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周第一国师 > 第三百四十九章喝酒

第三百四十九章喝酒


  夜色深了。
  整个太原城都是进入了一种安静之中。
  街道上的热闹百姓们,纷纷的安静了下来,有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有的把摊位收好,也有的关闭了店铺的门。
  总之整个城市都是一瞬间陷入了安静,同时也是黑暗了下来。
  徐莽生还有一众拎刀人的队伍,大概几十个兄弟,互相说笑的从那军营里走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和杨松要好的兄弟,都是有着过命交情的。
  所以今夜都是要去参加后者的宴请。
  “我说,你们能不能都争点气,你看看杨松,这才没多久的功夫,已经是抱了两个带把儿的,你们就不能也抱两个,给我瞧瞧?”
  徐莽生一边带领着众人朝着杨松的小宅子方向走去,一边笑着对身边的人们说道。
  “哈哈,徐校尉,你别光说我们啊,你也说说你自己,来这西北也有一阵子了,怎么不见你抱上两个?好像连娘们都没见你玩过啊!”
  其中一名士兵笑着说道,
  “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哈哈!”
  “哈哈!”
  众多的士兵们都是同时大笑了起来。
  大家都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所以,这种事情也并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又都是玩笑,所以大家也并没有觉的什么不妥。
  徐莽生也并没有觉的这些玩笑有什么,他扭过头,笑眯眯的盯着那个说话的士兵,笑道,
  “我有没有难言之隐,你要不要来试试?你试过了不就知道了?”
  “哈哈,是啦,老周你试试!”
  “今晚上就试试,看看咱们徐校尉能不能让你舒服了,哈哈!”
  一众将士们都是笑的前俯后仰,几乎合不拢嘴,而那名叫做老周的士兵,则是郁闷的摆了摆手,遥头道,
  “我才不要试,你这是要捅死我啊!我这么一朵娇嫩的鲜花,可受不了你徐大校尉!”
  “哈哈……”
  一众人笑得更加厉害了。
  说笑之间,人们已经是来到了杨松的小宅。
  这是一个大概有着方圆四五十丈的小宅远,和杨松的真正宅远比起来,有点小巫见大巫,不过,这里面布置的倒还是十分的温馨!
  整个宅院里都是十分的干净,还有一个中年妇人在收拾这里的东西。
  而此时此刻,在这宅远的正中央位置,那个正房里面,则是有着灯光闪烁着,里面正是杨松从牧马人那里带回来的女人。
  女人刚刚生产完毕,身子也是十分的虚弱,正抱着自己的孩子,在屋子里休息。
  杨松正站在屋子的门口,有些紧张。
  同时,脸色也有些不太正常。
  他的眉头皱着,时不时的朝着远处的夜色之中看过去,脸上的神色格外的凝重,甚至还有些紧张,心脏砰砰直跳。
  他期待着徐莽生等人的到来,但是又害怕他们的到来。
  如果徐莽生等人不来的话,那么,自己在这屋子里的老婆孩子,还有在主宅那边儿的老婆和孩子,肯定会有危险的!
  就连自己,都不一定有机会活下去!
  但是,如果徐莽生等人来的话,那么出事的这些人就是徐莽生等人了。
  这些人都是杨松过命的兄弟,都是生死交情,眼睁睁的看着人们因为自己的出卖和背叛而死在牧马人的手里,死的这么憋屈……
  他这心里实在是有格外的不忍。
  甚至是有些恨自己的没用!
  “老杨,我们来啦!”
  就在杨松心里这般嘀咕迟疑的时候,杨松听到了门口传来了一阵粗狂而热忱的声音,他急忙是抬起头朝着远处看去,然后便是看到了出现的徐莽生等人。
  徐莽生带头,带着大概十几个兄弟,正走进院子。
  “你们可算是来了!”
  杨松的身子微微的僵硬了一下,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了浓浓的紧张,不过,很快,这一份紧张便是消失,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然后笑着迎接向了众人。
  “我等你们很久了!”
  杨松走到了徐莽生的面前,然后用力的抓住了后者的手掌,笑着说道,
  “走,走,赶紧进屋喝酒!”
  “好勒!”
  徐莽生看了杨松一眼,这眉头不漏痕迹的皱了一下,然后便是大声笑着说道,
  “老杨,我可是跟你说好了,你那坛十几年的柳叶青,今天一定要贡献出来,如果拿不出来的话,那可对不起咱们这些兄弟!”
  “你放心,我杨松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酒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
  杨松大笑一声,然后便又是急忙带领着徐莽生等人朝着早就准备好了酒菜的那间偏房走去。
  “哈哈老杨,你这么着急带我们吃饭喝酒做什么?我们还没见过你那宝贝儿子!”
  就在这时,徐莽生笑着抓住了杨松的手腕,说道。
  “是啊!”
  “老杨,让我们看看你的宝贝儿子,我们这些做叔叔伯伯的,可都是带了礼物的!”
  “你不让看,是不是怕你那娘们儿被我们看走光啊,哈哈!”
  一众将士们纷纷的大叫起来,那场景有些热闹。
  “哎呀,不是,不是,这不是刚刚生完孩子晦气嘛,而且她的身子骨还虚弱,等过两日孩子长结实了,我带着你们看个够,行不行!”
  杨松对着众人喊道,然后又是拉着他们朝着旁边的偏房走去。
  “好好好!”
  “不让看就算了,但是这事情你得记着,不能忘了,以后把你娘们让我们看个够,哈哈!”
  徐莽生等人都是大笑出声,然后纷纷的走进乐着旁边的屋子里面。
  里面早就是摆好了充足的酒菜,还有酒水,杨松也给每个人都倒好了一大碗,众人都是落座了,杨松举起了海碗,对着兄弟们喊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
  “干!”
  “今天不是执勤,也不是做任务,更不是去杀牧马人,咱们大家都不用拘束,尽情的喝个够,喝不够的,我再让人出去买!”
  徐莽生也是一脸的笑意,然后大声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便是一马当先,直接将这一大海碗的酒水,全部都灌进了喉咙里。
  喝!
  众多的士兵们,也是纷纷的喊叫了起来,喝的痛快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