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诸天名场面 > 第100章 往我的肾反射区猛攻

第100章 往我的肾反射区猛攻


  见芍药一脸尴尬的立在那,不知道该说什么,姥姥也不再逼她。
  “熔浆炼狱根本就奈何不了他,我关了他一个时辰,他在第一刻钟的时候便已经完全适应那里边的温度。
  “而且他肉身修为堪称人世难寻,一身精气锁死,除了刚进去之时,他一滴汗都没有流过,却偏偏在你进去之后就出起了汗来,你说说,这是不是巧合?”
  “……不是。”
  “还有,你看他眼睛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他的眼睛很漂亮?是不是看呆了?那不过是他用的媚术一道的法门罢了,呵,一个和尚练些这种法门,倒果真是个淫僧!”
  姑姑越说越气,手中木棒一挥,熔浆炼狱的“李牧”与整个幻境一起被轰得四分五裂,芍药心跳隐隐漏了一拍。
  “姑姑您既然如此不喜那僧人,又为何要留下他呢?将他赶走,岂不是眼不见为净?”
  芍药说道,她还是想帮帮李牧。
  “姑姑”说的可能是真的,但她却又有些不太信。“姑姑”向来最为讨厌男子,那和尚做什么她都会往坏处说的。
  “赶走?让那一天只当四个时辰佛门弟子的假和尚出去祸害其他女子吗?他们这群秃驴不是整天喜欢说什么宿命?
  “那他遇上我,便是他宿命中的劫数?熔浆炼狱他受得了,我倒要看看其他的他受不受得了!
  “你不是心疼他?那我来帮你彻底断了你的念想,你记住了,他现在所遭受的,都是因为你为他说了话!”
  芍药的心思,李牧看得出来,“姑姑”自然也看得出来,见她心中仍旧对李牧抱有好感和含苞未放的丝丝情愫,心中怒极。
  但芍药终归是她最为宠爱的花仙,她让芍药见李牧,是存了让其历练的心思,心中自然也做好了她被李牧蒙骗,陷入情网的准备。
  所以,她有怒,自然也只会朝李牧身上撒。
  芍药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在这看着。”
  姑姑言出法随,芍药身躯再也不能动弹半分,一身法力更是如同死水,丁点也调动不起来。
  而紧接着,她眼前便浮现出一道光幕,里面正是李牧,只是他现在的样子,却着实说不上有多好看,或者说,很凄惨。
  芍药心里一阵莫名抽痛。
  ……
  李牧脚下的平台却是已经长出了无数薄而锋锐的小刺刀,将李牧的脚底乃至小腿都给刺穿,而且上边传来一股极强的吸力,让李牧无法悬浮在空中,脱离这尖刺。
  李牧虽然及时切断了自己相关部位的痛觉感应,但也得花功夫对抗脚底下的吸力,以免自己的血被那股吸力生生抽干。
  “姑娘,刚蒸完桑拿,就给我安排上了按脚,服务也太周到了吧,小僧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去年买了个包,等会作为招待我的回礼,你可一定要收下。”
  李牧面色苍白,冷汗涔涔而下,语气也开始有些故作轻松的模样,不复之前的从容。
  虽然他的实际情况远没有看着这么糟糕,但这变态老妖婆摆明了要折磨他,他要是还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那不是等于喊着让这老妖婆再加刑?装一装得了。
  “你这张嘴倒是什么时候都不服输,如何,这“按脚”的滋味,可还好受?”
  姑姑对李牧的反应很满意。
  “还行,就是技师穴位选的不太好,我的建议是,往我的肾反射区猛攻,我顶得住。”
  “姑姑”只当李牧痛得说些疯话,不理会他的发言,道:
  “你可知道,本来关你关得好好的,如何突然又要突然折磨你?”
  “女人心,海底针,姑娘你更是女人中的女人,小僧怎么猜得到你的心思。”
  李牧知道自己和芍药的一举一动肯定都是在“姑姑”的监视之下的,也知道姑姑很可能因为他的行动而折磨他。
  但他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总不能在熔浆炼狱之中坐以待毙。
  “女人心,海底针?那我看你大海捞针的本领倒是大得很,你几句话便诓骗了我坐下花仙芍药,好在她已经被我点醒,她现在可是恨你入骨,请我来惩罚你呢。”
  姑姑呵呵冷笑。
  “你说是,那就是吧,你是这儿的神,你让她恨,芍药她还能不恨不成?”
  李牧不屑道,巧妙避开“姑姑”对他骗人的指控。
  “这么说,你是不……又有男人?他们是你带进来的?”
  姑姑正待继续从心里层面让李牧破防,忽然像是接到了谁的传音,她冷笑一声,问道。
  李牧注意到了这个“们”字,眉头皱了皱。
  按原电影轨迹,这次进来的应该只有朱孝廉一人,而朱孝廉也在花仙“芍药”等人的帮助下逃离了万花林。
  离开之后,朱孝廉却又在另一副壁画中看到带他进来的花仙“牡丹”正在熔浆炼狱里受难,他下定决心再次进入万花林世界,救出牡丹。
  而这一次,朱孝廉的书童后夏和山贼孟龙潭才一起进入了画中世界。
  “但看之前芍药的模样,她显然是没碰上原剧情中无意躲进她房间里的朱孝廉的,不然以她的性子,不可能跟个没事人一样。
  “没有法力最强的芍药的帮助,朱孝廉没理由能逃出万花林,那这极有可能还是第一次进入画中世界的桥段,理论上现在万花林世界只有朱孝廉一人,那这个“们”字又是怎么回事?”
  李牧想不通,不过这也很正常,《画壁》原电影便拍得云山雾罩的,叫人云里雾里,更别说他碰到的剧情世界人均魔改过,想来这一次,又是发生了什么魔改了。
  “我可不知道来的是谁,不过姑娘你这万花林也没什么安保措施,有人闯进来不是挺正常嘛。
  “再说了,指不定是不动大师怕我办事不力,又遣了三个人来送诗也说不定呢。”
  “是嘛,你不知道他们从哪来?那我怎么不记得,我刚刚说过进来的是三个人?这你还敢说你不知道?”
  “天眼通嘛,我们佛门弟子都会点的,姑娘别这么惊讶。”
  李牧笑道,心里却是稍松口气,是三个人就好,剧情没魔改的太离谱就成。
  但直到燕赤霞传来一道讯息,他才隐隐感觉到,他气松的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