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灌篮之无悔 > 第一百八十章 总算打完的第一节

第一百八十章 总算打完的第一节


  暂停回来,神奈川联队进攻,樱木花道刚刚上场有一些不明白自己的斤两,跑到弱侧主动要球,接住球后直来直去的起身出手,简直是视秋田县的内线如无物,紫原敦本来在顶弧处,但只是迈出两步,紫原敦就回到了底角,甚至不需要起跳,紫原敦直接将右手高举,樱木花道才刚刚射出手中的篮球,篮球还在往上翻滚,紫原敦就已经一把将球拍了出去!
  一个与排球扣杀差不多的大帽,直接盖得樱木有一些懵逼,虽然这球被扇出底线,但随后的赤木接球单打中,虽然也晃开了紫原敦,但并没有命中,神奈川并没有得分。
  秋田县联队手握进攻权,这一次,他们拥有扳平甚至反超比分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自然来到了沢北荣治的手中,持球越过中线,沢北本想自己来,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本要前往美国前夕与教练的对话,对话中,教练声称自己的一对一也许是第一,但绝对不是全国第一人,三井寿不仅个人能力毫不逊色,而且还会传球,而他只有两威胁,防突就投,防投就突,在他单打的时候,球队的运转都被破坏了,单打什么时候才是需要的?
  在霓虹,他是可以无敌的单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但在美国呢,那边他也不是没去过,比他强的球员,有很多,他除了单打还有什么,虐菜鸟,谁都可以很牛,哪怕去掉高中两个字,沢北都担得起第一人的称呼,但单打独斗,他把球场上的其他人当什么了呢?
  大家都在为得分而去努力,抢篮板,去卡位,去拉扯,无论谁在得分,都有别人的功劳,而他的得分,全是自己的功劳,仗着自己投篮好,身体素质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是,他也做不到一打五啊!
  “竞技里,总有强弱,总有主次,但这不是绝对的。你要当集体里的最强,而不是做一个孤独的强者!松本稔没你强,但他却比其他人强,而他一直就在这个集体中,他会去吸引防守,他会去努力防守,他一直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他的自信心能像你一样那么强大,你能做的,他一样都可以通过这个集体,去做到!”堂本五郎的话语犹在耳边,他当时摸着自己头顶的手的温度,现在还能感觉到。
  “沢北,我了解你的篮球过程,是啊,大家的水平跟你差了很多,但是大家也都在付出,每一个都在燃烧自己,你要做集体里的最强者,带着他们,去战胜对手,只有当你彻底明白这个道理,你才能在篮球这项集体竞技里,攀上最高峰!”
  怀揣着堂本五郎如同训导般的期望,持球进攻的沢北荣治突然将球传给了松本稔,而松本也像是等待这个动作千万遍了一样,没有丝毫犹豫和停顿,直接加速朝顶弧而去,然后当长谷川一志直接跟上的时候,松本稔突然一个拉球回胯,站在三分线外,直接起身出手。
  长谷川一志这一次连反应都来不及,因为这是一个行进的连贯动作,并且他也没有意料到松本稔会直接出手,而不是再做动作。
  现在,唯一可以拒绝松本稔的,就是篮筐了,但,篮筐怎么可以去拒绝一个最正规飞行路线而来的篮球呢,松本稔的三分命中,秋田县联队20:19反超比分!
  松本稔与沢北荣治,两人脸上露出笑容,彼此拍手击掌,而本来喧嚣的看台,却是陡然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沢北居然会在自己有机会的时候主动去传球。
  众所周知,沢北与松本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松本稔是山王工业一开始的预备王牌选手,但才高一的沢北荣治入队后就抢走了松本的王牌地位,而且高二的时候更是把松本逼迫的改打分卫,但,也许正因为如此,作为球队内单练最多的对手,沢北很了解松本的实力,长谷川,也许他的防守确实算得上出彩,但想拦住松本,还是差了点!
  长谷川一志的脸色也很难看,因为他心里记得清楚,松本稔已经在他面前拿下5分了,为了不被轻易换下场,不能再让对手得逞了!
  神奈川联队进攻,三井寿单打深津一成,漂亮的转身后撤步,博到了深津一成的犯规,两罚全中,帮助神奈川联队21:20反超了比分。
  回过头来,沢北面对着黄濑凉太的防守一个假传实突,打了一个2+1拿到3分,一次分球给深津一成的三分命中,同时还有一个反击中的吊球给河田雅史扣篮拿下两分,带队打出一波8:5,靠着沢北突然大变的打法,秋田县联队将分差拉开到4分,以28:24领先神奈川联队4分进入节间休息。
  沢北突然改变的打法,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之外,而且加上他本身的实力,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三分线内一步,都是沢北擅长的投篮区域,哪怕投三分,沢北也有40%左右的命中率,这让他有很好的突破条件,而顶弧到篮下的距离也让沢北在中距离的选择也变得更多,中距离背打转身突破也是沢北非常擅长使用的一招,很好的利用了空间,同时,沢北的队友也都是顶级,松本稔与深津一成的三分,河田雅史的切入还有紫原敦的托底线。
  首节的时候,双方还都只是处于互相试探的状态,试探的结果是都很兴奋,以两队的首发和替补来看,遇到对方,都称得上棋逢对手,阵容深度,首发对比,都远远超出其他球队,爱知县联队也是冠军级球对,大阪县联队也勉强够得上争冠级球队,但眼前这个对手,绝对比其他县组成的联合代表队强出至少一个档次!
  如果能和之前的比赛一样,以绝对的统治力赢下比赛,当然很爽,但这种旗鼓相当的对手,要是赢了,那种成就感会更让人高兴,输赢难以预料,但也让两队更渴望赢下这场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