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诸天名场面 > 第101章 好,试试

第101章 好,试试


  “李老弟,京城附近潜伏的神卫有讯,约莫一个时辰前,京城以南百里处出现了异常。
  “先是有那和江苏一般的雷云临世,又有百丈不动明王法象现身驱散劫云,现在普渡慈航已经将那一片地方全部封锁,我已经赶到这附近了,准备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若是你有空,也记得一起来查查。”
  燕赤霞传来的信息让李牧瞳孔缩了缩。
  一个时辰前,京城附近,雷云,不动明王法象。
  这不就是自己这边发生的事?
  “这么重要的信息,怎么现在才报上来?!”
  李牧皱眉。
  “没法子,出了这码子事后,普渡慈航本人亲自出手,几乎是数息之间,便将那一带的生灵杀得鸡犬不留,魂消魄散。
  “那前来报信的弟子……也是如此,只是因为他乃神卫,魂魄有神权保护,又执念极重,才保留最后一丝真灵,就在刚刚他才恢复生前一丝记忆,将信息递了出来。”
  生灵死后,魂魄皆会有一段时间的懵懂空白期,修为越高,执念越深者,则能越快开始恢复生前记忆。
  若有特殊法门,也可逐步恢复生前法力,不过人族的鬼魂已然算不上人族,不再受天地所钟,修行速度比起生前会慢上许多,要完全恢复生前实力基本不可能。
  而一个时辰的时间能化作恢复生前记忆的鬼魂,这个速度已经称得上奇迹了,李牧不可能苛责。
  “我知道了,找到这名神卫的魂魄,让功曹司护他来世投个好胎。”
  “找不到了,他只是神卫,没有通过神权和我们传讯的能力,他烧尽最后一丝魂魄之力进行祈祷,这才让我收到。”
  燕赤霞乃是专职辅助城隍的阴阳司司主,职权只矮李牧半级,如今感应司的司主印还未发出去,燕赤霞便暂先代管感应司,因此,他也能和李牧一般感应信徒祈祷。
  李牧默然,开始搜寻那神卫传来的祈祷。
  漫天雷云,百丈佛陀,然后便是一头看不清的黑色长条状的怪物在空中划过,这名神卫便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他在数天之前,还只是一名勤劳善良的普通农户,如今看到如此多超越自己想象的东西,李牧能感受到他那满溢的惊恐……以及坚定。
  他没有读过书,也不会写字,甚至不知道那些异象代表着什么,但这不影响他坚信着李牧,坚信赐予自己力量和尊严的城隍老爷可以将这些魑魅魍魉,神魔鬼怪全部荡平。
  而城隍老爷吩咐过,让他监察这一带的种种异常,有情况务必立马上报,于是,在他的魂魄恢复记忆后的第一时间,他便将自己的魂魄燃尽,将祈祷传达过来。
  因为他认为只有这样,他的祈祷才会更加的强烈,更加可能被城隍大人及时感应到。
  而且,他还有一点点自己的“小聪明”。
  他想着也不知道自己死后已经延误了多久的时辰,若是城隍老爷觉得他不好好效力,怪罪下来,他的家人后代岂不是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如果看到自己即使魂消魄散了也要把信息传递出来的话,城隍老爷或许会开恩饶过他的错误吧?
  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祈祷之时的所思所想全会被李牧感知到。
  “希望俺家两个小子以后可以好好孝敬他们的娘老子。”
  这是附在他传来的讯息后的最后的祈祷。
  李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作为他亲自授命的神卫,他们这群人自然是特殊的,至少,他们的祈祷他也会列入最优先级来审查,根本用不着这名神卫燃尽魂魄来传达消息。
  这也……太蠢了……
  李牧拳头紧了紧。
  “李牧老弟,李牧老弟?”
  燕赤霞有些担忧的声音传来。
  “在的,燕老哥。”
  “不要太放在心上,世间之事本就如此,若真想不通,多念几遍清心咒。”
  燕赤霞虽然对此事也有几分唏嘘,但他的阅历之丰厚远非李牧能比,凡人的生离死别他看的太多,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心理波动。
  “我知道的,你在那边注意安全。”
  ……
  “哦?你的心好像乱了?”
  “姑姑”脚踏虚空,走到李牧面前,手中木棍轻轻碰了碰李牧的心脏处,面色玩味。
  “是有点,以前好像没有过。”
  李牧声音有点干燥。
  “那可真有意思,我看得出,你这假和尚看似多情,实则凉薄,还有什么事能让你忽然乱了方寸?”
  “……不太好说,该说是一个好人干了件蠢事呢,还是说一个蠢人干了件好事?”
  “听起来,像是一个蠢人干了件蠢事。”
  “是嘛,我现在倒觉得,是一个好人,干了件好事。”
  “……”
  “……”
  “姑娘,打个商量怎样,我在外面罩着的人被欺负了,你把我放了,我去把事情处理了,就当大家结个善缘如何?”
  “你一个和尚,还在外面拉帮结派?”
  “一天只当四个时辰的嘛,还有八个时辰总得找点事情做的。”
  “哦?做些什么呢?”
  “大体来说的话,拯救苍生之类的吧,说起来我还算带头的呢,算是蛮重要的。”
  “哈哈哈哈,你这笑话倒是说得不错,这漫天仙佛俱在,要你一个六根不净的假和尚来拯救苍生?”
  “祂们要是在的话,我倒还真不用这么累了。姑娘,说着也是来气,我就一个过路的,结果自己往自己身上扔担子,干着干着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这么一看,我好像也不大聪明的样子。”
  “我看你倒像是聪明过头了,都聪明到敢当着我的眼皮子底下勾搭我座下的花仙,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有件事我之前还真不敢,不过姑娘你若是再不肯放了我的话,我说不得就敢试试了,勿谓言之不预哟。”
  姑姑看得出,李牧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脸上的表情纠结又有点释然,十分矛盾的样子。
  这副表情她记忆尤深,不动当初离开自己时,也是这般表情,这让她大为恼火,脸上的冷笑都快维持不住了,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你,试,试?”
  “好,试试。”
  雷劫,倾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