恬急促的呼喊,她追了上来,满脸愧疚,眼睛里闪着伤心的泪光,声音哽咽,“茉茉,你是不是因为我才想要离开这个家的?我、我可以走,你留下吧,毕竟你才是姜家的亲生女儿,我才是那个外人,呜呜。”
  
  巫茉茉面无表情,“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说正事。”
  
  姜恬恬噎了一下,险些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眼看着一分钟时间要过,巫茉茉转身就走,她连忙拉着她,“好好好,我说。”
  
  伤心的泪珠还挂在脸上,姜恬恬却没时间演绎姐妹离别的感人场面,她生怕巫茉茉就这么走了,表情还没从悲痛中切换出来,以至于神情颇有几分扭曲,“五天后你要陪我参加一档节目的,你没忘记吧?”
  
  巫茉茉低下头,苍白的手指漫不经心地顺着小黑猫的毛。
  
  小黑猫敏感地察觉她的心情再度变得糟糕,歪着小脑袋蹭了蹭她的手。
  
  “没忘,毕竟如果不陪你参加节目,就要赔给你一百万,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钱。”
  
  事实上,这也是造成原身自杀的最直接原因。
  
  前些天姜家小弟过生日,姜恬恬借机灌醉了原身,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哄着她签了合同,要陪着姜恬恬参加一档真人秀,违约金一百万。
  
  原身容貌严重受损,平时在家都是基本不出房门的,让她顶着毁容的脸去参加节目,暴露在镜头前,让全国的观众评头论足,可想而知那是多大的压力。
  
  宿醉清醒后,原身也找过姜恬恬,试图拿回签好的合同,姜恬恬笑盈盈地拒绝了,“哎呀不可以哦,我都跟导演那边签好协议了,不去的话要赔二百万违约金的,咱俩一人一半,合同里写好了呢,茉茉你仔细看看,不可以耍赖哦。”
  
  原身上大学用的是收养她的巫奶奶留下的钱,以及自己打工兼职赚来的,她刚刚大学毕业,还没开始工作,手里不过有一两万,去哪里弄来一百万?
  
  姜家这边只要姜恬恬撒个娇,是绝对不会给她钱好去违背姜恬恬的意愿。
  
  巨大的压力下,原身选择了自杀。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巫茉茉轻声道。
  
  姜恬恬有种奇怪的感觉,这话似乎并不是对着她说的。可这里一共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是对她说又是对谁?
  
  “那我就等你喽,不见不散呦。”姜恬恬笑容甜美,声音欢快。
  
  巫茉茉眼眸一抬,嘴角抿了个凉薄的浅笑,“好呀,不见不散。”
  
  *
  
  从姜家出来,巫茉茉戴上了口罩。
  
  她倒不是在乎旁人的目光,而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抱着小黑猫,她缓步走在林荫路上。
  
  小黑猫心情沉重,如果他不是猫身,她的这些麻烦都不是个事,不管是跟姜家断绝关系也好,还是那个什么破节目也好,或者说一百万一千万,他都能随手帮她解决。
  
  可是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苦。
  
  小爪子搭在她光洁的胳膊上,晏不迟思考着自己如何才能帮到她。
  
  巫茉茉脚步停了下来,她已经走出了小区,站在大街上,看着车水马龙,高楼林立,颇有几分震撼。
  
  脑子里的画面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可真是一个繁华得令人震惊的世界。
  
  “去哪儿呢?去巫医协会问一问在燕城开巫医馆的要求?”因为原身跟着巫奶奶学过一点点巫医之术,还曾经想过去巫医馆打工,所以她有了关于巫医协会的记忆。
  
  “不,还是先去晏家吧。”
  
  小黑猫吓了一跳,她难道真的要去晏家闹事?!
  
  察觉到了他的不安,巫茉茉苍白的手指安抚地揉了揉小脑袋,自言自语道:“书里写巫茉茉沉湖自尽,不久之后,晏家主也撒手人寰。可现在我这个巫茉茉已经活了,我得去看看那位晏家主还有没有的救。”
  
  晏不迟:原来我不仅英年早婚,还英年早逝?
  
  “毕竟,”巫茉茉捏了捏眉心,表情颇有几分苦恼,“那也是我名义上的夫君呢。”
  
  晏·小黑猫·夫君:“……???”
  
  巫茉茉走了两步,又停下了。
  
  小黑猫:……干嘛?难道不去了?这么快就把你夫君忘了吗?!
  
  巫茉茉揉了揉他的头,“我饿了。”
  
  她左右张望,又看了看怀里的小黑猫。抱着猫很多店都没法进,就算进了,也不能用店里的盘子或者碗来让猫吃饭。
  
  想了想,她在一家早餐店买了包子和豆浆,打包拎到了附近的小亭子里。
  
  袋子摊开,巫茉茉把每个小包子都掰成四块,豆浆插上吸管,“小黑,这份是你的。”
  
  另外一袋包子和豆浆则是她自己的。
  
  晏不迟很抗拒“小黑”这个名字,但是他抗拒不了香喷喷的小包子,他可是好几天都没吃东西了。
  
  一人一猫美滋滋地吃着早餐,旁边传来一声惊呼,“哇,这猫好可爱,它还会用吸管呢!”说着话,一只白胖胖的小手伸了过来。
  
  巫茉茉手速极快,胳膊一伸就挡住了。
  
  “干嘛,摸一下都不行吗?”小女孩嘟起了嘴唇。
  
  “不行。”巫茉茉十分干脆。
  
  “小气鬼!不过是个臭猫,神气什么?!”小女孩跺了跺脚,刚想撒泼,突然看到了巫茉茉的脸,她因为在吃饭已经摘掉了口罩。
  
  “啊——有鬼——”小女孩尖叫着跑开了。
  
  巫茉茉神色平静地吃完了包子,晏不迟觉得她肯定是古代的贵族,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哪怕是十块钱的早餐,依然吃出了龙肝凤髓的气势。
  
  巫茉茉从包里翻出湿纸巾,给自己擦拭干净,又给小黑猫擦了擦嘴巴和爪子,重新戴上口罩,收拾了垃圾,抱着小黑猫来到公交车站。
  
  她研究了很久的站牌,也没解决“如何坐公交去晏家”这个难题。
  
  再看到公交车上挤得满满当当的人,一个紧挨着一个,巫茉茉的脸色变了。
  
  晏不迟偷偷地观察了一会儿“古代女孩”被公交车吓到的好笑场景,等欣赏够了,这才拍了拍她的胳膊,小爪子一抬,示意她看出租车。
  
  “哦——”巫茉茉如释重负,原来还可以坐出租车,不用跟别人挤,也不用知道该怎么规划路线。
  
  主要原身是个节俭的女孩,基本从不打车,巫茉茉也就忽略了出租车。
  
  等了一会儿,拦到了一辆空车,巫茉茉抱着小黑猫上了车,把记忆中晏家家主住的半山别墅地址告诉了司机。
  
  出租车速度比马车要快得多,巫茉茉盯着车外飞逝的行道树,心里有些难过:
  
  这样一个繁华盛世,科技惊人,巫医却走到了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