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帮我末世打地盘 > 第一百九十八章:蛀虫

第一百九十八章:蛀虫

    那人正在怕的要死的人,在听到唐佑这话,不由一愣,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关键是这个一看就身份非同一般的长官,居然还叫他兄弟?
  
      他何德何能可以跟贵族老爷做兄弟。
  
      而且还这么和颜悦色的跟他说话。
  
      要说现在最是沮丧的就是刚才出列的几个谢烁手下了,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表现的机会,居然就被长官给打消了,走在一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得不行,纷纷求助地看向谢烁。
  
      这不看还好,一看立马就被谢烁给瞪了回来,“看我干什么?没听见刚才长官的话吗?把这位兄弟个请出来。”
  
      “是是。”几人得到这个信息后,立刻焕然大悟。
  
      一字之差,拖出来、请出来,虽然干的是同样的事,但意思却是完全不同。
  
      几人立刻改变表情,一改之前凶神恶煞的模样,而是开始如沐春风起来,犹如对待自己父亲一般,客客气气地七手八脚把这人半拖半抬的给带到唐佑面前。
  
      虽然刚才唐佑说的话很是客气,但这人还是怕的要死,离的远了还有点胆大,现在近距离来到长官面前腿肚子又有些抽筋了。
  
      唐佑看在眼里,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不拍还好,差点就把他给拍到地下了,还是唐佑眼疾手快及时拖住了他,“你不用怕,想必你也知道我的身份非同一般,按照常理来想的话,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看的话我都应该没有骗你的理由不是?”
  
      这人愣了愣,仔细想了想发现唐佑说的一点也不错,像他这样无权无势手无寸铁的小民,完全没道理编瞎话给骗他,就算当场把他当下处死相信也没有半个人出来阻止,完全没必要给他来这一套虚头巴脑的。
  
      这样想来,他顿时胆气就壮了许多,鼓了鼓气才说道:“小民,小民叫史以丹。”
  
      唐佑笑了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我来问你,刚才说要把前武宁伯千刀万剐的那些话是不是你说的?”
  
      史以丹缩了缩脑袋,吱吱呜呜道:“长官您的耳朵也太好使了,我本来只是想着甚至人多混杂再加上距离比较远,才胆大包天的说了那些话,没想到全部被您听的一字不落。”
  
      唐悠笑道:“怎么?怪我咯?”
  
      这话并且玩笑意味十分严重,史以丹的胆子就更大了,也跟着嘿嘿了一下。
  
      其他百姓见这个长官居然这么和颜悦色,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底层百姓居然都这么好说话,他们是从来没见过的,不要说见过,就算是听说都没听说过。
  
      顿时一个个胆子也大了起来,笑声连连,一片祥和之气,一些地处边缘本来打算看局势不妙想着逃跑的百姓,见事情发展完全跟他们想的完全两个样,也纷纷听了下来。
  
      史以丹见唐佑不是造假,似乎是真的来武宁城为他们这些百姓做主的,顿时不再犹豫,一个扑通干净利索的跪在唐佑面前,什么都没说,就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前面说了,虽然现在蓝星实行还是封建制度那一套,甚至对底层百姓的压迫还要更加严重无底线,但在下跪这种最大礼节还是不会轻易使用的,特别是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在面子看的比较重的看来,就算是命没了,也不能轻易下跪。
  
      当然面子这种东西,因人而异,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唐佑可没有任何方面威胁过他,也没有要求他下跪,是他主动自己下跪,跪就算了,还主动磕头,磕的那叫一个响。
  
      说实话,这套礼节就算用给父母都太过了。
  
      顿时现场众人心中的八卦之火燃烧起来,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故事的,一个个竖起耳朵来听一听这个胆大的史以丹准备说出些什么。
  
      别看可以当作局外人看戏,但身为正主的唐佑却不能这样,故事当然是要听的,但不能这样听,首先唐佑就是把史以丹给扶了起来。
  
      史以丹还想坚持一下,但无奈力气远远不如唐佑大,被唐佑单手强行扶了起来,在外人看来还以为是史以丹顺水推舟做做样子,被唐佑碰了一下自己就借坡下驴主动起来了。
  
      只有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是想坚持的,但要知道这个看起来并不壮实的长官力气怎么这么大,他几乎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犹如被抓小鸡崽子一般轻松就被拉了起来。
  
      唐佑沉着脸,“岂不知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我跟你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要跪我?”
  
      史以丹见到唐佑这脸色,顿时又开始怕了起来,说起话都带有点颤音,“我,我想长官为我伸冤。”
  
      听见这话唐佑脸色才缓过来,“嗯,倒稍微有点理由,不过还是远远不能下跪的地步,你记住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尊严,人如果没有尊严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是,是是。”
  
      见长官的神色说这话不似作假,顿时史以丹心里暖暖的,他以前也是被那些权贵给欺负惨了,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好说话的贵族老爷?
  
      其他百姓听见这话,心中对唐佑的评价又提高了许多,俗话说的好,对一个人最大的接触方式就是平等对待,看得起别人就是看得起自己。
  
      特别是在他们心中把唐佑当成了比武宁伯还要高贵的贵族老爷,居然可以对他们这些贱民说出这种话,无疑就是对他们最大的看得起了,有些感性的甚至都开始哭了起来。
  
      其他的人唐佑没有管,眼中看着的只有史以丹,因为他叫史以丹出来不是随意而为的,而是在听见有人敢胆大包天地说出这话来的人,其中肯定有冤情。
  
      要想顺利的铲除武宁城这些蛀虫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当然他也可以用强制手段直接颤动城内军队听自己号令强制清楚或者让这些玩家狐假虎威直接就把那些蛀虫给砍了,他相信在现在大势已经的情况下,成功的几率还是相当之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