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的想当配角 > 第88章 莫非你还想齐人之福?

第88章 莫非你还想齐人之福?


  柳诗诗眼神黯淡,声音低了下来:“我不是科班出身,你……”
  她没再看许知,径直朝直升梯走去。
  “你们两个跟上!”
  胡格冲杨宓和唐妍低吼。
  唐妍迟疑了一下,见杨宓上前,回头小脸迷茫瞅下许知,转身追了上去。
  “怎么回事?”
  袁宏瞪大眼睛,盯着许知:“你和诗诗……”
  “别问了!”
  胡格拦住他,拍拍许知的肩膀:“本来是你们的私事,我们不该过问。但你的方法简单粗暴,诗诗会伤心的!”
  霍见华也道:“没做好准备,就别去撩拨人家!”
  许知抱拳拱手,向两人作揖,然后大步朝前走去。
  “唉!”
  霍见华叹口气,推下呆愣的袁宏:“这就是我现在单身的原因,许知还算有良心了!”
  “有良心?”
  袁宏愤愤不平:“把柳诗诗搞成这样!”
  胡格苦笑:“长痛不如短痛,情到深时,分手最伤心!”
  “这小子是有备而来,看样子后面还有什么招数!”他瞥下霍见华,表情凝重:“我们哪里是来休息的,分明就是来救场的!”
  “救场?”袁宏摸摸脑袋,满脸迷惑:“你们在第几层?我根本没理解啊!”
  “哈哈!反正你始终都是第一层!”霍见华一边调侃袁宏,一边叹息:“我还差一张菊花火锅的VIP卡呢,许知是想躲掉吧!”
  他们三个赶上许知,四人坐直升梯下来,追着柳诗诗她们,到了青云梯景区。
  青云梯石阶2008级,垂直高差四百多米,登梯如青云直上。
  国内其他地方没有如此长的直上石梯,青云梯有“天下第一梯“之称。
  七个人来到台阶下,许知侃侃而谈:“人生就好像登台阶,一鼓作气也行。走到中途看看水瀑,同样也能体悟人生真谛!”
  “就像我们拍戏,绷得太紧会适得其反!”
  ……
  杨宓听了这些话,眼睛忽闪忽闪看着许知,若有所悟。
  胡格叹口气,瞬间明悟。
  黎导会放他们出来,原来是给许知布置了任务。
  大家哪里是来游玩的,分明是来给三个女子调解心理问题的啊!
  而自己和霍见华,就成了查漏补缺的人选!
  至于袁宏,纯粹就是为了凑数,防止周晓燕这样的人掺和进来!
  霍见华出道比胡格早,也明悟过来,斜睨许知:“你家开了养鸡场吧?”
  “养鸡场?”
  捧哏的袁宏果然第一个发问,满脸迷惑:“什么意思?”
  “鸡汤啊!”
  胡格笑着回应:“许知明显是给大家喂心灵鸡汤,你没喝饱吗?”
  噗嗤!
  唐妍和杨宓笑出了声。
  但是……
  柳诗诗看着青云梯台阶,思绪好像飘到天上,面色依然沉静。
  “走吧!”
  许知率先登上台阶,心里长出口气。
  黎国立担心的问题,到现在全部解决,他对得起老家伙了!
  前面走着,但许知始终留意后面的柳诗诗。
  “小心!”
  身后响起惊呼,许知抬头朝前看去。
  一个黑影猛然扑来,原来是树林里的猴子。
  许知转身轻易躲开,扭头却见柳诗诗扑过来,攥住他的胳膊向后拉扯。
  “啊!”
  而她一脚踩空,惊叫着跌向山谷。
  10月份的天气稍冷,许知穿着风衣,爬山爬热了,脱掉半搭到胳膊上。
  他左手扯开风衣,从头向下罩住柳诗诗。
  腾空跳起,右手攥住柳诗诗的胳膊,借势抱住对方的身体,自己垫到下面。
  两人凌空掉到山坡,向下滚落。
  “诗诗!”
  “许知!”
  ……
  杨宓等人急忙高喊,脸上满是惊惶。
  “我和袁宏下去看看!”胡格面色阴沉,看下霍见华:“你给管理处打电话,赶紧派人支援!”
  “好!”
  霍见华表情凝重,急忙点头。
  ……
  许知和柳诗诗跌落的地方,距青云梯起步处只有二百个台阶,山谷其实不是很深。
  他犹如八爪鱼牢牢缠绕柳诗诗,并且护住风衣裹着的头部,一路压过树枝草木,还要遭受山石碰撞,时不时痛哼两声。
  终于到了谷底,许知摔倒在溪水旁,扫视四周全是平地,再没什么危害。
  他扶着柳诗诗站起,扯掉风衣,上下打量对方。
  “还好!”
  “还好!”
  许知长出口气:“没有什么刮伤!”
  柳诗诗眼中泪水哗哗流淌,左手抓住许知胳膊,右手去抚摸他脸部和胳膊上的伤痕。
  “为什么!”
  “为什么!”
  她把风衣披到许知身上:“明明没把我放心上,为什么要保护我这么好!”
  “我……”
  许知脸上露出苦笑:“即使是杨宓和唐妍,我也会……”
  “你可能会!但你也会犹豫!”
  柳诗诗捶下许知的肩膀:“你到底想什么?明明心里有……”
  她脸色微红,没再说下去,双眼却直愣愣看着许知。
  捶打触动肩膀上的伤口,许知痛嘶一声:“再打我就真受伤了!”
  好像潘多拉打开魔盒,他没了什么顾忌,指指心口的位置:“这里住了一个人,再无法装下另一个了!”
  手臂从许知肩膀垂落,柳诗诗瞪视许知:“你的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
  既然打算摊牌,许知就没想隐瞒:“我有女朋友,是华浙大学的研究生。明年四月份毕业,她就会来横店!”
  柳诗诗连连倒退,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
  “没有谁能像你那样,做到刚才的地步!”她转身凝望青云梯,身体颤抖:“我宁愿你没救我,真想就这样摔……”
  “别做傻事!”
  许知走近,按住柳诗诗的肩膀,直视着她:“我有一个心脏,却有左右心房和心室!”
  “起初我只想和你打好关系,想融入秦人影视。”
  “但是……”
  “我无法忽略你的存在,也不能无视你为我做的一切!”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将来辜负你,不如现在相忘于江湖!”
  ……
  柳诗诗没有问出‘为什么不选择我’这种傻话,就势向许知怀里扑去,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
  “我会继续等下去,等到你认可我!”
  她的声音低沉,却非常坚定。
  许知苦笑:“她是我现在奋斗的全部意义,你别等了!”
  “哼!渣男!”
  柳诗诗笑着抬头,顺手拧下许知的腰:“莫非你还想齐人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