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男孩子呀。”
  
  一句话就让小黑猫炸了毛,他用力挣扎起来,可是巴掌大的小猫能有多大力气,巫茉茉一根手指头就把他降伏了。
  
  “羞什么,你现在是猫,很小的猫。”
  
  小黑猫:猫就猫吧,你为什么要强调很“小”?!
  
  在巫茉茉手下毫无反抗之力,小黑猫默默地抬起了两只前爪,捂住了脸。
  
  女孩似乎很擅长医治,不过片刻就给他包扎得整整齐齐,干净的纱布裹在腿上,有种奇怪的严谨整肃之感。
  
  房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姜家小弟像个小炮弹一样冲了进来,巫茉茉身子一旋,避开了他的路线。
  
  姜小弟收势不住,肚子撞在了桌角,他痛得大叫一声,声音尖锐:“巫茉茉!”
  
  姜小弟扶着桌子,看到雪白的毛巾上躺着一只小黑猫,眼睛猛地睁大,再看看小黑猫的腿上缠了纱布,愤怒地控诉:“这医药箱从来都是我用的,你给我涂药、包扎,现在却给一只臭猫用了!”
  
  巫茉茉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慢条斯理地收拾着医药箱。
  
  见她不理人,姜小弟委屈了,“你不知道我今天晚上梦见你死了的时候多难过,大半夜还闹着让哥哥起来找你,我对你多好啊,你、你却这么冷淡。”
  
  巫茉茉终于看了他一眼,平静的眸光里没有任何情绪。
  
  不知为何,这样的巫茉茉让姜小弟感觉十分陌生,他有种直觉,那个温柔包容会给他包扎伤口的姐姐再也不会出现了。
  
  “滚出去,别再让本——”她顿了一下,“别再让我看到你。”
  
  姜小弟惊愕地望着她,完全没料到温柔的姐姐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
  
  巫茉茉往身上摸了一下,没有摸到往日惯用的金针,向来平静淡泊的心绪有些烦躁,这应该是原身残留的情绪——“她”不想见到这个所谓的小弟。
  
  巫茉茉抓起了桌上的剪刀。
  
  姜小弟察觉到了什么,尖叫一声冲了出去。
  
  巫茉茉走过去反锁了房门,收拾了医药箱,拉开衣柜,看着里面的衣服,在衣柜前站了片刻。
  
  在小黑猫看来,她似乎在发呆,好像不知道该选哪件衣服穿才好。
  
  苍白冰冷的手指探了出去,挑了一件长及脚踝的裙子,女孩转身进了卫生间。
  
  晏不迟趴在雪白的毛巾上,静静地数着时间,果然,足足过了有五六分钟,里面才响起水声。
  
  他十分确定——
  
  她不是人,或者说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对一切都很陌生,但又能接收到记忆,所以,她面对新的事物总要呆呆地反应一会儿。
  
  她不是巫茉茉,至少不是姜家的女儿巫茉茉,那个巫茉茉已经死在冰冷的人工湖里了。
  
  他千辛万苦才找到姜家,后腿还受了伤,可是并没有在姜家别墅找到巫茉茉——那个据说与他八字相合能让他神魂稳固的女孩。
  
  他不知何去何从,在人工湖边思索猫生的时候,她出现了,从湖底冒了出来。
  
  她说他是魂魄离体,又说两人情况一样,那就意味着她也是魂魄离体。只不过他的魂魄变成了一只小黑猫,她的魂魄则是进了巫茉茉死后的身体。
  
  就是不知道,她原本是什么人?
  
  她刚出水面,眼眸微阖,双臂伸开等着人更衣服侍的样子,倒像是古代的贵族。
  
  卫生间的水声停了,比预料的时间更长些,女孩才从里面出来。
  
  晏不迟估计她思考如何接受并穿上现代人的衣服用了些时间,不过她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完全看不出别扭,只有目光落在裸露的胳膊上时,隐约看出些不适应。
  
  原来是个保守的古代女孩呀。小黑猫的眼睛眯了起来。
  
  “古代女孩”找到了背包,从包里摸出了最先进的现代装备——手机。
  
  她平静淡漠的情绪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苍白的指尖好奇地在屏幕上戳戳戳,晏不迟眼睁睁地看着她把所有的APP都戳了一遍,点到外卖软件的时候,她兴奋得坐直了身子。
  
  “小黑,你要吃猫粮还是饭菜?”她问。
  
  “喵?”小黑是谁?
  
  巫茉茉举起左手,“猫粮。”又举起右手,“饭菜,人类的饭菜。”
  
  晏不迟终于知道她口中的小黑是谁了,他很想有骨气地抗议这个名字,奈何腹中空空,他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碧色的猫瞳看向了她的右手。
  
  然后,晏不迟就看着她把酸菜鱼、辣子鸡丁等等一大堆的菜加入了购物车,杂七杂八足足有十几样。
  
  晏不迟拍了拍她的手,小爪子在手机屏幕的上沿点了点。
  
  “嗯?”巫茉茉不解,目光在手机上看了会儿,“哦……”
  
  现在是凌晨五点,估计不会有人接单的。
  
  晏不迟看着“古代女孩”有几分沮丧,这些小情绪倒是让她更鲜活了几分。
  
  她略微出神,“我小憩片刻。”
  
  巫茉茉用手按了按床铺,席梦思优越的弹性让她有些吃惊,她躺了下来,身体平直,双手搭在腹部,睡相十分严肃。
  
  只是一小会儿的工夫,她做了梦。
  
  这个世界竟然是一本小说,小说的女主就是姜恬恬,她纯洁优雅,天使般善良可爱。
  
  而原身巫茉茉的存在,不过是给姜恬恬提供了一个富家千金的身份,以及搭上望族晏家的桥梁。
  
  巫茉茉睁开了眼睛,坐起了身子。
  
  虽然女孩向来没什么表情,但晏不迟直觉她似乎心情不好,而且,她才不过睡了一个小时。
  
  “古代女孩”举起了左手,“留在这里。”又举起了右手,“跟我离开。”
  
  晏不迟:“喵?”
  
  巫茉茉:“这个家让我很不舒服,天亮我就离开,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晏不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右手。
  
  巫茉茉先收拾了一下重要随身物品以及各种证件,原身十七岁才回到姜家,为了不影响姜恬恬,姜家的人并没有让她改姓,也没有把她的户口迁入姜家,对外则是宣称原身是收养的养女。
  
  这倒是方便了,不用再把户口迁出去。在巫茉茉生活的时代,户籍很重要,做游民可是很危险的。
  
  她小心地收好了身份和户口证件,随手翻开一个红本本。
  
  竟然是个结婚证,男方晏不迟,女方巫茉茉。
  
  猝不及防,巫茉茉和小黑猫都惊呆了。
  
  晏不迟:……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英年早婚了?!
  
  巫茉茉:……都有夫君了吗?!
  
  巫茉茉扶额,表情有几分无奈。
  
  她是大巫医,按理不会成亲,而且在她的观念里,成亲了也不会轻易和离。现在突然多出来一个夫君,甚是棘手。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她叹了口气,飞快地收拾好了各种贴身重要物品,又拎出个行李箱,想要收拾衣物的时候突然顿住了。
  
  她接受到的记忆有些模糊,不确定哪些衣服是花了姜家的钱。
  
  巫茉茉迟疑,还是把行李箱推了回去,只背起了单肩包,抱起桌上的小黑猫下楼。
  
  姜家四人已经坐在餐桌边,因为昨晚的闹剧,四人都没休息好,看起来有些萎靡。
  
  瞅见巫茉茉背着包抱着小黑猫,姜妈的脸沉了下来,“我们家不许养宠物!你要么把它送人,要么就直接扔到大街上去,自己选一个。”
  
  巫茉茉神色平静:“我不会留在这里,我们断绝关系。”
  
  “……你说什么?!”姜妈的声音猛地拔高。
  
  姜大哥表情严肃地放下了筷子,姜恬恬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惊喜,又连忙低下了头遮掩。只有姜小弟一脸茫然,“什么断绝关系?”
  
  “华国现行的律法,血亲间可以断绝关系,这是法律认可的。”巫茉茉的记忆里关于这一点非常清晰,应该是原身专门查过。
  
  “啪——”姜妈愤怒地把筷子拍在了饭桌上,贵妇的优雅气质荡然无存,“姜家是缺你吃还是缺你喝了,你要搞这出?”
  
  “怎么,你是舍不得我吗?”巫茉茉问。
  
  姜妈突然就卡壳了,神色尴尬。
  
  巫茉茉:“我十七岁来到姜家,没有改姓,没有迁户口,我上学的学费用的是奶奶留给我的,还有大学兼职的钱,我没有花过姜家一分钱。”
  
  姜大哥站了起来,“茉茉,大哥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过断绝关系太极端了,要不这样,哥哥送你去度假,你好好休养一下,好不好?”
  
  顶着一张毁容的脸,原身连卧室的门都不愿意出,还说什么度假?
  
  巫茉茉摇头,“我只要断绝关系,今天就去。”
  
  “我不同意!”姜小弟终于听明白了,尖叫着反对。
  
  巫茉茉:“你们要是不同意,我就起诉,起诉姜乐怿故意纵火致我伤残。”她苍白的指尖点了点自己因为烧伤而极为恐怖的脸颊,“这就是证据。”
  
  “你——”姜小弟吓坏了,眼泪一下子冒了出来,“我都道歉了!”
  
  巫茉茉笑了笑,姜小弟从她的笑容里似乎看到了往日温柔包容的姐姐,他哭声一停,就听见她淡漠的声音响起:“毁了别人的容,道个歉就行了?要是道歉有用,要警察叔叔做什么呢?”
  
  “我知道你还小,就算起诉你也不用进监牢,但是,”她冰冷的目光扫过餐桌边的四人,“养出一个试图放火烧死姐姐的孩子,事发后又极力遮掩,呵呵。”
  
  小黑猫窝在她的怀里,感觉她的指尖颤抖了两下。
  
  气坏了吗?他用小爪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
  
  “要么断绝关系,要么被我起诉,姜家名誉扫地。”巫茉茉抬起下巴,“你们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