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明月皎皎,星辰寥寥,草叶间偶尔几声虫鸣,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悠长。
  
  “哗啦——”一声,平滑如镜的湖面突然荡起层层涟漪,一道身影破开湖面从水下冒了出来,长发犹如海藻般散在身后,白色的长裙裹着身体,在白惨惨的月光下,犹如女鬼出水。
  
  她慢慢抬起眼眸,跟岸边一只小黑猫对上了视线。
  
  小黑猫不过巴掌大小,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一双碧色瞳眸睁得溜圆,戒备地盯着水里的女鬼。
  
  没错,绝对是女鬼,因为他在这里发呆了两个小时,中间并没有看到有人下水,除非这人在他来之前就在水底。
  
  在水里待了两个小时以上的,绝对不是人!
  
  他下意识想要逃开,受伤的后腿传来一阵剧痛,小黑猫一头扎在了草地上,小尾巴懊恼地甩了一圈。
  
  “来人。”女鬼淡淡地唤了一声,双臂平伸抬起,眼眸半阖,等人来服侍更衣。
  
  半晌,无人回应。
  
  她皱起眉头,神色几分不悦,慢慢环顾四周,清冷的眸子里划过疑惑。
  
  她看向岸边的长椅,脑子里就出现了关于长椅的记忆,“她”曾经在这里坐过。
  
  她看向附近的小路,脑子里就出现了关于小路的记忆,“她”曾经在路上走过。
  
  她的视线寸寸掠过修剪平整的草坪,渐渐投向远处,在她的目光凝落处,一栋三层的楼宇突然亮起了灯火,那里是“她”的家。
  
  别墅大门打开,几道身影冲了出来。
  
  最前面的是她的大哥,睡衣外仓促地披了一件西装,修长的手指握着强光手电筒,光柱在周围的大树、灌木、花丛中胡乱扫过。
  
  大哥身后是她的小弟,他眼睛红肿,死死地揪着大哥的衣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真的梦到她死了,她自杀了!她不要咱们了!”
  
  小弟的身后是她的妈妈,保养得宜的贵妇脸上尽是不耐,说话也带了几分气恼:“死了才好!大半夜不睡觉瞎折腾!”
  
  妈妈的旁边是姜恬恬,她一手拎着裙摆,跑动的样子优雅得像是一只小鹿,一看就知道专门练习过如何在惊慌的状态下跑出赏心悦目的姿势。
  
  姜恬恬扶住姜妈的手臂,声音轻柔地劝解:“妈别生气,还是找找吧,毕竟这么晚了茉茉也没在房间里,万一真的出事就不好了。”
  
  “她能有什么事?整天吃饱喝足在房间里一躺连门都不出!”姜妈的脚在草丛里崴了一下,顿时更加气恼,“小怿,你既然梦见她自杀了,那她是上吊还是跳楼?”
  
  大哥顿了一下,手电筒唰一下扫向身后的别墅——巫茉茉的卧室里没人,上吊难道是找了个空房间?要是跳楼的话,从三楼跳下来应该不会死。
  
  小弟抽抽噎噎,“她跳进湖里淹死了。”
  
  别墅区只有一个人工湖,大哥的手电筒唰一下扫了过来,光柱直直地打在湖心的女孩身上,她静静地站在湖水里,脸色苍白,浑身湿透,水珠从她的长发滴落,啪嗒一声落进湖水中,击开浅浅的涟漪。
  
  “啊,有鬼——”姜恬恬失声叫了起来。
  
  大哥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抖,距离有些远,他其实看不清巫茉茉的表情,只觉得她站在湖水中,静静地望着他们,眸光清冷而淡漠,像是在看着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不,甚至连陌生人都不算,大哥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此时的巫茉茉眼中,他们可能就跟砖瓦石块差不多。
  
  “巫茉茉!你干嘛大半夜故意吓人!”小弟已经跑了过去,愤恨地挥着胖拳头,“我梦见你跳进湖里自杀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大哥心中的感觉更加诡异,小弟无缘无故地半夜大闹,说是巫茉茉自杀已经死了,结果巫茉茉真的不在房间里。刚才小弟说巫茉茉是跳湖淹死的,结果巫茉茉真的在人工湖里。
  
  “小怿。”大哥拎住了小弟的后衣领,“你是不是跟茉茉联合起来,故意恶作剧?”
  
  “小怿!”姜妈看见巫茉茉无声无息地站在远处的湖水里,怒气达到顶峰,“你这个月的零花钱没了!”
  
  小弟震惊又委屈,“为什么?我什么也没做!”
  
  姜恬恬摸了摸他的头,“还嘴硬,你要不是跟茉茉联合,怎么知道她没在房间里,又怎么知道她在人工湖这里?”
  
  小弟大喊,“我是梦到的啊!我可没有恶作剧!”
  
  附近的别墅有人开了灯,姜妈压低了声音,“别喊了,三更半夜的,丢人现眼!”
  
  四人说着话,已经走到了人工湖边上,大哥晃了晃手电筒,压着声音喊她:“茉茉上来。”
  
  湖水中央的女孩终于动了。
  
  她走得漫不经心,动作却透着高高在上的优雅,仿佛尊贵的女王刚刚沐浴过,从白玉砌成的浴池中上岸。
  
  姜家四人不知为何,面对平时唯唯诺诺的女孩竟然大气都不敢出,似乎唯恐惊扰了她。
  
  她停在岸边,低下头,眸光淡淡,瞅着那巴掌大的小黑猫。
  
  小黑猫的腿受伤了,鲜血淋漓,他逃不开,只能炸起飞机耳,呲出小尖牙,威胁地吼了一声。
  
  “喵嗷——”
  
  声音刚刚从喉咙出来,整个小身子就被捞了起来,她下手极快,动作却轻柔,完全没有弄疼他。
  
  “魂魄离体?”她皱起眉头,“跟我是一样的情况。”
  
  小黑猫整只猫都僵住了。她声音很低,不远处的四个人没听到,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问题,也许她有办法解决?
  
  小黑猫仰起脸,碧眸惊喜地看着她。虽然她脸色苍白似女鬼,半边脸还毁了容,但在小黑猫眼里,无异于圣洁天使。
  
  她叹了口气,“可惜我不擅此道,解决不了咱们两个的困境,你要无处可去,就先留在我身边吧。”
  
  小黑猫呆了。
  
  光洁的玉足踩着草坪,白色的裙摆滴下水珠,苍白的女孩抱着纯黑的小猫,走向远处的别墅。
  
  明明一人一猫都很狼狈,姜家四人却像是被扼住了喉咙,没有出声打扰。
  
  等到那纤弱的背影消失在别墅大门,四人才突然回神。
  
  “她那是什么态度?!”姜妈快要气炸了,大半夜睡得好好的被小儿子闹醒,非要哭着喊着找巫茉茉,说她自杀了。结果好不容易找到巫茉茉,别说道歉了,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们,就那么视若无睹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了。
  
  “妈,咱们也赶紧回去看看吧。”姜恬恬心中毛毛的,总感觉事情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大哥率先往别墅走去,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虽然是小弟联合了巫茉茉恶作剧,但总觉得有一丝违和。
  
  *
  
  巫茉茉站在别墅大门处,目光扫过客厅的沙发、茶几、巨大的电视机。
  
  她感觉到了抗拒——那应该是原身残留的情绪,“她”并不想回到这个家里。
  
  小黑猫被她抱在怀里,女孩的身体在湖底泡了太久,冰冰凉凉,还带着未干的水渍,委实说不上舒服。不过她抱着他的姿势看起来随意,却很好地照顾到了他受伤的腿。
  
  见她站在门口打量客厅,小黑猫动了动脑袋。
  
  巫茉茉冰冷的手指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迈步朝着楼梯走去,她走得很慢,到了三楼最角落,对着白色的房门看了片刻,拧开了门把手。
  
  卧室不大,带了个很小的卫生间。
  
  巫茉茉站在洗漱台前,看着镜子里的女孩。要不是整个右脸都布满了恐怖的疤痕,她几乎要以为这就是自己。
  
  原身的眉眼跟她生得一模一样,名字也叫巫茉茉。她是大巫医,而原身小时候也跟着收养她的老人学过一点巫医之术,
  
  巫茉茉对着镜子看了片刻,从柜子里取了新的毛巾,铺在桌上,裹着小黑猫擦了擦。
  
  小黑猫略略挣扎。
  
  “别动,你受伤了不能洗澡,只能先擦一下,擦完了给你上药。”她手指轻柔,擦拭片刻就离开了。
  
  小黑猫窝在雪白的毛巾上,看着她打开衣柜,从最下面一层拿出医药箱。
  
  她把医药箱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最终选了一瓶不明的药粉,“这药粉不是很好,不过现在手头只有这个,幸好你的骨头没断,只是皮肉伤。”
  
  她把小黑猫摆成仰面的姿势。
  
  小黑猫知道她要上药,乖乖地躺着,任由她拉起受伤的后腿,露出柔软的肚皮。
  
  巫茉茉:“是男孩子呀。”
  
  小黑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