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靖难英雄谱 > 第663章 决战在即

第663章 决战在即

    花语夕对朱高煦有些不满。
  
      众人虽说是尽情饮宴,但这牛腿的炙烤终究是由她掌管之事,所谓各自为政,朱高煦用她的劳动成果讨好白雪音,摆明没将她放在眼里。
  
      外层的肉虽已烤熟,但还没到割下取食的时候,留在表层既能锁住内层的油脂和水分,等再多些火候也可更添焦香。
  
      但朱高煦本身既是皇子,又在这次暴乱中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她若此时发作,反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只有蓝桥看出她的心思,嘿嘿笑了声道:“馋死我了,我也要。”
  
      花语夕为之莞尔,也用小刀割下一片肉来递给蓝桥,虽然仍不合规矩,但她心里已受用很多。
  
      比起蓝桥对“投喂”的欣然接受,白雪音则连忙推辞朱高煦的“好意”,红着脸急得一个劲地摇手:“我不……长辈们都在呢,这次我出力最少,二殿下还是请先自行享用吧。”
  
      朱高煦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也不知怎么搞的,挑着肉片的小刀忽然一抖,那肉片就掉了下去。
  
      白雪音因为自身的成长经历,对食物甚是珍视,忙用自己的小碗接住,于是那肉片就“顺理成章”地到了她的碗里。
  
      她尴尬地拿着小碗,看着碗里的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更没法把肉还给朱高煦,只得无助地看向叶雯。
  
      叶雯用余光瞟了眼另一边正张口大嚼的蓝桥,微微一笑道:“既然是二殿下的恩典,你吃了便是。”
  
      白雪音这才低头称是,也不知轻声又说了句什么,小口小口地吃下那片肉。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整条牛腿火候已到,花语夕亲自执刀,将牛腿肉一片片切了下来,先拿给身为长辈的冷晗叶雯慕容英等人,然后是朱高煦、蓝桥和凌羽飞,再然后是风夜菱,最后才是白雪音和自己。
  
      白雪音长长松了一口气,双手拿着碗接过花语夕分给她的肉,悄声道:“多谢二夫人。”
  
      这时围坐其他篝火前的群雄开始轮番向蓝桥朱高煦等人敬酒,朱高煦豪情万丈,自是来者不拒,蓝桥也携着风花两位夫人一起和群雄对饮,晚宴的气氛被推上**。
  
      “敬剑神大人!”
  
      “敬战神二殿下!”
  
      也有些好事者把一圈人都敬上一遍,只为一睹几位美女不胜酒力时的醉人神态。
  
      白雪音此时失去武功,酒量也变得极浅,见轮到自己,想拒绝又怕惹人扫兴,正不知如何是好。朱高煦一把将她挡住,慨然道:“我替白姑娘饮。”
  
      那敬酒者虽看不到白雪音的醉态,但有身份尊贵的朱高煦赏面,也不算亏,哈哈一笑,和朱高煦对饮而尽。
  
      朱高煦乘着酒兴跳上会盟台,大声宣布道:“父王已决定再次出兵,和盛庸在中原决一死战,若能取胜,当可直捣京城。所以我们明日休整一天,后天一早,我将和怀远还有怀远夫人一起下山,至保定与大军会合。”
  
      蓝桥和风夜菱都是首次听闻此事,不禁心头一惊,讶然望向台上的朱高煦。
  
      朱高煦朝他们肯定地点了点头,表示此事无虚,然后慷慨激昂地接着道:“过去三年,我们虽屡有胜仗,无奈南军地盘太大,人口钱粮又多,使我们进了又退,打下来的府县又丢,始终无法真正扩大可有效控制的势力范围。”
  
      “这次借着靖难盟的各位好汉相助,父王决定再不和山东的铁铉纠缠,大军不再纠结一城一地之得失,而是尽起北平精锐,直入京师。路上铁铉也好,盛庸也好,我们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所谓决战在即,大家就等着瞧好吧。”
  
      他一番话把群雄激得热血沸腾,众人纷纷举起酒碗,齐声喝道:“燕王必胜!燕王必胜!”
  
      朱高煦待众人呼喝之声稍止,潇洒不羁地咧嘴一笑,发亮的大眼睛看向台下的白雪音:“等天下平定,我第一件事就是要完成大婚,到时候还请白姑娘务必赏光。”
  
      他语带双关,且不提别人只提白雪音,让人不禁生出充满暧昧意味的怀疑,认为他这“务必赏光”一语,并非只是让白雪音到场做个见证那么简单。
  
      白雪音见众人的视线都向自己射来,顿时如芒刺在背,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心虚地瞥了一眼蓝桥。
  
      “我……我忽然有点不舒服。”白雪音倏地站起身,逃命般跑出广场,往三大宫后自己的石屋溜去。
  
      “白姑娘可是着凉了?”朱高煦长笑一声,从台上一跃而下,飞步赶上白雪音,把自己今日沾血的战袍披在她的身上,“我送姑娘回房吧。”
  
      白雪音试图推拒,但力气比不过朱高煦,又不好出言硬顶,无奈由着朱高煦把她送回到石屋的房门口。
  
      “姑娘好生歇息,我们明日再见。”他又露出自己招牌式的笑容,朝白雪音眨了眨眼睛,极有风度地帮她关上房门。
  
      蓝桥目送着朱高煦送白雪音回房,久久无法收回目光,直等看到朱高煦返回,才在心底稍稍松了口气。
  
      花语夕用手肘捅了捅他,狡狯地一笑道:“怎么样?酸不酸呀?”
  
      蓝桥见风花两位夫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言不由衷地道:“酸什么?咱们接着喝酒。”
  
      朱高煦若无其事地坐回原位,示意众人继续饮宴,一边喝酒一边还喃喃自语:“真是个惹人疼的好姑娘。”
  
      他像忽然想起什么事,转头问蓝桥道:“听说你受了内伤,随队出征不会有问题吧?”
  
      蓝桥不愿在朱高煦面前示弱,傲然道:“都是小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有胳臂有腿能蹦能跳的。梁梦醒都死了,我就算两三个月都使不出虚烬十方,总还强过寻常战士吧?”
  
      “也是,这样就最好,毕竟大军不等人,总不能因为一个人耽误了全军的出征。”朱高煦再次举起酒碗,又亲自给蓝桥倒满,“来,咱们接着喝酒。”
  
      蓝桥双手捧碗,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身后的两位夫人却对视一眼,都露出担忧的神色。