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宇宙伦理法审判官 > 重逢前女友

重逢前女友


  故人?不会是李依咏吧?陈证辉惊讶的看着那个躺在冰棺里的人,实在是看不出她和死人又又什么区别。
  “李总的身体已经在生物学角度上死亡了。”李浙说:“但是大脑还依赖意识计算机在运作。”
  陈证辉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冰棺。这里面躺着的,曾经是自己爱过的女人不假。但是从她背叛自己的那一瞬间开始,她在自己心中就死掉了。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要在和死后的她见面。
  “老朋友,你好。”是计算机模拟的声音。
  “谁跟你是老朋友???”陈证辉捂着额头说:“大姐,我真的被您惊呆了。您心脏都不跳动了,人都躺在冰棺里冻得梆梆硬了,还非要这样子苟延残喘干嘛呢?”
  “不干嘛。”模拟声音说:“这样不好嘛,还能在见你一面。当年雪山一别,没想到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你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却只是一副行尸走肉了。”
  “……知道是尸了,就不能放手吗?”陈证辉真的不懂这个女人,自己当年就没有搞懂过。
  “不能,我会坚持到最后一秒钟。对抗人类的极限,对抗命运的极限。”模拟女声自信的说:“而且你不觉得我很厉害吗?我研发出了这么厉害的技术呢,整个身体都死去了,大脑依然可以依靠计算机运转。”
  “牛。”
  “只是可惜,我的技术尚且还有不成熟的地方。你如果来晚一点,我可能就真的永远离去了。”
  “没什么可惜的,我会祝福你安息。”陈证辉看着这个布满了机器的房间。太好了,原来这个死后意识弥留的技术可以使用的时间是有限的。这样李依咏女士就不会祸害遗留千年了,谢天谢地。
  “呵呵,”模拟女生轻笑道:“小二辉,你还真是跟当年一样呢。”
  “我两就不必说当年了吧。”
  “小二辉,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一百年的岁月了,到最后我最思念最挂念的还是你。”
  “请你不要说这种话好吗?现在的你可不是当年黑发雪肤的大美女,而是躺在棺材里的骷髅。你这话说出来,只会让我感觉浑身恶寒。”陈证辉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一百多年了,你还在因为雪山下的事情耿耿于怀?你为什么始终就跳不脱你的局限呢?”
  “什么局限?道德从来不是局限!”陈证辉皱眉严肃道。
  “你和你的朋友安格尔一样顽固。联盟委员会只有他始终像茅厕中的臭石头一样,顽固不已、食古不化。”李依咏的模拟女声用嘲讽的声音说。
  “我不觉得固守古典道德是顽固。”陈证辉厌恶的说:“李依咏,你自己奇葩到登峰造极也就算了,你为啥还要祸害你的子孙后代。”
  “你觉得晋远瑶搞人类改造计划,是我的影响和授意吗?”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李依咏斩钉截铁的说。
  “那你也没干好事吧。听说你强迫她嫁给不喜欢的人,她为了拒绝你的安排都切掉了性征,做一个无性别人士。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联姻逼婚那套。她思想行为出现了偏差,跟你逼迫她十有八九也有很大干系。”
  “我逼婚?这个事情你从哪儿听说的。我给她选择的结婚对象,是她青梅竹马深深眷恋的爱人啊。而且,你刚才不是也见过他了,你好像还蛮赞许的。”
  “什么???李浙吗?我什么时候对李浙有过赞许之情了。”陈证辉无语道。
  “怎么了,他穿着滑稽的花衬衫,拿着来复枪冲在你面前的时候,竟然没有自我介绍他曾经会成为晋文集团的女婿吗?”
  “啥?????”这下轮到陈证辉惊讶了,居然是花衬衫???
  “小二辉,你就不觉得奇怪吗?就凭他居然能够绕过晋文集团的安保、炸掉集团的两套能源设备。”模拟女声轻笑道:“如果不是他曾经是晋家未来的孙女婿,知道集团的各种隐秘的关节,他能做得到吗?”
  “……”震撼我全家,陈证辉心里想。李依咏你的基因好样的,你的孙女比你还变态。
  但是这么说来……有必要重新捋一捋事情的来龙去脉。陈证辉抬着头思考晋家的事情——也就是说晋远瑶和花衬衫原先恋爱谈的好好的,还是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那到底为什么要结婚的时候晋远瑶突然就悔婚?还是用这种对自己也伤害极大的方式?
  而花衬衫,明明天涯何处无芳草,再找对象就好了。怎么又搞得那么落魄,被晋文集团当做低智商人群抓去男孕还抢走了孩子?
  悔婚的明明是晋家的大小姐吗?人花衬衫小哥莫名被悔婚已经很惨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他?也太欺负人了。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模拟女声突然变得温柔了起来:“我们家的孩子,就是这样。认定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执行。”
  “你是说她的ABO改造计划吗?”
  “她选择做无性别人士,就想要摆脱先天的性别立场的禁锢。证明她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基于自己的性别利益和天然立场,而是为了水蓝星的未来。”
  “……你的孙女真会自我感动。”陈证辉摇摇头。“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陈证辉,你永远这样的浑浑噩噩、随遇而安。你就没有什么要做成的宏达目标吗?是那种哪怕放弃属于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深爱的人也一定要达成的目标吗?”
  “没有,李依咏,你都死了就不要PUA我了好吗?”陈证辉感觉无语,为什么她都死了还要见缝插针为她当年背信弃义的行为辩解呢。
  “不背叛你,我永远爬不上这么高的地方,看到那么多的风景。”模拟女声居然语气有点哀婉。
  “是啊,不背叛我,你可能三十岁就会成为一个无助的寡妇。”陈证辉垂下眼睛,“但是,我就活该被你玩弄感情吗?人类的情感,难道只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结局吗?”
  我们始终是不一样的人。陈证辉这样想着。
  少年时代的李依咏,曾经阳光而明媚的向自己飞奔而来,虔诚而又柔情的亲吻自己的脸颊。
  但,自己的心始终是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