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人类 > 28、立太子

28、立太子


  面对气势汹汹的诸侯们,幽王的怒火被瞬间点燃。
  接跳诸侯面,一张嘴口吐芬芳:“们这群吃里爬的老东西!当着我的面逼宫?真以为我不敢砍死们吗?”
  申侯不甘示弱,高声喊:“宜臼是太子人选,我们为皆顺应祖宗礼,敢问子,我们何错有?请子不一错再错了!”
  “说我错了?”幽王突暴跳如雷,大声的怒喝:“内卫!”
  一群甲士随冲将进来,在场的诸侯们团团围住。
  日里骄横跋扈的诸侯们见晃晃的甲胄,一个个像乌龟一样缩着头不动。
  幽王俯瞰诸侯:“们不是讲条吗?来!一个个上来讲吧!”
  比诸侯,申侯倒是现非凡的气概来:“可以现在杀了我,可日,日,绝不会超过一个月,西戎的军队会剁肉酱。周朝业,将在手里葬送!有何颜面见周朝先祖!”
  我打了个喷嚏,感觉身在背里说我坏话。
  “不知死的老东西!”幽王拔青铜宝剑,两步冲申侯面,用剑尖恶狠狠顶着申侯的胸口:“老东西,信不信我现在刺死?”
  申侯毕竟是久经沙场,眼神中没有一丝惧怕,硬是上走了半步。
  剑锋刺破了的衣服,鲜血顺着剑刃流淌了幽王的手上。
  幽王被申侯的举动吓,不自觉的退了半步。
  这一退,幽王的气势消了大半。
  申侯一子掌握了动权。
  申侯的气势陡升,用手指着幽王的头大吼:“姬宫湦!底死?”
  幽王的小手像帕金森一样止不住的颤抖,小脸憋的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是不敢流來。
  哎,在申侯面,幽王还是显太稚嫩啊!
  虢石父的应非快,见势不妙,一抓住幽王的肩膀:“子,咱们有商。”
  幽王咬牙切齿的缓了半劲,青铜剑却是迟迟不愿放。
  虢石父频频给我眼色,让我赶紧来救场。
  我真奇了怪了,怎什找我。
  子和一手打仗。
  二手劝架。
  关我手什?
  我是过来开会的,中午吃个工餐回了。
  怎突让我站队了呢?
  我讨厌的是这。
  ,吵架的双方和,来劝架的被打了。
  来我的小脑袋瓜拿来用一用了。
  我伏在幽王的耳边,劝说:“您是子,是诸侯,们的身份不,您又何必如呢。再说您才二十几岁,申侯已经半截子入土了,咱们来日方长。”
  我这个彩虹屁拍的舒服,幽王自的青铜剑放了来。
  眼泪不打转了,嘴巴不列歪了。
  生又充满希望了。
  我又屁颠屁颠的跑申侯旁边,贴在的耳边说:“您长子几十岁,是子的岳父,跟小孩子较劲,岂不是堕了您长的美名?再说您和子是一人,再大的是嘛,现在诸侯们在,别让人了咱们的笑话。”
  申侯若有思的点了点头,又幽王有退让,不再执争执了。
  没错。
  这招是人类几千的文结晶。
  官场的胜宝。
  决人类有争端的终极武器。
  和稀泥!
  放则,没什不和稀泥的。
  什?
  问我的态?
  我的态吗?
  不。
  我是一根搅屎棍。
  们是一坨屎。
  搅屎棍和屎的态吗?
  不。
  了,安抚子和申侯,该安抚这诸侯们了。
  我让子赶紧撤掉这兵士。
  这是谁兵藏在这里的?
  真是包藏祸心。
  什?是我的军?
  来我回以开个组织生会。
  让这人自我检讨。
  们在这里埋伏,竟连我不知。
  砍死子小,万一砍死我怎办?
  兵士撤走,诸侯们不再是缩头乌龟了。
  们一个个生龙虎了来。
  是啊,水浅王八,遍是大哥。
  这群生在大海里的乌龟王八蛋什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会怕这兵士?
  诸侯中数晋侯现为跃。
  跟申侯不,是姬姓宗亲。
  郑友迁,接替了郑友的司徒,顺章的为了旧贵族势力的。
  别问为什这个不是我。
  我是个混子,我谁不。
  晋侯姓姬名仇。
  以取“仇”这个字,是为父亲晋穆侯曾败戎族。
  取这个名字,有复仇。
  晋侯背上了国仇恨。
  现在西戎卷土来。
  终可以现自己了。
  稳住这诸侯,首先稳住这个旧贵族势力的:晋侯。
  为我是姬姓宗,我叫一声大哥。
  我一拉住晋侯的手,嗷嗷一嗓子,声泪俱的演戏来:“大哥?是吗?我可算见了。”说完梨花带雨的哭了来。
  我给说我这演技术。
  不是演,是艺术。
  晋侯被我这一嗓子吓,以为踩了我的尾巴,一脸疑惑:“老弟,这是怎了?”
  “我,大哥太激动了。”打鼻涕不自觉的流了来,我扒在身上擦了擦,继续跟演戏:“这不是西戎的军队打过来了嘛,子委任我为军将,可我没有什退敌策,今日见大哥,我才感觉胜有望了!”
  人办一招,是死的抬高。
  没晋侯这呆瓜单纯的死,大手一挥:“放心,我这来是为了保卫周王室的!”
  一句话上套,这伙比我大哥还会。
  我有戏,继续添柴火:“大哥!真是周朝的大救星啊!可真是周王朝的顶梁柱啊!”
  人办二招,继续抬高,往死里抬高。
  晋侯被我抬的有脸红:“大救星不敢说,说打西戎,我肯竭尽全力。”
  “可不是嘛!”我拉晋侯的双手:“有晋侯在,西戎贼人安敢视我大周?”
  “说这话我爱听。”晋侯慢慢开始飘飘了:“我不是跟吹牛......”
  可以,晋侯开始吹牛B了。
  这靠谱了。
  晋侯摩拳擦掌,准备大吹一场。
  一不说话的申侯却忍不住说话了:“咳咳,小仇,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
  晋侯这才如梦方醒,们这诸侯王来商了:如幽王不立宜臼为太子,们不兵。
  毕竟这关着这群诸侯未来的益。
  谁不愿白力。
  晋侯拍了拍脑袋,“哎呀呀,我这脑子,竟这给忘了。”晋侯又幽王拜:“子,这屋里的是咱自己人,咱是立个自的太子而已,您权当给我个面子呗。”
  会人是会人,一张嘴有味了。。
  幽王刚说话,我赶忙上,伏在耳边悄声说:“子,这还是以大局为啊!”
  这个节骨眼上了,太子不立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