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穿越成了一宗之主 > 第一百五十章 接着忽悠

第一百五十章 接着忽悠


      
  
  “回大人,此事说来还是个巧合。”张小圣脸色一正,道:
  
  “那日五行宗封闭之后,刘天宇拿出大量灵石,化解了灵矿事情的恐慌,并将激愤转移,以此来激励门人弟子修炼,看上去当时效果不错,但无异于穷兵黩武,宗门宝库消耗巨大,一年下来,提升效果也是平平。”
  
  “宗门封闭,消息不得外传,在下只能借机去控制一部分外门弟子,通过占据灵台留下一些怨怒刘天宇的引子,哪知有一次正要控制一位外门弟子,但神识却直接被抹杀。”
  
  “正在我惊疑之际,那名弟子竟然找上门来,态度倒是坦诚,直言自己也是来找五行宗麻烦的,早已关注我多日,因此才借机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主动暴露。他伪装的那名弟子因为入门时间不长,一直少言寡语所以也不引人注意,这也是我对其下手的原因,没想到原来是别人的陷阱。”
  
  张小圣说着微微一叹,似乎有些失意,那执事却突然问道:
  
  “那人是否叫张小圣,金丹八层修为?”
  
  张小圣眼睛大睁,惊讶道:
  
  “大人如何得知?”
  
  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结巴道:
  
  “莫非……莫非那……那也是我们的人?”
  
  执事神秘一笑,并未回答,心中涌起了对宗上的无限敬仰,五行宗宗门封闭,宗上竟然还能知晓如此绝密,当然宗上明言张小圣并非他的安排,此次自己过来一是见一见范攀,验证宗上得到的一些消息,二是对张小圣的事情向范攀做一些安排。
  
  张小圣见那执事没回答,脸色有些赫然,心里却在暗笑,看来老田已将消息传递到位,顺利的话此时已经朝横断山脉进发了吧。
  
  “自那之后,那张小圣就经常来我洞府商议事情,只是害怕外门弟子经常出入内门长老洞府惹人怀疑,便重新易容成一位内门弟子,不得不说,那张小圣的易容之术非常高明,哪怕熟悉之人都很难分辨。”
  
  执事微微点头,这和宗上告诉自己的基本一致。
  
  张小圣继续道:
  
  “后来也是在一次商议之时,刘天宇竟然在外偷听,因为他境界要比我高,所以我并未察觉,谁知那张小圣竟然装作不知,在刘天宇不察之时突然出手,将其擒住,并封印了境界和神识,关押在我的洞府之中。”
  
  “于是张小圣提出由他模仿刘天宇,但因为他对刘天宇并不熟悉,所以只是以刘天宇的面容出现了一次,宣布自己要闭关之后,再就没有再公众场合下露面,虽然偶尔还回来我洞府,但次数也少了很多。”
  
  “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天前,刘天宇竟然磨开了封印,偷偷打开大阵跑了出去,我追之不及,又怕引出其他人注意,便不敢声张,而那张小圣也是昨日出来见我方才知晓,为了避免刘天宇在外面生事,我们便定下现在的计划,我先假意与张小圣伪装的刘天宇争吵,愤怒离去,然后张小圣唤走洛轩,让我有机会去他洞府偷取了大阵阵盘,这才逃了出来。”
  
  执事细细思索范攀说的每一句话,似乎没什么问题,只是……
  
  “消息回报说,你与五行宗其他几位长老激战,那张小圣伪装的刘天宇就没有出来阻止你吗?他不出来,又如何向众人解释?”
  
  张小圣迅速答道:
  
  “我着急将消息送出,至于怎么解释,那便让那张小圣去考虑吧。”
  
  执事点点头,道:
  
  “也是。宗上对你的表现很是满意,将来必有赏赐,刘天宇的事情宗上已经知晓,你不必再操心,眼下……只怕你还要回到五行宗去!”
  
  “什么?”张小圣大惊,道:
  
  “大人,我……我都那样了,此时回去,只怕……”
  
  执事微微一笑,语重心长道:
  
  “一切都在宗上掌握之中,五行宗如今还在封闭,我们无法进去,也只有你能够进入其中,不然我们如何知晓里面情况,又如何与那张小圣配合?”
  
  “啊?张小圣不是我们的人啊?”
  
  “自然不是,否则何须如此麻烦,所以你接下来依然任重道远,想来那张小圣在里面独木难支,也需要你的帮助,最多表面训斥你几句,不会过于责罚的,而你因为为弟子报仇心切,也情有可原嘛。”
  
  张小圣面露苦色,许久,才小声道:
  
  “大人,那在下能不能把弟子带回去,带一位也行,就说是在外面找到了,也好交差……”
  
  “范攀!注意你的身份,你此时带回去怎么解释?若是害得宗上计划出现纰漏,你能担当的起吗?”
  
  “在下不敢。”
  
  执事似乎觉得语气有些重,又好言相劝道:
  
  “你的两位弟子我会代为照顾,你放心便是,等将来事成,五行宗不复存在,你便是五行堂的堂主,还怕弟子不够多吗!”
  
  “大人说的是,是在下一时糊涂了,那大人……在下什么时候回去啊?”
  
  执事沉吟片刻,道:
  
  “此时回去有些仓促,即使你想表现出悔过之态,也不会这么快,这样吧,反正你身上有伤,便在这里调息一日,明日再行回去,态度一定要明确,要让他们相信你已真心悔过,些许委屈,想想将来的前景,还有什么受不了的。”
  
  张小圣抱拳道:
  
  “大人高明!”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我也要回去复命了,范攀,用心完成宗上的嘱托,好自为之。”
  
  执事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小圣,带着其他三人离去。
  
  “恭送大人。”
  
  出门之后,金丹散修跟着执事一路飞遁,片刻之后才道:
  
  “大人何必对范攀那样客气,灭掉五行宗之后哪里还有什么五行堂,也就他信而已。”
  
  执事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金丹散修一眼,道:
  
  “管好你的嘴,做好你的事。”
  
  “是是,小的鲁莽,大人息怒,大人息怒。”金丹散修脸色一白,赶忙求饶。
  
  “去吧!”
  
  “是,小的告退。”金丹散修如蒙大赦,赶忙飞遁离开。
  
  而跟在执事身边的两位范攀弟子自从开始与范攀打了个招呼之外,再也没有多说一句,此时执事看向两人,问道:
  
  “如何?”
  
  “回大人,确实是师尊无疑。”说着,两人对视一眼,均是拜倒在地,央求道:
  
  “小的们实力低微,若是有朝一日……大人要除掉师尊,还请放过小的们,小的们愿意给大人做牛做马!”
  
  “哈哈哈。”执事放生大笑,自言自语道:
  
  “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尊就有什么样的弟子,五行宗糜烂至此,天当灭之!”
  
  说完之后,也不管那两人脸上表情如何尴尬,一手提起一个,向碧海潮生宗飞去。
  
  两个时辰后,三人回到宗门,将范攀的两位弟子找人看管好,那执事才去向宗上复命。
  
  风云青听闻后,微微点头:
  
  “看来一切如本座所料,只是那张小圣到底是何来头,竟能易容成刘天宇而不被其他长老发现,当真不简单。”
  
  “宗上,我们还需做什么?”执事小心翼翼地问道。
  
  风云青摆摆手道:
  
  “不用了,静观其变吧,让范攀和那张小圣自己去折腾,我们不便插手,也不用插手,五行宗本就不是问题,本座唯一忌惮的只是……”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竟然似呓语一般,执事没听到也不敢多问,当下提出告辞。
  
  风云青摆摆手示意其出去,半晌又道:
  
  “多派人盯着些,交流大会没几个月了,最后时刻,可不要出了纰漏。”
  
  “是,宗上。”之前那个影子出现,应了一声之后,再次消失不见。
  
  ……
  
  张小圣装模作样地修炼了整整两个时辰,确认那碧海潮生宗的执事不会再回来之后,这才微微呼了一口气。
  
  他本打算利用范攀吸引出那些动手的散修,然后再暗中传讯洛轩他们齐齐赶来,一同击杀这些人,没想到竟然吊出了碧海潮生宗的内门执事,灵矿被袭的幕后主使真是碧海潮生宗,这在之前和田川丰分析后已经确定了八分,而如今却是完全坐实了。
  
  金丹九层,自己拿下自然不成问题,可若是动静太大的话,只怕场面无法收拾,所以他临时改变计划,没有通知洛轩他们前来。
  
  好在自己早有准备,站起身来,从塌旁窗帘上拿下一个帘头,简单拧了几下,变成了一个阵盘,正是之前在幻月城拍卖行出来之后,随手买的一个监控阵盘,作用非常简单,只是记录影像之用,而且无法保存太久,所以价格也非常便宜,只是因为可以变换成帘头形状,一时感兴趣才买了下来,没想到今日派上了大用场。
  
  那金丹执事和张小圣同为金丹九层,但张小圣神识也远强于他,所以进门时虽然不着痕迹的用神识扫了一遍,但依然没有察觉到这个被张小圣神识覆盖的小阵盘。
  
  张小圣将阵盘拿在手中,微微掂了几下,嘴角微微扬起,虽然没吊出几位动手的散修,让五行宗的长老们出一口恶气,但范攀反叛的证据已然充足,是时候解决掉了。
  
  此时自然不需要再从坊门出去,直接升入空中,正准备返回宗门,张小圣忽然想到了什么,改变方向,向五行宗灵矿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