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诸天名场面 > 第99章 演技派小鲜肉你懂不懂啊

第99章 演技派小鲜肉你懂不懂啊


  芍药决定不再探究此事,李牧知道得太多了。
  她的名字,她的身份,甚至是她真正的性格,李牧似乎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一般。
  这种人,她显然对付不了,还是得“姑姑”来。
  但是,也正是因为李牧如同无所不知一般的表现,让她也想问问,这有点话痨样子的假和尚愿不愿意帮她想点她那自己都觉得别扭的性格的改善办法。
  “诗都写完了,姑娘你拿回去复命吧。”
  李牧再一次精准卡点,在芍药樱唇微启之际,提前预判打断芍药的问话,导致她一口气憋在那,不上不下的。
  芍药有点点气闷地接过李牧递来的一沓纸,女性的第六感告诉她,李牧绝对知道她本来是想干什么的。
  “姑娘别生气,宿命通告诉我,咱们还有的是见面的机会,有问题的话,下次见面再问我吧。”
  李牧在装神棍这方面向来拿手,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芍药还真有些被他唬住了。
  想了想,李牧这人确实是她从未见过的类型,虽然知道的太多,让她有些忌惮,但她又觉得李牧这人确实古怪得有趣。
  而且他只不过是帮人前来送诗的而已。这般被“姑姑”不讲道理的困在这,也着实冤枉。
  天性中的善良,让她状似无意地掉下枚辟火用的丹药到李牧的坐台之上。
  “姑娘,你掉东西了。”
  李牧捡起这枚丹药,递向芍药。
  “这和尚,怎么该聪明的时候倒这么笨了。”
  芍药心中暗怒,那和尚刚刚还说什么宿命通,他心通呢,怎么现在笨成这样,她又不是没有法力的凡间女子,怎么可能不慎遗落物品?
  “嚯,好像还是颗辟火用的丹药,还好我发现了,不然让那位姑姑知道姑娘你不小心掉了个颗这种丹药在我这,你可就要遭殃咯。”
  李牧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芍药怔了怔。
  他知道这是辟火用的丹药?
  那他为什么还要说出来?不会自己偷偷服用吗?
  芍药的疑惑在看到李牧那双眼睛后,似乎解开了。
  那是一双称得上完美的桃花眼、
  尤其是李牧现在这微微笑着的模样,当真是眼如弯月,眸似星辰,这双眸子中宛如载着一池春水,让人舍不得挪开视线。
  姑姑说过,有着这种眼睛的男人最擅长勾引他人,世间一等一的负心薄幸之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睛。
  但芍药现在觉得,姑姑会不会说错了?
  这双眸子里,她看得见李牧对自己的善意的感谢,看得出他对自己的关心,看得到他瞳孔中倒映出的自己的身影,看见了许多以前没听过,没见过,没想过的东西。
  唯独没有看见欺骗。
  “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那温柔的有些耀眼的笑容让她不敢看李牧的双眼,却无意中看见了一滴滴细小的汗珠从他脸颊处泌出来,却很快又被高温蒸发。
  都已经这个模样了,怎么会没事?
  感受着头上那顶银冠散发出来的,将自己与这熔浆炼狱的高温隔绝出来的力量,芍药突然涌起一阵难以言明的罪恶感,接过李牧递回来的丹药,堪称落荒而逃一般地离开了这处熔浆炼狱。
  ……
  “见识到了吗,男人骗人的手段?”
  “姑姑”端坐在一方宫殿的王座之上,面无表情,看着凭空出现在她身侧的芍药,问道。
  “……嗯,姑姑,这是他写上来的诗。”
  芍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把那一沓纸递上,她这才有心思看了看李牧在纸上写的东西。
  很漂亮的字,清新飘逸,秀丽颀长,比起和尚的字,这更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翩翩公子的笔迹。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没有看完,那一沓纸便被“姑姑”给收走了,她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要不……下次让他念给我听?”
  她心里冒出这么个念头,那和尚看着很好说话的模样,肯定不会拒绝自己的。
  芍药转眼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自己作为“姑姑”的最信重的人,花仙之首,怎么能有这种与男子亲近的想法?
  “芍药?”
  “姑姑”的声音让她一下从内心世界里醒了过来。
  “姑姑,我方才一时走神,还请姑姑责罚。”
  芍药匆忙要跪下,却被“姑姑”给给阻止了下来。
  “你的心乱了,乱了……”
  “姑姑”的声音似有几分感怀和愁思。
  芍药讷讷不语。
  她想说没有,但这话连自己都骗不过,怎么会骗得过神通无边的“姑姑”?
  “我不怪你,那和尚确实是世间一等一会骗女子的男人,你以前从未接触过男子,被他几句话打乱心境也很正常。”
  “姑姑”的话让芍药心下稍安。
  “来,让你看看,他是如何骗你的。”
  姑姑手中木棍轻轻一舞,她和芍药所在的大殿便变回了那处熔浆炼狱,不过并没有那滚烫的热力,这处熔浆炼狱只是幻境一般的地方。
  而在她们二人身前不远处,“李牧”和“芍药”正定格不动,正是李牧将丹药递回给芍药之时。
  芍药惊讶的看着那一个“芍药”,“芍药”那向来清冷的脸竟是变得通红,连这一片通红的熔浆炼狱都遮不住她脸上代表着羞意的红霞。
  “我那时,是这个模样?”
  芍药有点无地自容,暗恨之前的自己怎么那般不争气。
  至于李牧,她依旧还是不敢看他,即使那只是一个幻像,一旦看过去,她就会觉得李牧正带着那一抹让她无法忘怀的笑容凝望着她。
  “看到他明明不停的在流汗,一副快要受不住这熔浆温度的样子,却依旧为你着想,把丹药还给你的样子,你是怎么想的?”
  姑姑脸上挂着比例严重失调的冷笑,冷意很多,笑意很少,冷中又有恨意。
  芍药心里一凉,“姑姑”果然是全程都在关注着那熔浆世界的,现在再隐瞒,或是找托词也毫无意义。
  “……我很……谢谢他。”
  芍药沉默好一会,才憋出一句话。
  “谢谢?我看不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