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归来,龙魂剑圣 > 芳心四溢

  不过了多久,楚湘云终于从梦中醒了过来,此时的满头大汗,一脸惊慌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身体是正的,缓缓的松了口气。
  “原来是个梦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变成半人半蛇的妖兽了呢”楚湘云不住的抹去额头上的汗水。
  就在楚湘云逐渐缓过神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外面传来了陆毅的声音:“湘云,湘云,你起来了吗?你在里面吗?”
  “嗯,我在”楚湘云急忙走过去开了门,只见陆毅正在的房门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有么事吗?陆毅哥”楚湘云开口问道。
  “啊?没…没么事”陆毅扭扭捏捏的说道。
  “就…就是我在万宝阁给你买了一衣服送给你,不道你要不要啊?”
  “衣服?”
  “对,衣服”陆毅向楚湘云递来了一个包袱,楚湘云将包袱开,里面齐的摆了一漂亮的长裙和薄如蝉翼的外衣。
  “这…这不太好吧,让你破费了”楚湘云不好意的说道。
  “没…没事,你喜欢就…就行”陆毅笑道。
  “那谢谢你了,你人好”楚湘云欣赏起包袱里的衣服起来
  “毕竟我们昨天过吻啊,对你好点也是应该的”陆毅发出很小的声音说道。
  “嗯?你说么,我刚刚没听到。”楚湘云把头抬了起来。
  “没…没么,湘云你看了,赶紧换上吧,你穿上后肯定很好看”
  “好啊,你等我一下”楚湘云开心地走进房里,顺便把门关上了。
  此时陆毅看见楚湘云把门关上了,偷偷摸摸的走到了窗户旁边,隔着窗户缝向里面看着。
  房里的楚湘云脱下了自己的白色长袍,露出了自己洁白的上身和修长的大腿,看的陆毅血脉喷张,急忙从窗户边走开,继续等待。
  不过了多久,房门开了,陆毅正楚湘云,忽然间愣住了。
  只见楚湘云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水裙,外罩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凸现了那饱满的山峰。
  裙摆一层淡薄如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粉腰带,可爱而显得身窈窕,气若幽兰。
  此时的宛如一下凡的仙子,站在陆毅的面前。
  楚湘云穿着陆毅送给的衣服,在他面前摆动了一下,开口甜甜的问道:“陆毅哥,好看吗?”
  陆毅傻愣愣的说道:“好…太好看了,湘云你简就是我见过漂亮的女孩,没有之一!”
  楚湘云红着脸说道:“讨厌,不要这么说人家,人家都有点不好意了。”
  “那啥,湘云我们出去走走吧!你的师傅说了让你休息几天,这几天不用练习功法,我师傅也给我了几天假”陆毅不好意的说道。
  “好啊,好啊,正好我也松松,那我们走吧!”楚湘云笑着答应了他。
  陆毅和楚湘云肩肩的一起在太荒宗内游玩,一上有说有笑,许多男弟子都楚湘云的貌和惊致的衣服给吸引住了,楚湘云也注意到那些男弟子的眼神,脸蛋娇羞一片。
  “陆毅哥,那些男生干嘛老看着我干嘛?”
  “是你长得太好看了又穿上了这么好看的衣服,加有吸引力了,很多男生喜欢上你了。”
  “啊是吗?那…那你呢?你有没有喜欢上湘云?”湘云小声地说道,边说边扭动身体。
  “我…我吗?”陆毅把头转向了楚湘云,楚湘云的脸红一片把头埋了下去,不敢和他对视。
  “我当然也喜欢湘云呢”陆毅终于是开口答了。
  “的吗?”楚湘云一脸惊喜的看着陆毅,他点了点头。
  陆毅终于壮起胆子缓缓的拿手住了楚湘云的小手,楚湘云的手起初还有些挣扎,后来便弃了抵抗,由陆毅着。
  “陆毅哥,谢谢你当时在妖兽森奋不顾身的护我,其实湘云那个时候就有点喜欢上你了,天你又送我这么好看的衣服,湘云觉得你是我见过对我好的男人。”楚湘云终是开口讲了话。
  “没事,那是我应该的,湘云以后我一定会加的关心护好你的,只要有我在没有何人可以伤害你。”陆毅拍着胸脯说道。
  “嗯,我相你”楚湘云娇声的说道。
  俩人对视一笑,着去了太荒宗其它地方玩去了。
  不远处的掌门山峰,吴道子黑着脸看着他俩手牵着手在太荒宗里到处玩。
  一旁的无道人,一脸幸灾乐祸,心里着:好徒弟,干的漂亮!终于把那个死老吴的漂亮徒弟给拱到手了,得加快度啊,早点让那丫头生个胖小子,气死那个死老吴。
  吴道子把头转向了无道人开口骂道:“好你个老家伙,拱白菜拱到我这里来了,你好大的胆子!”边说边挽起了衣袖,一副要干架的样子。
  无道人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这能怪我徒弟吗?你个死老吴你听楚,是你的徒弟,说喜欢上我的徒弟的,应该说是我家的猪你的白菜给拱了,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我应该要找你算账对。”
  “你…你还狡辩,我…我要好好拾你”吴道子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急忙闭上眼睛摸着自己的心脏部缓解情绪,当他睁开眼睛准备骂人的时候,无道人已经撒腿跑了。
  “老家伙,你个混账,我跟你没!”掌门山峰上传来这么一句大骂声。
  跑走的无道人在人灵峰等上,听到了那句话,笑得合不拢嘴。
  与此同时的另一头,地灵峰上上官寒月正坐在床上拿着子捂着自己的身体,一脸愤怒的看着满脸淫笑的王阳,子上面有几朵刺眼的殷红,床下到处是二人的贴身衣物。。
  “小妞,昨晚睡得舒服吗?”王阳拿舌头舔着嘴巴看向上官寒月,一脸味无穷的表情。
  “王阳,我要杀了你!”上官寒月像疯了一样,朝王阳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